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清点废墟中的书包抱头痛哭

浏览 17次      评论0条     字体:      

清理废墟时又挖出了一个孩子的遗体

两位女老师抱头痛

昨天下午1点半左右,玉树的天空开始飘起雪花。雪只下了一小会儿,紧接着就刮起了大风,扬起的尘土使原本湛蓝的天空变得灰濛濛的,每个人都灰的。

搭在第三完小操场上的帐篷有好几顶都被风刮歪了,大家忙着稳住帐篷,一时忘记了伤痛。

昨天下午,尼玛江才校长开着学校的卡车,拉来了一些蔬菜。地震发生后,大家都只能靠一些方便食品填肚子。土豆、胡萝卜、白菜,虽然数量不多,但老师和孩子们都开得像过节一样。

清理废墟时,又挖出了一个孩子的遗体

昨天上午,一台大型挖掘机开到了玉树第三完小。按照校长的计划,学校地势比较平整,把废墟清理后可以提供给救援人员和医疗队使用。

清理完这片场地,原本立即就要搭建40顶帐篷,但是因为平整后的场地还需要进行测量,搭建帐篷的工作还是被推迟了。

一位老师说,等那些帐篷搭好,他们会把学校受伤的学生从家里全部接过来统一治疗,并逐步为复课做准备。

在地震发生后的两天时间里,老师们已经徒将一年级教室的废墟都扒了个遍,并找到28名学生的遗体。但是,当挖掘机清理至废墟西侧的一角时,却突然停了下来。

“快点来人,这下面有一个学生!”工作人员大声喊着,几位男老师立刻朝废墟跑去。

很快,第29个孩子的遗体被发现了。书本、鞋子,散落在孩子的身旁。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此前时报公布的数据是,玉树第三完小已有70余名学生遇难。其实真正死在学校的,加上昨天发现的这名学生,一共是29人。还有40多人,是在上学途中被街道两旁倒塌的房屋砸中而遇难的。

看着垒成一堆的书包,两位女老师抱头痛哭起来

在挖掘机平整场地的同时,第三完小的两位女老师也走进废墟里,开始翻捡孩子们遗落的书包。

1个,2个,3个……在废墟的西侧,两位老师一共找到了7个书包。蓝色的,粉色的,橙色的……每找到一个书包,老师就翻出里面的课本,看看书包的主人是谁。

几分钟后,又有6个书包被翻了出来,还有课本、练习册,都摆在一起,垒成了一堆。

地震后一直很坚强的两位女老师再也忍不住了,双一软,跌坐在废墟边上抱头痛哭起来。

一位女老师一边哭,一边念着自己班上孩子的名字。那个场景,实在令人心碎。

两名学生帮着老师,把从废墟里找到的书包都搬到了一起。这些书包,有的已经永远失去了小主人,有的则等着逃过一劫的学生前来认领。

地震后,老师和学生们第一次见到了新鲜蔬菜

昨天下午,尼玛江才校长驾驶着学校的卡车,运来了一批胡萝卜、白菜和土豆。数量虽然不多,但是让学校里的老师和同学们欣喜若狂。这是地震过后,他们第一次见到新鲜蔬菜。

车子刚停稳,男老师们立刻上前搬运蔬菜,一些来学校帮忙的学生,也加入到了搬运队伍。

4年级的男生毛毛个子太小,扛不动一整箱蔬菜。他从地上捡起4个散落在地上的土豆,小心翼翼地捧在怀里,把它们送到了帐篷里。

有两个个子很小的女孩子,合力抬着一箱蔬菜,虽然走起路来歪歪扭扭的,但是两个人都笑成了一朵花。

对于这批蔬菜如何分配,尼玛江才校长说,还要和老师们一起商议后再作决定。毕竟,现在学校的食物依然短缺,一切都得有计划的发放。

老师仍然为露宿的学生担忧

昨天下午4点多,是学校给学生们每天一次发放食物的时间。大约有200名学生来到了学校,比前一天要稍少些,他们依旧很懂事,领食物的时候不吵不闹不抢,都很认真地排着队。

因为食物有限,每个孩子只领到了1包方便面和1根火腿。即便如此,原本堆放在学校操场上的方便面,也只剩下一半不到了。即便陆续有志愿者送来食物,尼玛江才校长仍然紧皱着眉头,为大家接下来的生计操心。

原本计划,学校会将一批备用的衣物发放给学生,但因为要办的事情实在太多,只得再拖一天。

天色渐晚,玉树刮起了大风,卷起了阵阵沙尘。一位老师担忧地说,如果天气不好,真不知道那些还露宿在自家院子里的学生们该怎么办。

“我们一点办法也没有,帐篷还是少得很,少得很哪!”尼玛江才校长说。

高三的学生志愿者帮了大忙

昨天,志愿者赖先生经过多方联系,为第三完小筹集了20箱方便面,立刻送到了学校。

帮忙搬运食物的是8名来自玉树民族中学的高三男生。

“学校通知了,我们还有几天就能复课,帐篷也快准备好了。”带头的男生说,“我们现在全都做了志愿者,不会浪费一点时间。”

据了解,玉树多所中学的高年级学生,都参加了学校组织的志愿服务队。赖先生说,这些学生虽然不能直接参与救援工作,但是在后勤保障方面,他们有语言和熟悉境的优势,贡献非常大。

僧侣超度死者安抚伤痛

从4月16日下午开始,紧邻第三完小的一片空地上,陆陆续续有汽车载着遇难者的遗体到来。夜幕降临以后,数百名僧侣围坐成一个大圈,遇难者的遗体被整齐地摆放在圈内,众僧侣开始念诵经文,为逝者进行超度,直至深夜。

学校里的老师也都表情肃穆地或站或坐在操场内,参加了整个超度仪式。

尼玛江才校长说,僧侣为遇难者诵经超度,能够帮助受灾群众平息心中的悲痛,能够为他们带来心理上的安抚。

昨天上午,这些经过超度的遗体被到了附近山上临时设立的火葬台进行了火葬。

孩子们拉着记者的手说

阿姨,明天你能教我们上课吗?

