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友军:一个火化工人的“百味人生”

浏览 81次      评论0条     字体:      

         没有枪林弹雨的惊险,没有惊天动地的震撼。廖友军,长沙市明阳山殡仪馆火化班班长,一个理着小平的帅小伙,凭着自己的满腔热,在这个不平凡的岗位上体味着与众不同的“人生百味”。

       七尺男儿的路历程

       17年前,殡葬行业还是个“口彩”不太好的职业,几乎无人问津。年轻的廖友军当时在长沙市民政局直属福利企业旭华仪表厂工作。当组织安排他到长沙殡仪馆工作时,却遭到了家人的反对、朋友的规劝。“你是厂里的干力量,年轻有为,风正好扬帆。即使要换岗位,好多地方可去,为什么偏偏选择与死人打交道、名声难听的殡仪馆。”面对世俗的偏见,旁观的冷眼,他犹豫过,性格有点倔强的廖友军毅然抱定了一个信念:服从组织安排!他想:殡葬工也是职业,总得有人去干。别人能干,我也能干。

       刚到殡仪馆,廖友军有很多不适应的地方。亲戚走动得少了,朋友疏远得多了。逢年过节都不与他来往,甚至连电话都不打。熟人见了他,都避而远之,不敢与他握,怕沾了“晦气”,不喝他倒的茶水,怕水“不干净”。但是,他始终没有为自己的选择后悔。“既然我选择了这个职业,我就要把他干好。”一次难忘的经历,更坚定了他干好工作的信念。

       那是一起特大的交通事故,一具遗体送到殡仪馆时,肢体被分为五截,断肢上附着一块块浸满鲜血的皮肉,脑袋上还插着几块玻璃,惨不忍睹。廖友军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状况的遗体。丧属悲恸万分,希望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能够帮助亲人恢复原貌。廖友军试着用自己刚学来的化妆、整容技术,立即着手进行复原装殓。他先把几个截断的肢体拼装起来,用报纸和毛巾把遗失的部分补齐,再小心翼翼地将撕碎的皮肉一针一针地缝合,将死者满身的血迹擦拭干净,化上淡雅妆容,终于使逝者看不出任何肢离的破绽。几小时下来,他不仅累得满身是汗,膝酸软,而且衣服到处都沾着血迹。当家属感激得向他下跪致谢时,他才真正领悟到职业的高尚:“自己仅仅是为两具特殊遗体作了一次整容化妆,完成了一项份内工作,能够换来逝者安详的离去,化解家属心中的痛苦,这是多么崇高而有意义的工作。”从此,坚定了他在殡仪馆工作的决心,而且一干就是十几年。

       殡葬职工的平凡本色

       作为一名殡葬职工,每天的工作不仅枯燥、乏味,更是苦累并存。有的工作,没有非凡的意念是难以做到的。有一次,一具自缢身亡17天的遗体,全身爬满了,难闻的尸臭使整个单元的住户都闻之作呕。楼道居民出1000元钱请人将遗体取下,没有一人愿意干,最后有人想到了殡仪馆。廖友军当时作为殡仪馆抬运人员,赶到现场后,二话没说,戴上口罩和手套,找来旧棉絮铺在地上,满地的蛆虫使得地面打滑,有的还爬到了他的身上,但他全然不顾,将死者遗体轻轻放下来,包扎好抬上殡仪车。接着的几天,他不断反,除了喝几口水,任何东西都吃不下。对于殡仪馆来说,类似的情况经常发生:水上尸体有的经过浸泡,惨不忍睹,重量达两、三百斤;交通事故尸体有的七零八落,需要一块一块捡起来才能形成整体。面对这些特殊遗体的处理,廖友军总是第一个出现在工作现场。

       对于一些因患烈性传染病死亡的遗体,一般人都退避三舍,怕被传染。某大学一教授因患烈性传染病久治不愈身亡。送到殡仪馆时,胡子拉茬,样子十分难看。廖友军考虑到班组其他同志的安危,不顾烈性传染病的危险,主动为教授刮净胡须,梳理头发,穿好衣,整好容,化好妆,送这位一生辛劳育人的老人安然离去。他的善举深深地感动了家属,连声称道:“小伙子,想不到你想得这么周到,你真是我们全家的恩人。”

       廖友军常对同事们讲:“人去世了,既要让逝者安详,不留遗憾,也要让家属满意,同样不留遗憾。因此,当一个生命因残酷告终时,我们要尽量让他们完美一些。”他在日常的服务工作中,总是以最大限度地满足丧属为工作的快乐,用实实在在的行动体现服务的高水准,个人得失抛到了脑后。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