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殡葬自主风日盛 高金素梅李秀媛等谈预立遗嘱

浏览 24次      评论0条     字体:      

  中新网119电岛内民众殡葬自主的风气日盛,预立遗嘱的人愈来愈多,不只是身后财产的分配,房子要留给谁,包括要葬在那里?采取那一种宗教仪式?要不要念经?甚至躺在棺材里要穿那一套衣服?遗照要用那一张?都可以由自己作主。
 
  据台湾《民生报》报道,全台每年数十万人去世,但是,估计八成以上的家庭都是事到临才匆忙面对,出殡仪式九成以上型态相同,家人哭泣,亲友来了、情悲凄,上香、祭拜、拿毛巾后走人。业者指出,挥别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亮丽、热情、更能涤净心灵的方式。近年来岛内殡葬礼仪业的形貌,一直在创新、求变,服务品质也愈来愈细致。
 
  这些事情,事先想好、做好准备,前后要花多少钱?自己控制,用什么方式和亲友道别?也可以自己选择。以台北市而言,“殡”的部分,平均大概要花20(新台币,下同),“葬”的部分、以塔位来算,大约是10万元,事先有准备,身后就不会加重家人的财务负担。
 
  在岛内免费提供预立遗嘱咨询服务的财团法人佛教莲花临终关怀基金会发现,预立遗嘱的人愈来愈多,甚至还有年轻人也来参加,该会企划公关室主任黄凌苹指出,写遗嘱不只是把财产分一分就算了,更在教导民众加入软性的“生命回顾”,如写给每位亲友一句话、那些事情还有遗憾,或留下“家训”等;有些“认真”的学生,甚至会把自己的讣文、墓志铭都写好,身后事不麻烦子孙。
 
  黄凌苹说,即使预立遗嘱,也不能完全避免子女争执,如信奉道教的父母要求法师助念,但信奉其他宗教的子女却坚持别的方式对死者更好等;即使针对同一句遗言,不同子女也会有不同的理解与诠释;因此,她也建议预立遗嘱者可在生前召开家庭会议,把这些争议都安排好。
 
  台湾殡葬礼仪协会理事长吴国龙说,现代“殡葬业”很专业,明亮有如星级饭店的大厅,舒适、柔和的往生室,现代、新颖的创意,举个例,90余个网站参加经济部中小企业处的评比,果台“中华殡葬礼仪协会”的网站得到首奖。
 
  高金素梅的预立遗嘱:树葬生命随大树延续
 
  1999年我罹患肝癌,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那种面临生命的不确定性,很让人害怕,当时心里一直有个声音:“至少做一些事吧!”因此,开刀出院后我预立遗嘱。遗嘱的内容很简单,主要是交代后事要怎麽办、自己的心情又是如何,最重要的是,给父亲及兄弟姐妹留下些文字。
 
  我向来主张树葬,等到那天来临,遗体火化后撒在树下,当家人思念我时,可以到那棵树下看看我,更重要的是,我的生命彷佛也随着大树茁壮而获得延续。在遗嘱里我还写道,当我濒危时,不要对我施以急救,倘若身体里的器官还能用,我想要捐出来。
 
  著名电视主持人李秀媛:告别式上大家穿鲜艳些
 
  父亲五年前往生,没能留下只字片语,真的很遗憾,所以,我预立遗嘱,希望当那天来临时,不要让爱我的人担心。我最重要的财产就是家中三只、三只狗,遗嘱中我将牠们托付给亲朋好友,还附上一笔安家费。
 
  我平均每半年修改一次遗嘱,台北房子留给亲人。我为自己举办生前告别式那天,妈妈哭了,但后来她也渐能接受这个观念。我希望,灵堂不要布置得一片死白,让人看了就害怕,最好来参加的人都能穿得鲜艳些,边喝下午茶边欣赏我出外景的影片,若能有人唱歌或爵士乐就更好了。
 
  资深媒体人靳秀丽的遗嘱:大体捐赠简单仪式就好
 
  预立的遗嘱,主要是告知家人,当我濒危时,请停止无效急救,并将自己有形、无形的财产做个交代。目前我的保险受益人是慈济和法鼓山两大宗教团体,刚换的房子则正在考虑要做别的利用,可能将部分留给妹妹的小孩、或是捐作公益。总之,要想个办法让它更有意义地延续下去。
 
  当最后一天到来,我会希望待在熟悉的家里,听着熟悉的音乐,在家人、好友的陪伴下离开,我希望大体捐赠,只要最简单的火化、仪式就可以。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