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成安县发现明朝巡抚陈廷谟墓

浏览 133次      评论0条     字体:      

近日,河北省成安县文物部门透露,文物管理人员在该县辛义乡西高陵阜村发现一处明代官员墓地遗址,墓主人初步判定为明朝巡抚陈廷谟,同时,出土了石、石马各一尊,并且保存完好。文物专家称,该墓地遗址的发现对于研究明朝官僚丧葬文化具有重要价值。

  据成安县文物管理所所长赵书臣介绍,该村是明朝巡抚陈廷谟的故乡,陈死后安葬于此。经文物保护专家初步鉴定,此次出土的石羊和石马是明代丧葬用品,距今已有近四百年历史,正是在史书记载的陈廷谟墓地遗址处挖出,初步鉴定为陈廷谟的陪葬品。

  在文物发掘现场,记者看到有石羊、石马各一尊,石羊高约一米,长约一米半,重约半吨;石马高约两米,长约两米半,重约2吨。两尊石像保存非常完好,做工精细,栩栩如生。经过多方考证,专家认为该墓地里可能还埋葬着更多重要文物,于是,该县立即组织专人对墓地现场进行了日夜24小时保护,同时上报上级文物部门,并对下一步文物保护性挖掘进行了探讨和研究。

  据成安县志记载,该村是明朝巡抚陈廷谟的故乡。陈廷谟于崇祯十一年(1638年)因病逝世,并安葬于此,坟墓占地40亩,规模庞大,后毁于战火,掩埋在地下。

  陈廷谟其人

  据史书记载,陈廷谟,字献明,成安县西高陵阜村人,生于万历二十年(1592年),卒于崇祯十年(1638年)享年46岁。他一生为官清正廉明,有胆有识,爱民如子,口碑颇佳。并且关于他的“‘悬椅警世“‘查冤智救同乡一本奏倒七十二官等很多脍炙人口的故事被后人编成戏曲,至今还在河北、河南、山东、陕西、四川等地广为流传。

  陈廷谟自幼聪慧,过目不忘,不但学业优秀,且喜文善诗,很得老师器重。他于天元年(公元1621年)在乡中举,次年京城中进士,初任山东沂水知县,后调任益都。因政绩卓越,升任河南道督监河东,任满奉诏进京,升任监察御史。此任期间,曾被钦差为四川巡抚等职。

  陈廷谟有弟兄三人,兄名永寿,早卒。弟名廷谏,曾任武英殿中书舍人。陈廷谟育有四子,长子过继给兄,其余三子为陈弘、陈言、陈

  追其先祖,乃洪洞迁民而来。据载,西高陵阜陈氏祖先是在明朝洪武35年(公元1402年)由山西洪洞县陈家营迁来。始祖陈成来到成安南部,当时漳河从成安县境流过,河堤经常决口,洪水成灾。陈成为避水患,选择了一块较高的地方居住下来。因成安土地肥沃,气候宜人,陈成一家很快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后来繁衍成村,定名叫高陵阜。后来,随着人口增长,一个村发展成两个村,陈廷谟乃陈成的第七世孙。

  陈廷谟为后世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

  悬椅警世

  陈廷谟经常深入民间了解民情。在他任河南道督监河东期间,一次到了洪洞县境,听到街上人议论纷纷,传言有场官司正打得不可开交,他便微服进行了暗访。

  原来打官司的这两家,一家姓韩,是进士,一家姓胡,为解元。韩进士的妹妹嫁给胡解元为妻,胡解元的后母很年轻,与胡解元关系暧昧。韩妹过门后引起后母嫉恨,在后母挑唆下,夫妻经常生气。胡解元要休妻另娶,韩进士兄妹据理不依,于是官司打到县衙。在公堂上,胡解元说韩妹在家不贞,刚娶过门就身怀有孕。韩进士兄妹说是造谣中伤。双方争执不下,知县便令人查验身体,岂料此人早被胡解元收买,验罢说韩妹已有身孕三个月,知县信以为实。

  韩妹面对诬陷悲愤万分,心想,事到如今,只有舍出性命,才能洗掉自己不白之冤。因此,只求当堂剖腹验证。韩妹夺过衙役利刃,向自己腹部刺去。

  正在堂上听审的陈廷谟急欲上前阻止,可为时已晚,悲剧已然发生。陈廷谟亮明身份,验证了尸体,将胡解元一干人等拿下,将县官革职为民,民众无不拍称赞。

  为警示后人,便把韩妹剖腹坐过的椅子用铁链悬挂在县大堂。一直到清朝末年,椅子仍在洪洞县大堂高悬。

  这件事传闻久远,后人把它编成一出戏,取名《访洪洞》,又名《陈巡案》。

  查冤智救同乡

  陈廷谟在钦差四川巡抚期间,遇到了邻村王林的一个老乡在四川做小官,因得罪奸人,被诬告打入死牢。陈廷谟审清案情,知他确是冤枉,但因朝中朋党斗争激烈,诬告人与朝内又有勾连,故也不好公开替他说话,但又不能不救,思来想去,只能暗暗帮忙,免于死刑,改判充军。

  充军的罪也不好受,陈廷谟只好就充军地做点文章,如此如此。宣判时,只听王林老乡说:可别把我充军到高陵府呀,到那儿就没命了!陈廷谟假戏真做,拍案怒道:死罪虽免,活罪难逃,还提什么条件,今天就非把你充军到高陵府(阜)王林县不可,并永世不得回还!诬告者听了,以为要置他于死地,心中暗暗高兴,岂不知这是把乡亲送回了老家,实为明打暗保。

  一本奏倒七十二官

  明朝末年,政治腐败,民不聊生,义军四起,社会大乱,很多官员便趁机贪赃枉法,搜刮民财。陈廷谟生性耿直,嫉恶如仇。在出外巡察中,发现很多官员的罪行,他怒不可遏,冒着生命危险,向朝廷一本参奏了七十二官员。这事在朝野震动很大,引起了一些官员的不满,甚至仇恨,有的还向朝廷告了御状,在贪官横行的情况下,这一本成败很难预料。他深知,准奏,为民申张了正义,朝廷会更加重用,败奏,就有杀之祸。恰在这时,父母先后病逝,陈廷谟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回家奔丧。途中遇好友左良玉进京,便托他打探这一奏本的消息,并约定及时往回报信时,喜讯入东门,凶讯则进西门,以便准备后事。

  左良玉进京后获知皇上准了陈廷谟的奏本,并准备拟旨表彰嘉奖。于是急忙差人向陈廷谟报喜。

  也不知左良玉没向报信人交代清楚,还是报信人贪走近路,从邯郸道上扬鞭策马进了西门。当陈廷谟闻知送信人进的是西门,误以为大祸临头,当即自杀。究竟是怎样死的,至今还是个悬案。

  差官回奏陈廷谟因病而卒,皇上降旨厚葬,并在城里赐建牌坊。

  陈廷谟坟墓占地40亩,神道上有三座牌坊,两旁有石人、石兽,最前边是一对石旗杆,杆上有石猴一对,后毁于战火,部分石像掩埋在地下,文革中掘墓毁尸,仅留遗迹。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