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甲老人10年整理18万志愿军烈士名单,呼吁为烈士寻亲

浏览 131次      评论0条     字体:      

      詹琪是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研究部主任,今年60岁,专项负责抗美援朝烈士名单整理。他从2001年开始做这一工作,至今已经持续了10年。10年来,老人不畏辛苦多次前往外地,如志愿军烈士最多的四川省,老人曾三次从东北坐火车前往。10月25日,是志愿军抗美援朝入朝参战60周年,一项持续10年的工作也即将走向终点那些长久沉睡的名字,代表一个个年轻的灵魂。他们被从各地尘封已久的档案室里找出,录入电脑,然后整齐地排列在装订好的A4打印纸上,上面盖着各地民政部门鲜红的印章。

  在2006年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公布了准确到“个位数”的抗美援朝烈士统计数字:18.3108万人。从今年开始,詹琪和同事们开始了对烈士名单、资料的最后核对工作。纪念馆副馆长尹继波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希望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完成对18万烈士资料的核对工作,最终的数字会有增减,但不会有大的波动。

  这场持续10年的努力,正在一步步走向终点,尽管它距离战争束,已有57年。那些长久沉睡的名字,代表一个个年轻的灵魂。他们绝大多数是志愿军人,也有小部分民工、医护人员、交通运输人员、战地记者和文化工作者等;他们大多为战死,也有部分因为冻伤、患病等原因而死。他们中超过三分之二的人,死时尚不满30岁。

   
  57年前的这场惨烈的战争已经淡出社会的记忆,但18万阵亡烈士的家属,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亲人的努力。

  沈阳的志愿军烈士陵园,埋葬了123位志愿军烈士。到这里寻找烈士名单的人,每年也不少。“18万多的烈士,每个烈士后面都有亲戚、朋友,这个群体得多大?”一位陵园工作人员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可自朝鲜战争停战至今,从纪念馆到国家有关部门,一直也没有一份完整的抗美援朝烈士统计名单。

  “我不想让他被历史埋没”——抗美援朝的民间纪念
 
     抗美援朝60周年之际,民间对抗美援朝死难者的悼念悄然升温。郑州成立了志愿军老兵之家,重庆老兵在清明节后去朝鲜举行悼念活动。而沈阳志愿军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发现民间自发悼念的人比以前多了不少。

  “我不想让他被历史埋没。”在国家保部工作的官员牟广丰说。3个月前,他从家里门厅上的柜橱里,取出二哥牟敦康的遗物,都是他与亲友们的往来书信。

  牟敦康是解放军最早一批空军飞行员,毕业于东北老航校一期,1951年10月参加抗美援朝时任空军飞行大队长,战斗英雄张积惠和赵宝桐当时是他的副。11月底大和岛战役中,他在和联合国军的交战中驾机坠入大海,参战时间只有40天。至今,他和他的战鹰依然沉睡在海底,“距中朝边境线也就几十公里”。牟广丰说。他曾托人与朝鲜联系,希望过去吊唁,但是一直没有回音。上世纪80年代中牟广丰搜集到这批信件,一直束之高阁,很长时间没有去处理。抗美援朝60周年临近,他和丹东抗美援朝纪念馆以及丹东档案馆联系,在后者的帮助下,决定将这批泛黄的信件整理并结集出版。在牟敦康和他的父亲、战友,以及女友的多封家书里,这个意气风发的单纯的年轻人,形象栩栩如生。在训练、战斗的间隙,他和亲人倾诉家事,和战友们谈论战斗、生活以及理想,用朝鲜话开玩笑,相互鼓励。字里行间,看不到他对个人牺牲的任何顾虑。

  10月22日,沈阳志愿军烈士陵园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还没接到60周年纪念的通知。但记者傍晚在陵园看到,蔡正国烈士墓前放着11朵白色菊花,几串金黄色和银白色的纸元宝各一串,显然他的亲人们已经来过了。虽然在电视和报纸上几乎看不到烈士家属们的活动,但在网上以抗美援朝为主题的论坛中,贴着许多寻人事。

  60年过去,许多志愿军烈士至今长眠在异国的土地上。他们的亲人们,他们从来都没有忘记对亲人的寻找。花甲老人10年整理18万抗美援朝烈士名单,让人感动,希望有越来越多的人们参加到纪念志愿军烈士的活动,帮助寻找烈士亲人。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