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陵为民支书去世 老百姓集资筹钱办丧事

浏览 142次      评论0条     字体:      

        村里实在没钱付党员、村组干部的开会工资,龙仁定趁妻子不在家,用筷子从抽屉的缝隙中夹出了2000多元钱,给与会人员发了工资,而这些钱是家里人准备给他治病的钱。

        龙仁定家实在太穷了,以至于无法操办丧事,村民们自发集资1万多元,为龙仁定举办了一个隆重的葬礼。

        新华网湖南频道6月1日电(陈璐山刘军勇 乔志军 周会华 刘小元)几间简陋的平房,屋内破旧的家具,一张28年前的遗像,一群前来悼念眼含泪花的村民……。5月21日,湖南省茶陵县虎踞镇高迎村党支部书记龙仁定因长期忘我工作、过度劳累导致心脏病突发,经抢救无效不幸逝世,终年48岁。

        龙仁定担任高迎村支书十二年如一日,凭借着自己对党的赤胆忠诚,把老百姓当做自己的亲人,鞠躬尽瘁,一为民,勤俭朴实,赢得了村民们的敬重,获得了组织上的肯定,多次被评为县乡“优秀党员”、“为民办实事带人”。

        他,不是高迎人,高迎却是他心中的根

        滔滔洣水河将高迎封锁在连绵不断的大山中。“雨三天,铁墙挡不住水;晴三天,锄头掘不进地”。洪水三年小遇,十年一大遇,自然境的恶劣,造成了高迎村异常贫困

        在一些村民眼里,龙仁定不是土生土长的高迎人。1962年10月,龙仁定出生在茶陵县平水镇河东村,因父亲早逝,7岁那年随母亲改嫁来到了高迎。12岁继父去世,母亲抛下龙仁定随后改嫁,龙仁定成为了孤儿。在好心的高迎村民的关照、接济下,龙仁定如愿完成了初中学业。82年参军入伍, 84年在部队加入党组织,参加过越战并负三级伤残,87年转业至茶陵制药厂工作。苦难的成长经历和对乡亲们浓厚的感情,使龙仁定深深地爱着高迎这片土地,爱着土地上这群朴实的人们。龙仁定虽在县城上班,却非常关注村里的发展,什么事他都热心参与。96年,当时生活比较宽裕的龙仁定看到穿越大路的涵道被毁,自己掏出3000多元重建。

        98年,老支书年老体衰了,对村里的工作力不从心。村里负债累累,矛盾较多,成了远近皆知的穷窝窝,村干部谁也不愿意当。老支书找到刚好因改制回乡的龙仁定,“这个担子你来挑吧,高迎村不能这样一直贫困下去”。龙仁定二话没说,走马上任了。

        村里的工作阻力重重,加上他是“外来人”,因此没有少挨过骂,挨过打。这个村支书当得难啊,81岁的老党员谭复生对龙仁定深有感触。龙仁定既然答应当了这个村支书,他就决心要让高迎村脱胎换,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回报党组组织的培养,以及曾经抚育过自己的乡亲们。

        5月21日,龙仁定永远离开了他深爱的高迎村。临终前,龙仁定留下遗言:“高迎是我的根,把我葬在村庄对面的高山上,我要亲眼目睹村里一切变化,永远守护着高迎村。”

        他,敢叫高迎换新颜,却依旧蜗居破屋中

        高迎村地处虎踞、思聪、腰陂、潞水四镇交汇之处,属山谷地形,高迎河纵贯全村,雨水全部汇集到高迎河,几乎年年爆发山洪,冲毁道路、良田,老百姓生活极为艰难。

        1998年在他上任之前,高迎村又发生了一次大洪水,满目疮痍,当时,村里唯一的一条砂石路完全被冲毁,老百姓无路可走,只能行走在田埂上。他向老百姓保证:“不修好路,我就不当这个村支书”。很快,他就在村里组织劳力将冲毁的道路抢通,老百姓没有出一分钱,全部由村集体出资。就这样年复一年,路冲了又修,修了又冲,直到2008年,村道路基由4.5米拓宽至6米,并在路基的靠河侧修建了护坡堤。又至2009年,水泥硬化了宽5米、长3.5公里的路面,告别了村民出行“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灰”的历史。

