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两周年:灾后重建的中国式路径

浏览 29次      评论0条     字体:      

    这是在地震中失去右臂的都江堰友爱学校一年级女孩李瑶(5月7日摄)。汶川地震灾区的孩子们,灾难过去两年了,你们可曾知道,全国人民对你们的牵挂从未停止过。来吧,面向镜头,让关心你们的人看看你们自信的笑脸吧…… 新华社记者 郑悦 摄

    这是在地震中失去右臂的都江堰友爱学校一年级女孩李瑶(5月7日摄)。汶川地震灾区的孩子们,灾难过去两年了,你们可曾知道,全国人民对你们的牵挂从未停止过。来吧,面向镜,让关你们的人看看你们自信的笑吧…… 新华社记者 郑悦 摄

    “5·12”,一个刺痛国人的数字,我们的数万同胞,不幸遭遇地震的心来潮。

    灾难毕竟残酷,让世代耕耘的家园毁于一旦;灾难终将过去,不过是历史长河中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

    地震之初的时光,伟大的抗震救灾精神,为我们抚平痛彻心扉的创伤,让我们重塑凭立风雨的坚强。

    两年之后的回访,灾后重建的群心合力,再次创造了脱胎换的人间奇迹,又一次见证了不屈不挠的中国力量。

    玉树受伤了,我们坚信它依然会乘风破浪,因为两年前的四川也曾抛锚,如今巴蜀大地早已扬帆起航。这是一条中国式路径,通往永远向前的方向。

    浴火重生:灾后重建见证中国速度

    风驰电掣,呼啸而过。

    5月8日,四川灾后恢复重建首个重大项目成灌快铁悄然驶出,列车最高时速220公里,乘客端着咖啡可以不撒一滴。在震后不到两年时间就全线建成,从成都到都江堰只需27分钟,四川跑步进入“快铁时代”。

    快的不止是成灌快铁。“三年重建任务两年完成”,在四川震区,每一天都是崭新的,每一处的灾后重建都彰显着“中国速度”。

    4月29日,剑门关景区正式对游人开放。剑门关关楼在汶川大地震中成为危楼,需拆除重建,余家岩、张家包、游客中心一带山体严重崩塌,原本需要三年的开发时间,被缩短为14个月。今年五一黄金周,剑门关景区接待游客13余万人,是震前同期接待人数的十倍之多。

    5月10日,东方电气集团东方汽轮机德阳新基地举行竣工投产大会。自2008年8月1日东汽新基地在德阳正式开工建设以来,以惊人的速度在德阳八角镇2600亩土地上建设起一个具备国际水平的一流企业。在震后两年的时间节点,东汽站在了新的起跑线上。

    5月11日,剑阁职中工程项目正式封顶,校长贾健平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地震导致教学楼、校舍严重受损,作为一校之长他曾几度绝望。两年过去了,一个美好的蓝图正在变为现实,“今年九月开学就可以搬迁入住了,学校的整体实力超乎我们从前的想象。”

    捷报远不止这些。汶川地震异地安置区首批“农家乐”开业,地震震中纪念馆在映秀封顶,四川地震灾区145万余户农房基本完成重建……在汶川地震两周年之际,这片曾经伤痕累累的土地上不时上演着惊天巨变,一个个“中国速度”令人目不暇接,并仍将继续。

这是汶川县体育馆旁边一个占地面积2万多平方米的避灾广场(5月5日摄)。四川震后重建将防灾减灾纳入建设范围,加强城镇避灾广场或公园等基础设施建设。这些场所不仅为防灾避灾提供保障,还能满足群众日常的休闲、健身需求。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这是汶川县体育馆旁边一个占地面积2万多平方米的避灾广场(5月5日摄)。四川震后重建将防灾减灾纳入建设范围,加强城镇避灾广场或公园等基础设施建设。这些场所不仅为防灾避灾提供保障,还能满足群众日常的休闲、健身需求。 新华社记者 江宏景 摄

    科学重建打造中国中小城镇发展典范

    “灾后重建不是原地恢复,而是发展起跳。”地震发生前半个月上任的广元市委书记罗强,接受中国网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地震发生后,广元市率先提出走低碳重建,在灾后重建中积极推广低碳建筑。“过去高耗能高污染的落后产能的企业有36户,震后不再恢复。新建项目,从能源、产业、消费低碳化,以及增加碳汇等方面走低碳重建的道路。”

    从成都出发,沿都汶公路而上,随处可见一座座重建民房,掩映在青山绿野之中。在都江堰五桂村、棋盘村、高原村,农民搬进了崭新楼房,每幢建筑都体现了先进的设计理念、合理的功能布局、别样的地方特色,成为四川灾后重建的标志性样板。

    地震之后的艰难重建,如同在白纸上作画,做好规划首当其冲。“省委省政府多次强调规划先行,地震后下发第一个重建的文件,就是关于农房重建的指导意见,”罗强表示,地震以后,许多城市总规划进行了修编,做了控制性详规,保证规划的引领和指导。

