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s/index.js"> var _hmt = _hmt || []; (function () { var hm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hm.src = "//hm.baidu.com/hm.js?fd7bf2d2f523ab5bb4072e2ed7e03ef2";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hm, s); })();

长江商报:萨马兰奇做到了 为了梦想奉献一生

浏览 15次      评论0条     字体:      

任职国际奥委会主席21年,将奥运会带入空前繁荣阶段

“一个人在他的一生中,都会有既定的目标。我一直热衷于体育运动,并且很早就确立了一个清楚而明确的目标,那就是有朝一日成为国际奥委会委员,这样就可以加入到世界体育运动的领导工作中来。”

这是前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早年的奥林匹克梦想,他做到了。为了梦,爱一生,萨马兰奇把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奥林匹克的理想,并为之奋斗。

贵族之子

从浪子到20岁的总经理

1920年7月17日,萨马兰奇出生于西班牙“体育之都”巴塞罗那,父亲是西班牙纺织企业家,母亲也是来自纺织世家的贵族。天资聪慧的萨马兰奇不仅学习好,还会拉小提琴,喜欢足球、篮球、曲棍球以及赛车,还考下了难度很大的会计师证书。

1936年,一场内战搅乱了萨马兰奇的生活,学校关门,他终日无所事事,每天和一群纨绔子弟流连于市井之间。有学上之后,萨马兰奇立马浪子回,完成了研究生课程,进入父亲公司任职。工作刚半年的萨马兰奇竟然被父亲对的公司挖走,20岁便出任总经理。

拎着钱袋的旱冰球教练

22岁的时候,萨马兰奇迷上了旱冰球,并组建了西班牙第一支旱冰球队——西班牙皇家俱乐部队,自己任教练兼队员。因为在公司任职并有股份,家中又经济富裕,发烧友萨马兰奇几乎承担了球队所有的费用。那时他每天拎着公文包,里面装着大把的钞票,飞来飞去,替球队的食宿买单,当时在西班牙旱冰球也被叫做“萨马兰奇球”。

这支神奇的球队在萨马兰奇的领导下,于1951年获得了旱冰球世锦赛冠军,这是西班牙体育界在内战后获得的第一个世界冠军。

运“教父”

受命于危难之时

1951年起,萨马兰奇开始涉足政坛。从区议员到省议员,1967年,萨马兰奇当选为西班牙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而在此前一年,他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这也是他人生的一大转折点。1977年,萨马兰奇任西班牙驻前苏联大使,并于1980年在莫斯科当选为国际奥委会主席。

当时的国际奥委会主席一职是当时世界体坛最政治化、也是最脆弱的一把交椅。众所周知,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15天的大会,让全市人民还债20年。其实莫斯科奥运会的经济状况比蒙特利尔好不到哪去,只是秘而不宣而已。从政治上来看,1972年慕尼黑惨案之后,不少代表团退出;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非洲国家大规模抵制;到了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抵制简直成了流行,2/5的代表团对前苏联入侵阿富汗表示抗议,不参加奥运会,3/5的国家参加了也以各种方式抗议,比如拒绝升国旗奏国歌等。奥运会仿佛是烫手的热山芋,衰败不堪,生存岌岌可危。

给奥运会公平的灵魂

萨马兰奇首先从职业与业余这个多年来悬而未决的问题上入手。从某种程度上讲,这是涉及奥林匹克运动原则的问题。

在1912年的瑞典斯德哥尔摩奥运会上,非凡的美国运动天才索普,以绝对优势夺得男子五项、十项全能两枚金牌。但半年后,美国种族主义分子诬谄索普是“职业”运动员。翌年,国际奥委会追回授予索普的金牌,震惊世界。索普投诉无门,1953年在忧愤和贫困中病逝。他留给世界的最后一句话是:“还我金牌!”