        看到高迎的交通条件面貌一新,群众逐笑颜开。然而,谁又能体会到个中苦楚,其中艰辛?自1998年开始,直到2006年,每年修复被洪水冲毁的村道要投入资金3万余元,其间村干部的工资全部主动垫付其中。自07到08年,为了修路、建路基、架桥、修护坡堤、水泥硬化,累计投入资金达136万元。对一个村集体收入几乎为零的村来说,130多万元的巨款是何等的重压。交通局拨付的项目资金也就50万,村里要想办法筹资将近80多万。“无论有多难,我们坚决要把路修好。”每每遭遇着困境,举步维艰时,他总是这样勉励着大家。于是,他发动村民捐资、村干部垫资、募集捐款又筹集到60万元资金,确保了村道建设工程顺利实施。

        “为了这条路,龙书记是吃了不少苦头的。”村民纷纷反映。村道硬化期间,龙仁定白天坚守工地监工,晚上铺上草席睡在马路上防止行人车俩擅自闯入破坏路面。为了节约道路养护开支,他带领全家三口每日上路养护。为了找到县相关部门领导争取项目资金,他早上5点钟起床,顾不上吃早餐,骑着辆旧摩托就往县城赶去,碰到领导因公出差了,他只得跑六七次。到县城办事,即使再晚他也要赶回家,从不舍得花钱住宾馆;即使到了中午也不舍得进馆子吃午餐,常常买几块饼干充饥。这么多年来,从未私自在财务报销过一张发票。一次,为了赶在天黑前回到家而选择抄近路,果在一个没有人烟的山路上摩托链条断了,他只得推着摩托车艰难前行,赶到家时已是深夜12点,本想责骂他晚不知归家的妻子,看到眼前疲惫不堪的丈夫反而顿生怜爱之心,眼中泛起泪花。“只要是为老百姓办事,再多的苦,再大的委屈我也能受!”正是他的诚心与韧劲,感动了很多部门领导,争取到了不少项目资金,解了燃眉之急。

        2008年,高迎村村小学旧教学楼被鉴定为一级危房,教育局计划调整布局,将学校合并到附近的高水村,他听说后,对村干部说:“如果学校被撤走了,那就是我这个村支部书记冇用”。他创新思路,采取多方争资和卖掉一部份校园空地的办法筹齐了建校款36.8万元,没有向老百姓筹一分钱,在2009年将新教学楼建成投入使用。“没有龙书记,娃娃们就要跑到七里外的邻村小学就读,他为村里的子孙后代做了一件大好事。”村民们无不称赞。

        学校建成后,龙仁定改变高迎村面貌、为村民办实事的决心丝毫未减,继而在2009年又多方筹资12万元新建了一座村级组织活动场所。2010年,又将疏通河道、加固河堤、提高防洪灌溉能力摆上了支村两委的重要议事日程……

        在他的努力下,高迎村无水泥路、无桥、无村部及危房学校的历史结束了,村里的面貌换了新颜,老百姓得到了实惠。然而,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的家境却是每况愈下。上任之初,他家里已经盖起了全村第一栋水泥板屋,家庭条件在全村也屈指可数,当时存款就达3万多,而现在家境大不如从前。“在他任村支书十二年间,因修桥修路,他垫付了所有工资和原有积蓄,不少于12万元。”村会计邓松德说。但他个人到底垫付了多少资金,至今谁也不清楚,就连他妻子也讲:“龙仁定经常瞒着他把私人的钱垫到公家去了,反反复复我也搞不清楚具体数目了,反正十几年来,家庭收入每年不少于3万元,但至今家里还欠债1.2万元。”据邻居反映,今年镇里开三级干部会,村里没钱付党员组长的开会工资。没办法,龙仁定趁妻子不在家,用筷子从抽屉的缝隙里挟出2000多元才给与会人员发了工资,而这些钱是妻子攥起来准备给他治病用的。既要维持一家的生计,又要垫付公款,他家可以说是一贫如洗,原先是村里的富裕户,到现在却成了穷人家。他成天穿着剥了漆的皮衣服,浑身泥点子,每餐吃的是青菜豆腐,吸的是相思,最后因没钱了,烟也戒掉了。到他撒离开家人时,他住的还是原来的旧房子,年久失修,每逢雨天“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 墙壁上的石灰早已开始脱落,现出了红砖,有的地方还长着青苔,家里看不到一件像样的家俱。在医院抢救时,他弟弟翻开他的钱包拿钱去付医药费,发现里面只有5块钱,最后连医药费还是由他弟弟交的。