    正是由于在农村建设中首次大面积引入规划指导,四川灾区的农房重建从一开始就否定了简单的原样恢复,适度超前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不论是抗震设防标准等硬件设施,还是风貌、品位等软件境,都较之震前有了突飞猛进般的大幅提升。

    灾后重建以来,许多新城镇的建设秉持了生态、节能、科技、环保的先进理念,多位中央领导同志来四川视察都不约而同给出了“脱胎换骨”的评价,一些参与过抗震救灾的部委官员再次来到震区甚至潸然泪下,他们惊叹与感动的是,这些灾区城乡向现代化跃进了整整四分之一个世纪,成为中国中小城镇发展的典范。

 从汶川到玉树:探索中国式重建路径

    5月8日晚,“网络媒体重返灾区看民生”采访活动启动仪式在成都举行,四川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侯雄飞姗姗来迟。“对不起各位,我来晚了,四川省正在举行灾后恢复重建工作现场会,今天下午是个总会,会议刚刚结束。”

    在重建现场会的四天时间里,国务院37个部门负责人,成都军区、济南军区领导,十八个对口援建省市总指挥,四川省181个县的书记县长,行程数千公里,足迹踏遍整个震区,认真总结灾区恢复重建的经验和做法,推动重大决策部署的贯彻落实。

    启动仪式上,侯雄飞发表了致辞后不久便匆匆离去,马上参加另外一场会见。青海省委书记强卫率领的党政代表团此间抵达成都,前来学习吸取四川在灾后重建工作中的先进做法和宝贵经验,在之后的两天里,青海团的考察与采访团的参观屡屡“撞车”。

    以城补乡筹措农房重建资金完成“统规统建”、运用市场段引进社会资金完成“联建”……“四川积累了很多值得总结和推广的经验,这是对全国、全人类的贡献,也是今后应急管理工作中很宝贵的财富。”国务院应急管理专家组组长闪淳昌说。

    从2008年5月12日到2010年5月12日,整整两年,700多个日夜,四川从悲壮走向豪迈。欧洲风情的山区小镇,白墙灰瓦的川北农房,民族特色的藏羌新居,古色古香的巴蜀老街……从天崩地裂的“5.12”到天翻地覆的“5.12”,“中国式重建”令人难以置信。

    从汶川到玉树,更是一次激情澎湃的眺望。我们见证了见证了汶川的昨天和今天,才对玉树的明天多了一份希望。汶川曾经千疮百孔,现在脱胎换骨;玉树如今百废待兴,未来当可期待。

    5月11日,两位游客在西羌文化街夜市上挑选民族特色服装。 “五一”刚刚开市的四川汶川县西羌文化街,共有6幢房子15个铺面,商业面积3300多平方米。文化街上一间间独具特色的饰品店、羌绣制品店、羌族服装店,在传播展示民族文化的同时,也成为八方游客观光、购物的好去处。 新华社记者 何俊昌 摄

    5月11日,两位游客在西羌文化街夜市上挑选民族特色服装。 “五一”刚刚开市的四川汶川县西羌文化街,共有6幢房子15个铺面,商业面积3300多平方米。文化街上一间间独具特色的饰品店、羌绣制品店、羌族服装店,在传播展示民族文化的同时,也成为八方游客观光、购物的好去处。 新华社记者 何俊昌 摄

    见证制度优越:灾区崛起中国信心

    走进广元市利州区宝轮镇苍溪村方映才家,一幢两楼一底的小楼,正门上的对联格外醒目:建新家感谢澳门同胞关怀,搞重建不忘共产党的好政策。“写的不好,别笑话。”看着队长并不工整的对联,方映才不好意思起来:“就想表达心里那么个意思。”

    都江堰市天马镇金玉村焦家大院的李大刚从北京回来,“真没想到我们全家也能去首都旅游。”李大妈的新家是二层洋楼,液晶电视、真皮沙发、冰箱空调应有尽有,“要不是党和政府,地震后怎么会住上这么好的房子,在天安门看升国旗我都激动得哭了。”

    “四川灾后重建逐步转向以提升灾区发展能力为重点的新阶段,要着力增强灾区持续发展能力。”就在四川省灾后恢复重建工作现场会上,四川省委书记刘奇葆连番强调,决不能让群众住在漂亮的房子里,生活却没有着落、没有保障。

    灾后重建多项工程仍在四川大地如火如荼地推进,也为震区百姓提供了大量的劳动岗位,“我在工地上当小工一天能挣80元,比地震前强多喽!”翠月湖镇五桂村程仙亮是获益者之一,站在自己的新家前,他告诉记者用不了几年就能还完建房贷款。

    广元全市农民建房贷款达40亿元,目前已归还14亿元,计划用三年时间全部还完。“无论是农房重建,还是农民致富,政府都应该为百姓竭尽全力。”罗强表示,灾后重建确确实实体现了中国政治制度的优越性,“在其他国家,灾后重建如此之快,几乎是不可能的。”

    在今年初,美国《时代》周刊刊发了对比海地与汶川地震的报道,认为中国进行灾后重建有诸多优势。两年之后重访灾区,我们更强烈地感受到,灾区矗立起来的不仅仅是建筑,而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信心和力量。(中国网广元5月12日讯/记者 程圣中)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