南岳,20座抗战墓大多荒芜

浏览 143次      评论0条     字体:      

  2005年5月,抗战胜利60周年之际,湖湘地理原本希望拜谒南岳忠烈祠所有公墓,却发现当年所辟墓道今无迹可寻,其分布格局,除74军公墓外一块石碑,其余均无任何指示标识。  
  2010年8月,衡阳40摄氏度。情况几乎与五年前无异,湖湘地理在南岳区文物管理局刘向阳、周跃华带领下,两天遍访20座抗战烈士墓。

  2010年8月4日,曾被技师梁龄形容为“位于半山一小谷中”的南岳忠烈祠,正在山谷里维修。牌坊搭了架,两侧暗淡的深绿色釉面筒瓦,被工人们轻手轻脚地移到正面,“那是文物”。我们在忠烈祠周围240亩的墓葬区,看那些重逾千斤的麻石墓碑、墓围、华表,被打落匍匐在一人高的茅草丛中,曾经短且雅的字迹凿得干干净净,那也是文物。
  
  战士若有灵魂,魂归何处?
  

(8月5日清晨,南岳忠烈祠陈列的60师墓志铭复刻版。  图/潇湘晨报滚动新闻记者 朱辉峰)

 

  常德会战牺牲的两位师长,入葬南岳公墓的第18、19座公墓
  
  1943年12月21日,南岳忠烈祠落成5个月后,第18座抗战烈士墓准备使用。
  
  牺牲的第10军预10师中将师长孙明瑾,此时身体上有4个弹洞,部留有刀痕,他的遗体沿水路、长衡公路、盘山公路,由常德经长沙到达南岳山腰。
  
  20天前,他在常德赵家桥,用机枪、手枪、刺刀与日军搏斗,最后被机枪射中身亡。他曾被日军用一副杉木棺材、以军礼礼葬于战场。
  
  次年2月,他的长官方先觉亲自手拉绳索,将其灵柩放入南岳忠烈祠西岗的墓穴里。
  
  当月,第73军暂5师师长彭士量中将灵柩,同样由常德战场而来,走同一条进山线路,入葬南岳驾鹤峰下。这两位曾出现在湖湘地理报道“三个师长,一座城”中的陆军中将师长,成为抗战时期荣葬于南岳的最后两位烈士。
  
  南岳忠烈祠规划中的279座抗战烈士墓,至此只使用了19座。当年6月,南岳陷落。
  
  2010年8月4日,未按原貌恢复的孙明瑾墓前,茅草长得比人高,把台阶占满。摄影师退回草丛几十步,可以捕捉到从松柏和流云中钻出来的方尖碑,像一把剑。

(8月4日黄昏,南岳忠烈祠东岗第9师师长郑作民墓,未按原貌恢复。)

 

  未修复的15座公墓,或缺碑刻、形制,或完全失了踪迹
  
  2000多公里外,云南腾冲县国殇墓园海拔1662.7米的小团坡,3346块墓碑,3346个职务,姓名。我曾经一一见过。
  
  海拔700米的南岳香炉峰下,忠烈祠公墓区,20座墓,只有60师一处原始碑刻,没有一个当年刻下的烈士名字。
  
  现在修复的74军公墓、孙明瑾墓、彭士量墓、章亮基墓、郑作民墓等碑刻,来自1953年3月-6月奉命凿掉字迹的石工们留下的一本“反动题刻原文”。我们从74军公墓上摘抄下一段话:“国存身碎,忠义孔昭;名山瘗,魂兮可招;死辨轻重,泰岱红毛;捐躯报国,尤真英豪;一碑矗立,姓氏永标”。战死的一万五千名74军战士,姓氏却永远无从考证了。
  