        他,心里时刻装着村民,却很少顾及自己

        “龙书记这人心太善,心里总想着别人,村民哪里有困难,总能出现他忙碌的身影。”老村主任谭谷生双眼噙着泪花说道,“他自己也是孤儿出身,对弱势群体的困难由衷地体谅,村里的孤寡老人、困难党员、困难户不用找他,他都会主动地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帮他们解决困难。”据初步统计,全村得到帮助的村民共有70余户,每年村里出资4000余元用于帮扶慰问困难群众、困难党员。

        每年春节临近,龙仁定都要带领支村“两委”干部对全村的军属、低保户、困难党员逐一走访,并每户送去6斤肉,村里没有钱,猪肉钱就先欠着屠夫的。村里有一户村民一家四口都是残疾,户主邓运明患侏儒症,身材矮小无多大劳动能力,其妻子和两个儿子都有智障,家庭极其贫困,全家挤居在即将倒塌的土砖房内。龙仁定通过多方打听,并联系到一个“安居工程”项目,争取到了一万元钱,帮他们建起了一栋简易房子,摆脱了长期住在危房中的日子。村里一位年近70岁的孤寡老人谭百顺,一直未婚,举目无亲,龙仁定主动与民政部门联系,将他送到镇敬老院养老,让他安度晚年。村里还有一位高龄老人谭国大,在家举办91大寿,龙仁定得知后,马上带领支村两委干部前去祝贺,送去一块载着“长寿之星”的匾牌,谭国大老人接过匾时热泪盈眶,感动得说不出话来。龙仁定就是这样用其真情温暖着村民,用其行动诠释着爱民情怀,也正是在他的感召下,高迎村上下尊老爱幼,邻里互帮互助,民风淳厚古朴。

        高迎村资源匮乏,自然条件较差,村民世代以耕种为主,无力发展特色产业,村民增收渠道较少,大部分村民只处在温饱线上。如何带领群众致富一直是龙仁定所思索最多的问题。经过长期的调查研究,他发现发展养殖业是个不错的选择。可经过支村两委长期发动,村民们对这个办法并不感兴趣,响应者甚少。“我们的想法再好,群众不一定能接受,只有坚持典型引路,用事实说话,群众自然就会跟上来。”村主任谭喜回忆起龙仁定在一次支村两委会上说的一句话。恰值此时,本村的一名返乡农民工谭连刚在村里搞起了家鸭养殖业,正苦于无资金扩大养殖规模,虽已经奔走于多家银行、农村信用社,但都因缺少信贷担保人没有贷到款。龙仁定了解其处境后,主动出面为他到信用社担保贷了3万元的款,使他渡过了难关,养殖规模不断扩大。事后,谭连刚才知道,龙仁定自家的杂货店也正在那时因为缺少周转资金而“倒闭”了。不到一年,谭连刚成了远近闻名的养鸭大户,年出栏家鸭4万只,市场供不应求,年收入10余万元。谭连刚是龙仁定扶持起来的典型,龙仁定打心眼里高兴,隔三差五到他的养殖场去看看,问问行情,问问营业情况,捎上几句鼓励的话语。“龙书记对我帮助很大,我非常感谢,每每到了吃饭的时候,我宰鸭留他吃饭,他都要借故推辞,说我养鸭也不容易,到了规模更大时他再来吃也不迟。谁知道他再也来不了了……”说到这里,谭连刚不由哽咽起来。

