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效愚:萨翁是白求恩式的朋友 曾指导北京申奥

浏览 16次      评论0条     字体:      

  搜狐体育讯 惊闻国际奥委会终身名誉主席萨马兰奇逝世的消息,前北京奥组委执行副主席、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北京奥促会副会长蒋效愚向老人表达了哀悼之情。在申办和筹办北京奥运会过程中,曾与老人多次接触的蒋效愚回忆起这位奥运老人的生平点滴时说,“他对国际奥林匹克事业、中国体育事业事业倾注了无限热情,尤其让我感动的是,老人对青少年体育事业的关注和支持”。

  在北京申奥期间,作为北京奥申委负责人之一的蒋效愚与萨马兰奇接触并不多,不过当时北京奥申委领导人与萨马兰奇几次不多的会面情景还是给蒋效愚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当时我们正在申办2008年奥运会,作为当时国际奥委会的主席,萨马兰奇必须站在一个公正的立场上,虽然支持我们,但在公开场合他还是不能明确表态”,蒋效愚说,虽然碍于身份,萨马兰奇无法公开支持北京,但在与北京奥申委的领导人会见时,他还是给予了非常细的指导,“比如我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什么事情应该做到什么火候,老人都给了我们非常细致的指导”。

  2001年7月13日的莫斯科之夜是每一个中国人都不会忘记的日子,萨马兰奇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北京获得2008年第二十九届奥运会的主办权,当时在台下的蒋效愚一辈子也忘不了那一刻。北京获得主办权,萨马兰奇与中国人民一样高兴,当天,他亲自率领众多国际奥委会委员出席了在中国驻俄罗斯大使馆举行的答谢会,“老人对中国和北京的支持可见一斑”。

  北京获得了主办权后,萨马兰奇也从国际奥委会卸任,蒋效愚等人与萨马兰奇的交往也逐渐频繁起来,“萨马兰奇对我们的筹办工作非常关心,在7年的筹办过程中,老人多次到奥组委来听取汇报,指导我们的工作”。蒋效愚还记得2003年,老人在出版了自己的回忆录后,专门来到北京将自己的著作送给了奥组委的工作人员,“当时老人应大家的要求在著作上签名,一笔一划非常认真”,蒋效愚自己也珍藏了一本萨马兰奇亲笔签名的著作,“这本书会成为我永远的珍藏”。

  在北京奥运会的筹办过程中,老人只要见到来自北京奥组委的工作人员都会不忘叮嘱两句。2004年雅典奥运会上,蒋效愚等领导率领考察团赴雅典考察,“有一天在奥林匹克大家庭会议上碰见萨马兰奇了,他一看见我们北京奥组委的工作人员就热情地走过来握,不过老人对我们只说了一句话——‘你们一定要努力,把北京奥运会组织好,筹备好’。”就是这句简单的嘱托,饱含了老人对中国和北京的无限期望。

  蒋效愚说,奥林匹克事业是萨马兰奇老人一生的追求,而青少年的发展是他最为挂心的事情,“2008年奥运会期间,老人已经87岁,他还坚持抱病来到北京,并亲自出席北京奥运会青年营的开营仪式,与孩子们见面,他对青少年的关心和关注从来都没有减少过”。

  在中国,萨马兰奇早已成为人们最熟知的名字,“他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中国人民对他怀着由衷的崇敬和感激,而这正是源于他长期以来对中国体育事业、运动员以及中国青少年体育事业的关心”。在筹办奥运会期间,蒋效愚经常会看到这样的一些报道——XX北京市民给萨马兰奇写信,而萨翁本人也非常认真地亲自给他们回信,给他们签名,在北京举办的一些看似不太重要的体育文化活动,老人只要知道了都会写一封贺词。蒋效愚说,“萨马兰奇”这个名字在中国改革开放以后,已经成为继“白求恩”之后最为国人所熟知的外国友人之一。

  如今,老人已逝,但他为之付出了毕生热情的奥林匹克事业还在继续,蒋效愚说,北京奥组委解散后,北京市政府于去年成立了北京奥运城市发展促进会,继续继承和发扬北京奥运会遗产,“我们也会像萨马兰奇老人一样,尽全力投入到这项事业当中,为中国奥林匹克事业的发展,为人民群众体育文化事业的发展,为北京建设世界城市的目标做出自己的贡献”。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