萨马兰奇顺应历史潮流,于1981年修改了《奥林匹克宪章》的有关条文,去掉了“业余”一词,这扫除了奥运商业化道路中最顽固的一块巨石。

最终,1982年沉冤70年的索普终于得到了公正,他失去的金牌也在1983年由萨马兰奇亲自交还给他的女儿

当然,这仅仅是第一块而已。

给奥运会商业的头脑

在萨马兰奇加入国际奥委会的35年中,几乎前一半的时间,他都在面对阻碍奥林匹克运动的一块又一块巨石。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的连败,让1984年的奥运会只有洛杉矶一个城市参加了申办活动。

1978年11月,洛杉矶获得主办权后仅一个月,市议会就通过了一项不准动用公共基金筹办奥运会的市宪章修正案。洛杉矶只好把求援之手伸向美国政府。但美国政府对此明确表示不能提供一分钱。洛杉矶已经走投无路,只好向国际奥委会申请,要求允许以民间方式由私人主办奥运会。在此之前,国际奥委会还从来没有想过由私人办奥运会,《奥林匹克宪章》也明确规定只能由城市主办奥运会。

但萨马兰奇没得选择。他知道,为了奥运会这项盛会能够生存下去,改革成为了必须,商业化将是奥运会惟一出路。

完全商业化操作奥运会的洛杉矶提出了相当苛刻的条件,国际奥委会大胆同意洛杉矶不用新建任何场馆,只修一个自行车赛车场,而且资金是由一位赞助者提供的。这样,最终洛杉矶赢得了2亿美元的收益。

洛杉矶的成功让奄奄一息的奥运会有了喘息的机会,萨马兰奇的改革也让各国看到了希望,洛杉矶奥运会作为奥运商业化的典范成了之后奥运会效仿的对象。

“洛杉矶奥运会收入2.87亿美元,而悉尼奥运会收入超过14亿美元,雅典奥运会的收入超过16亿美元。看来奥运会无论对谁来说都是一笔不错的生意。”萨马兰奇这样总着自己改革的成果。

奥运会从此活过来了。

申奥老人

2001年7月16日,萨马兰奇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上正式卸任,不再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一职,并被授予国际奥委会“终身荣誉主席”称号。1980年7月16日他在莫斯科当选,21年后在同一个地方卸任,给自己的国际奥委会主席生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萨马兰奇离任后仍活跃在奥林匹克领域,作为西班牙人,萨马兰奇一直非常希望在有生之年再次看到自己的祖国举办奥运会,但巴西里约热内卢最终战胜西班牙马德里赢得2016年夏季奥运会的主办权,这让年事已高的萨马兰奇感到非常遗憾。

“我知道现在自己的时光不多了。我已经89岁了,希望大家能考虑给我的国家这个机会,举办2016年夏季奥运会和残奥会对于这个国家来说既是荣誉也是责任,”萨马兰奇2009年10月2日在丹麦哥本哈根举行的第121届国际奥委会会议上动情地说。

然而,在最关键的最后一轮中,大多数国际奥委会委员们还是更加理性地选择了里约热内卢。

访谈

萨马兰奇:

乡间栗子作吉祥物

为国际奥委会忙碌了大半生,2001年7月16日,萨马兰奇在莫斯科举行的国际奥委会第112次全会上正式卸任,不再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一职。萨马兰奇在卸任前接受了法国《巴黎竞赛画报》的专访。

问:您有没有吉祥物?

萨马兰奇:我总是在口袋里放一颗栗子。它形状很特别,呈凹面。我是从我夫人的乡间住宅带来的。

问:您是否认为自己是位大权在握的人,可发挥政治的作用?

萨马兰奇:说体育与政治毫无关系是骗人的。政治到处可见。这就是说我们只和职业政治家们保持良好关系,而管理世界就让他们去操。国际奥委会的委员们在某种程度上说都是出色的协调员,彼此之间没有指使谁,大家都独立干事。同时,我们能恢复奥林匹克停战传统,促使世界上有战争的地方在比赛期间放下武器,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问:您最喜欢什么比赛?

萨马兰奇:田径比赛,乃奥林匹克运动之王。

问:您担任主席期间最难堪的是什么时候?

萨马兰奇:毫无疑问是一年前爆出盐湖城申办奥运会的腐败丑闻。当人们把矛头指向国际奥委会时,我遭到了许多指责。不过此事也有正面作用。首先,我以往一直未意识到国际奥委会是如此的重要,以至需要这么大一块“调停”遮羞布。另外,此事也促使对我们的机构进行大幅度改革。

萨翁悉尼奥运会期间痛失爱妻

在2000年悉尼奥运会开幕式上,在全世界亿万观众等待萨马兰奇宣布“盛宴”开始时,萨马兰奇说的第一个词是西班牙语“你好”,只有躺在巴塞罗那的病床上的玛丽亚知道,这是一个80岁地位显赫的老人在用自己所能选择的最直接的方式向爱人问好。