        为了扶持壮大更多养殖典型,龙仁定提出凡村民发展养殖业村里一律免收占地租金,而且定期举办养殖技术培训班,让更多的村民想养殖、知道怎么养殖。目前,高迎村的养殖产业日渐壮大,全村共有养殖户40余户,为村民致富起到了良好的带动作用。

        龙仁定总把村民记挂在心头,却常常忽略了自己。在镇村干部、村民面前他总是精神饱满,神采奕奕,可谁曾知这是他强撑出来的表象,实际上他自2009年被诊断出患有心脏病以后,从未摆脱过病痛的折磨。每次发病,就头昏目眩,他只喝下几瓶藿香正气水,然后躺下来静一静,缓过神来又继续工作。妻子心疼他,极力催促他医治,他不舍得花钱却又怕妻子担心,就到小诊所买点药吃就回家了。村民们时常劝他注意身体,他却说他这病没有多严重,治好要很多钱,没有必要。镇党委书记去看望他,问他的病情,他为了不让党委、政府操心,他“谎称”自己患的是小病,随便什么时候去动个比阑尾手术还小的手术就可以康复了。5月17日,他病情有恶化趋势,在他妻子的强求下他到了省里检查,检查后医生要求他马上进行心脏搭桥手术,需要手续费3万元,可此时的龙仁定哪能拿出这么多的钱,只好不顾医生的劝告回到家中,向所有人隐瞒了病情,默默地忍受着病痛。5月19日,乡干部雷珍生通知他20日到镇政府开会,他说本想去长沙治病的,既然要开会,就先把工作搞好,再去吧。雷珍生听着心里实在不忍,就劝他另派他人参加,可谁知他既没能参加会,也没有赴省里治病,仍旧单凭意志与病魔斗争着,思想着等闯过这一关,还要继续战斗在自己心爱的岗位上。贫困的生活,紧张的工作,龙仁定从未关注过自己,珍视过自己的生活,以至于逝世后只能找出他唯一的个人相片,还是28年前在部队里着军装的单人照片,于是村民们也只能将这张照片扩大作为遗像挂起在灵堂里。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人,宁愿自己默默承受着痛苦,也不愿别人为他担心;心里总是装着他所惦记的那些事和那些人,却很少想到自己。

        他,离高迎人民而去,却永远活在高迎人民心中

        常年的辛劳和焦虑,让正值壮年的龙仁定积劳成疾,心脏病越来越严重。5月20日,龙仁定心脏病发作,在县人民医院,医生遗憾地告知,病危无法抢救。21日上午,村民们在路上截住了将龙仁定送回家的车,村民们异口同声地说:“无论如何也要把他救活,高迎不能没有龙仁定”。几十位村民又开着四辆农用车将龙定仁送到攸县人民医院,但已经无法抢救了,下午1点半,龙仁定永远离开了他深爱着的高迎村。
 
        一听到龙仁定病逝的噩耗,整个高迎村都沉浸在一片悲痛之中。76岁的晚姑老太太拄着拐杖来到他家,扶棺痛哭,“好书记怎么会死呢,让我去替呀!”。村民们见他家实在太穷,以至于无法操办丧事,自发集资1万多元,准备为他们心中的好书记举办一个隆重的葬礼。

        龙仁定的先进事迹感动了很多人,前来悼念的人络绎不绝,有的是虎踞镇政府机关干部,他们一致认为“龙书记是镇内出了名的亲民爱民、苦干实干的好书记”;有的是邻村的支部书记,他们一致认为“龙书记一心为公,全心为民,勤俭朴实,值得学习”;更多的是村民百姓,他们纷纷说:“龙书记是我们村里难得的亲民爱民的好书记,我们怎么舍得你走呀”...... 他走的太突然了,以至于留给村民的,是永远无法抹去的痛,但更多的是高尚的品格,刻骨铭心的回忆!他永远活在高迎人民心中。

        金杯银杯,不如百姓的口碑。龙仁定一生没有干出惊天动地的事业,但他用平凡的行动谱写了一曲共产党员的奉献之歌;龙仁定一生没有使高迎村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他用宝贵的生命谱写了一曲农村基层干部的为民之歌!他,是广大农村基层干部的楷模,是新时期践行科学发展观的典型!(编辑 李兰香)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