  现在无从修复的54军、53师、19师公墓、陈石经墓、赵绍宗墓等15座集体墓和个人墓葬,有的空穴被私人占领,有的残碑被砌入梯田、私家花园。
  
  2010年8月4日,华严湖畔,陈石经墓附近,周跃华带领我们找到两块圆形花岗岩(麻石)基座,“像个山炮”,当过兵的周跃华说。这个长满桎树、女贞树、小松树的山坡,查地图已越出忠烈祠公墓规划圈,周跃华推测,应是部队独立选址的果,“大概看中了华严湖的好风水”。
  
  就在这时,低头寻找大块墓葬构件的我,突然一条踩入深坑,动弹不得。方才理解这座山,曾有遍埋忠骨的打算。
  

(8月5日,南岳忠烈祠西岗的60师公墓内,200余坛“忠骸”,和南岳公墓区惟一的墓志铭碑原件。“今年,是抵达最困难的一次”,刘向阳后悔没有带一把砍刀,劈开丛生的茅草。)

 

  部队自行修建公墓,忠烈祠工程处提供技术支持
  
  南岳衡山,位于华南板块中部,是湖南中部丘陵盆地中的一座孤立山体,山脊成北东向似梭状绵延数十公里,占地约450平方公里,有花岗岩山峰400多座。
  
  修忠烈祠公墓用的花岗石,就取自山中;6公分厚的青砖,则在延寿亭下罗家湾附近烧制。惟山中没有水泥灰岩,必须从山下运水泥。查阅湖南建设厅当年的南岳档案,自1941年忠烈祠动工,工程处向上抱怨水泥桶数不够、结块水泥质量不合格的函件就频频发出,最后甚至连湖南省主席薛岳也要过问,并向衡山周围县市的水泥库存求助。
  
  1941-1944年,密林中在施工,一期、二期,有人还患了湿热病;三年里,山外的战事也一刻不停,三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
  
  那些奉准入葬忠烈祠公墓的烈士遗骸,在战友、长官的护送下进山,生者将为他们修建墓葬。墓地的大小和位置均有章可循,将官600平方米,校官240平方米,尉官75平方米,“士兵另辟墓地交工程处会同南岳林垦局”。部队可以从忠烈祠工程处5位“测夫”中挑选人帮忙选址,可以向主任工程师陈泽同或副工程师马成然、王茹良请教墓葬形式。
  
  除选址在南岳大庙后驾鹤峰麓的彭士量中将墓,据说是家属100块大洋请了位风水师,其余1941年后修建的公墓和个人墓均遵循了一份“南岳忠烈祠及烈士公墓布置计划草图”,呈半包围姿势绕在忠烈祠的东麓、西岗和背后。
  
  即使是1946年2月21日,抗战胜利后,被薛岳批准入葬忠烈祠墓地的第6战区政治部副主任杨幸之,其家属亦遵章勘测,并留下位置图一张,位置在忠烈祠西岗,140师墓上方,赵绍宗墓右侧。尽管,其时档案已显示,“去岁南岳沦陷,本局文书多已散失,所有建筑南岳烈士公墓之地点图样及各项规章均无从拷问”。

(8月4日,南岳华严湖畔,我们找到14师师长陈石经墓遗址。11日,烈士的孙子(现居上海)和孙女(现居美国)来到南岳,看到这番景象,最后献了一束鲜花。接待他们的周跃华说,“我知道他们内的痛楚”。 )

 

  设想中的20座烈士墓,应该都有牌坊、华表、供案、方尖碑
  
  耗资 1887万元,历时3年,1943年7月7日,忠烈祠修成。
  
  第二年6月23日,端午节前两天,衡阳会战打响。两天后,南岳沦陷。规划240亩的公墓工程草草结束,预算中“烈士公墓墓道土基48540元”,仅勾连了墓道。
  
  之后60余年,各种形式的雨腥风。曾经“非经核准不得有任何建筑物”的公墓范围,如今,只见村民的房屋紧挨着享堂。
  
  问研究国内抗战建筑的建筑师殷力欣,若按图纸规划建设,或按原样恢复,南岳的烈士公墓和高级别军官墓,应是怎样一番情形?他说,至少应有这样一套基本形制:
  
