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医生白马:玉树每个人都是我的家人

浏览 15次      评论0条     字体:      

      青海玉树“4·14”地震发生后,众多女性始终奋战在抗震救灾第一线,在大灾面前,舍小家顾大家,止住悲伤,义无反顾地投入救灾工作,她们用女性的温情和耐构成三江源最美丽的风景。

  “玉树每个人都是我的家人。”29岁的藏族女医生白马泪水已经充满眼眶。

  22日上午,青海玉树地震后的第一场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轻轻飘落在白马的头上。

  就在8天前的早上,白马听到了家乡玉树地震的噩耗。当她匆匆乘车从西宁赶到灾区时,老家的房子已是一片废墟,亲人一个也联系不上。“我没有帮上我的家人,但我还能帮其他人。”当时,白马的工作单位——青海大学附属医院已组成首批救助队,于14日下午赶到了位于玉树州体育场的医疗救助点。白马没有被列入救助队名单中,但她毫不犹豫主动加入了进来。

  从此,白马再也没有离开玉树州体育场那两间帐篷,再也没有回家看过一眼。

  “操场上全是伤员,真是救也救不过来。我们科主任跪在地上给伤员正骨,一个晚上就打了70多个夹板。保卫科科长一直在背伤员,不知道背了多少人。还有多杰大夫,在地震中失去了家人……”回忆过去,白马说得最多的是同事们的辛苦,但她自己八天来每天只能在地上睡两三个小时,一直没有吃上热饭、热菜。

  连日的紧张、疲劳、悲伤,深深伤害了白马的身体。21日早上,白马病倒了,高烧38.5摄氏度。输液后烧一退她又回到了岗位上。仍在病中的白马,眼睛充满了丝,嘴唇十分苍白,背上一个红色针眼周围有些浮肿。

  这几天,就诊的病人又多了起来,有的是刚听说这里有个救助点,有的是地震中造成的外伤开始出现感染,有的是住进帐篷后因为着凉感冒发烧,每天都有两三百人。

  “今天还没来得及输液。早上7点刚卷起帐篷帘,病人就陆陆续续来了。”白马说。正说着,一个藏族妇女带着个小女孩走进帐篷。女孩叫普措拉蒙,今年6岁。这两天她在地震中被砸伤的右手开始感染,高烧不退,已经是第三次来输液了。

  白马抚摸着普措拉蒙的头,询问了病情后,对她们说:“放心吧,再输一次液就好了。”

  “我是个外科大夫,又懂藏语,交流起来方便,在这里可以顶大用。”看着母女二人远去的背影,白马说:“我还要待下去,能救一个是一个。玉树每个人都是我的家人。”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