在赶回巴塞罗那的飞机上,萨马兰奇得知:陪伴自己45年的爱妻已经去世了。此时,萨马兰奇像个孩子一样无助,喃喃地说:“她是个很好的女人,我非常爱她,非常崇拜她。”

年轻时的萨马兰奇风流潇洒,走到哪儿都是姑娘们追捧的对象,而他办事则一丝不苟,把和较长接触的姑娘一一建立档案,每人的卡片上记录了姑娘的生日、教名、爱好、约会次数、曾经赠送的礼物等。这样的卡片,萨马兰奇21岁时就有了40张。

35岁那年,萨马兰奇在一次舞会上被年过四旬的业余作家、梅塞德斯夫人迷倒,后来有人告诉萨马兰奇,夫人的侄女玛丽亚更出众更优秀。玛丽亚那时是巴塞罗那的社交名媛,这位前西班牙选美冠军会五种语言,擅长钢琴、绘画。半年后,萨马兰奇把23岁的玛丽亚娶回了家。

此后45年,玛丽亚独自担起了“国际奥委会第一家庭”的重任。她常常亲自为萨马兰奇准备他最爱吃的鳍加米饭。玛丽亚认为米色西装套服很潇洒,而萨马兰奇在很多重要场合都穿米色西装套服。

玛丽亚和萨马兰奇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儿子胡安·安东尼奥目前也是国际奥委会委员。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

$(document).ready(function () { $("#searchkey").keydown(function (e) { if (e.keyCode == 13)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 $("#submit_btn").click(function () { if ($("#searchkey").val() == "") return false; submitfun(); }); function submitfun() { var action = ""; //action = "http://ji.tsingming.com/tsingming_query.aspx?key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action = "http://jinian.tsingming.com/search?type=" + $("#searchType option:selected").val() + "&word=" + escape($("#searchkey").val()); //window.open(action); $("#submit_btn").attr("href", action); $("#submit_btn").attr("target", "_blank"); $("#submit_btn").click(); } var str = "0"; if (str == "1") { //登录成功隐藏登录连接和注册连接 //隐藏注册连接 $("#iregsiter").hide(); //隐藏登录连接 $("#ilogin").hide(); //隐藏注册面板 $("#dllogin").hide(); // var userNickName = ""; $("#btnUser").html(userNickName + "  "); // $(".btn-group").show(); //显示登录成功面板 //$("#dlloginOk").html(str).show(); } $("#submit_btn").focus(); }); function favorites() { if (document.all) { try { window.external.addFavorite('http://www.tsingming.com/', '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try { window.sidebar.addPanel('中国清明网_网上祭奠_倾尽无尽的思念', 'http://www.tsingming.com/', ''); } catch (e) { alert("加入收藏失败,请使用Ctrl+D进行添加"); }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请按 Ctrl+D 手动收藏!"); } } function setHomepage() { if (document.all) { document.body.style.behavior = 'url(#default#homepage)'; document.body.setHomePage('http://www.tsingming.com/'); } else if (window.sidebar) { if (window.netscape) { try { netscape.security.PrivilegeManager.enablePrivilege("UniversalXPConnect"); } catch (e) { alert("该操作被浏览器拒绝,如果想启用该功能,请在地址栏内输入 about:config,然后将项 signed.applets.codebase_principal_support 值该为true"); } } var prefs = Components.classes['@mozilla.org/preferences-service;1'].getService(Components.interfaces.nsIPrefBranch); prefs.setCharPref('browser.startup.homepage', window.location.href); } else { alert('您的浏览器不支持自动自动设置首页, 请使用浏览器菜单手动设置!'); } } $(function () { // 注册 var login = { options: { hasError: false, emailOptional: "163.com,qq.com,126.com,hotmail.com,gmail.com,sohu.com,yahoo.cn,139.com,wo.com.cn,189.cn" // 供选邮箱 }, Rule: { CellphoneCheckStr: /^(13[0-9]|15[0|1|2|3|6|7|8|9]|18[6|8|9])\d{8}$/, EmailCheckStr: /^(?:\w+\.?)*\w+@(?:\w+\.?)*\w+$/ } }; //点击关闭按钮 $("#Out").click(function () { //var result = MasterPage.UserOut(); //location.reload(); $.ajax({ url: 'http://jinian.tsingming.com/common/account/ExitLogin', type: 'GET', dataType: 'text', success: function (str) { location.reload(); }, beforeSend: function (jqXHR, settings) { }, complete: function (jqXHR, textStatus)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