  一道牌坊,一对华表,供案,方尖碑,根据山势地形,可能还有台阶、石凳等。人们由享堂(南岳忠烈祠)出来,沿环形山路一一拜谒烈士陵墓,将路过花坛,路过凉亭。或许可以与战士的灵魂相见。
  
  在那段时间,南岳山中计划的建筑还有:游泳池,中山堂体育馆。设计图纸和效果图依然保存在湖南省档案馆。
  
  1944年3月,一切工程停止,所拨款项上交。
  
  据统计,1931年至1945年,中国200万抗日阵亡将士,湖南战场约10万。遗骸被找到、运回、归葬于南岳忠烈祠公墓的仅有中将3人,少将3人,校官7人,集体墓葬7座(其中一座为衣冠冢)。日后,它们大多已荒芜。
  
  后记 1947年抗战胜利后,国民政府曾颁布《春秋二季致祭阵亡将士办法》,规定:每年的3月29日为春祭,9月30日为秋祭。
  
  2006年8月,南岳忠烈祠举行了自1949年3月29日以后的首次公祭,全国政协副主席、民革中央常务副主席周铁农担任主祭。

 [专家发声]
  

 

 

  殷力欣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两次到南岳忠烈祠考察。
  
  南岳忠烈祠公墓中的方尖碑,源于古埃及神庙
  
  方尖碑并非历来就是国际战争纪念碑的最高规格模式。它最早是古埃及神庙的标志物,通常是一对,上面刻一些对太阳神赞美的话或是神庙本身的记录,高度据说与赤道轨迹有关。欧洲殖民时代,方尖碑被作为战利品或礼物运回欧洲,有时成组,有的仅一座。拿破仑就为巴黎协和广场带回一座。它的含义此后发生变化,比如美国华盛顿国家广场的方尖碑,高达六七十米,是为纪念建国。中国开始使用方尖碑,清末已有,较普遍则是辛亥革命以后,受西方影响的建筑师们用它来纪念重要事件和人物。
  
  民国以来,方尖碑的比例、高度、形状都发生了改变
  
  高大的方尖碑刚来中国时,完全按照古埃及原型,高度和下截面对角线比例为10:1。至1917年葬于岳麓山的黄兴蔡锷墓,就已经可以发现这个比例被打破了:前者的方尖碑敦厚一些,后者的则细瘦一些,不知道是不是暗合两个人物的性格。
  
  岳麓山上的73军公墓,碑头有一些勒口,有收缩。南京灵谷寺的19路军和第5军的革命公墓,则干脆砍掉了碑尖,在上面坐了两个瑞兽。
  
  广州中山堂后的纪念碑,高度超过30米,可能是国内最高的方尖碑,它也并非直线型向上收缩,在快到基座时采取了类似中国屋脊形状的曲线。浏阳一中后山植物园里的抗战伤亡病故将士纪念碑,不足2米高。
  
  南岳忠烈祠公墓中,除后来重修的孙明瑾墓、彭士量墓严格按照方尖碑形式,74军公墓为六面立柱,140师墓四面突出,均无尖顶。
  
  [寻踪]

 

((左) 胡鹤云墓,改良的方尖碑,墓志被砸成七个方块坑。(右)孙明瑾墓,未按原貌恢复,典型方尖碑。 )

 

  [征集]
  
  南岳忠烈祠公墓照片,回忆
  
  1983年,南岳忠烈祠开始抢救性的小规模修复。但是因为档案资料散失严重,特别是图纸和影像资料的缺失(国保单位,恢复必须按原貌),故修复工作因此而缓慢。如章亮基中将墓,后人重修时采用的是中国古代的节头式平板石碑,过简。
  
  南岳忠烈祠希望您提供当年的墓葬图片,回忆,以及一切资料信息渠道,使他们能加速修复速度,以慰烈士在天之灵。
  
  请联系:南岳区文物管理局刘向阳副局长13974721830
  
  也可以给湖湘地理打电话0731-88285661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