我们要读书 我们选择坚强

四年级小男孩永措求占在废墟边捡到一张试卷,立即坐在一根木头上聚精会神地看了起来。

地震发生后,很多孩子的课本和文具都被埋在了废墟下面。很多孩子看到上面有字的纸张,都会捡起来读一读。

校长尼玛江才说,第三完小的学生一向勤奋好学,已经有好几个孩子告诉他,想早点回到学校上学。但学校的现状,却让校长压力重重。他现在只能压抑住内心的悲痛,开始操心给6年级孩子复课的事。毕竟,他们马上就要参加考试了。

就算地震,也每天复习功课

操场上,一群女孩坐在过道边,记者看她们眼熟,就过去跟她们聊起了天。

这群女孩来自同一个家族,互相之间都是亲戚,她们伴来学校领食物。一个叫南江才措的女孩手里拿着一张纸,是她在废墟里捡来的一页课本。南江才措今年15岁,在第三完小五年级6班读书。已经4天没上课了,她很想念以前读书时的生活。

“我们都很爱读书的,不好好读书,爸爸妈妈会打的。地震后,我们每天至少要读3个小时的课文。父母说,要复习好,等复课了才不会被落下。”一个叫布毛的女孩对记者说。

慢慢的,记者的周围围了一圈又一圈的孩子。桑丁求吉和嘎松求忠索性坐到了我的下,急着跟我讲话。他们,都渴望能够早日回到学校上学。

好好读书,考上大学赚钱养父母

南江才措告诉记者,她最喜欢她的书包了,不管到哪儿都背着。这样,不管到哪儿都随时可以看书。“她本来今天也要背着书包来的,不过爸不让,怕弄坏了。”她的妹妹说。

“我们成绩都很好,最爱读书了,地震前,我们每天6点就起床了,6点半就到学校早读,然后学习到晚上10点才睡觉。”桑丁求吉说。

“除了读书,我们什么事都不用干,爸爸妈就希望我们成绩好,以后上大学,这样对自己好,对家里人也好。”南江才措抢着说。

“就是就是,上大学,赚钱养父母和亲人们。小时候他们照顾我们,以后我们要照顾他们。”旁边一个大一点的女孩说。

当记者跟她们说,玉树高三的学生再过9天就能复课了,她们开心极了,孩子们都拍着手欢呼。“太好了太好了,是不是我们也能重新上学了?”

我没有告诉她们,暂时还没有小学复课的消息。

地震前学的最后一篇课文———《再见了,亲人》

《再见了,亲人》这篇课文讲的是小金花的妈妈为了打退敌人,与敌人同归于尽,小金花不哭,坚强地生活。

“小金花,别哭了,擦干眼泪……”几个5年级的女孩熟练地背起了课文,仿佛这篇课文就是背给其他死去了亲人的孩子们听的。

而然,玉树的孩子,比记者想象的还要坚强得多。

有一位从湖南来的记者曾问过记者这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这里的小孩好像都跟没发生地震一样?

记者回答说,玉树的孩子是最坚强的,他们有一个信念,活着就好。如果亲人死去了,那么自己更要好好地活着,这样才能让死去的亲人放心。

是的,就好像他们念的那篇课文一样。

阿姨,明天你能教我们上课吗?

已经4天没上课了,孩子们很着急,就怕落下了什么功课,赶不上学习进度。其中一个孩子,当他知道我是记者时,眼睛一亮,问:“那你是不是要写文章的?明天能不能教我们上课?”

我无法拒绝孩子们这点要求,点了点头,答应第二天教她们语文课。孩子们开心极了。

没过多久,一个女孩害羞地跑了过来,说:“朱敏阿姨,我想把这个送你。”摊开她的小手,握着的是一串绿色的手链。接着,女孩又有些害羞地帮我戴上了。

又过了一会,又一个女孩跑了过来,给我戴上了一串蓝色的手链。再过了一会,一个女孩又害羞地把我叫过去,悄悄塞了一串绿色的手链给我。

在几个月前来玉树采访时我就知道,这些颜色各异的手链,虽然价格很便宜,却是女孩子们的宝贝。当她们知道我会给她们上课后,便送给我做了礼物。

戴着孩子们送的手链,我激动地让同事洪文宇帮我照相,他有些嫉妒地喊:“小姑娘,叔叔也要啦!”

女孩们没理他,大家都笑了起来。

真希望睁开眼睛,发现这只是个梦

灾难面前,第三完小的孩子们选择了坚强,但他们仍有一个希望。“真希望睁开眼睛,发现这只是个梦。”

“我们不害怕灾难,但是不希望灾难发生,如果可以,真希望永远都没有地震。”女孩布毛说。

“是的,太悲惨了。我们本来被压在房子下的,后来邻居把我们救出来的,我们家里人才没有受伤。他们是好人,以后我们要报答他们。”旁边的大女孩说。

真希望,这些可爱的孩子们,能尽快回到以前的生活。他们的未来,在学校里。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