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病”不是校园血案的挡箭牌

浏览 8次      评论0条     字体:      

        12日16时30分左右,广西合浦县西场镇西镇小学门前约400米处发生一起凶杀事件,造成2死5伤,其中包括多名小学生。行凶男子已被警方抓获。广西北海市委宣传部称,行凶者系一名精神病患者,其在小学生放学途中追砍路人,造成上述人员死伤。(见昨日本报07版)

        福建南平校园案之痛尚未消隐,公众啼血的悲鸣余音尚未散去,合浦校园血案的发生犹如伤口上撒下的一把粗盐,瞬间再度令社会的神经痛彻至

        按说在南平血案之后,即使再迟钝的学校和再懒政的地方政府,都会视之为警钟,加紧构建校园的安全警戒线。而合浦校园血案的迸发,无疑撕脱了这道安全警戒线,暴露出一些地方麻木至极的行政神经。凶案刚发生,当地就宣称“行凶者系一名精神病患者”,大有避责之嫌。因为根据司法程序,刑事案件的精神鉴定需要15个工作日才能出具鉴定报告。而当地官方却在案发之后仅仅几小时就下定“行凶者系精神病患者”的论。对于这样一个可能改变最终刑事责任的“结论”,当地政府下得

        过于仓促,仓促得不能不令人感到怀疑——不知道当地官方是否以“精神病”为挡箭牌,来推脱自己的辖地之责?

        还记得,在南平血案刚刚发生之始,当地官方也曾放话其为“精神病患者”,最终被定性为伪。合浦血案之始的官方口径,与南平很接近。虽然目前尚没有新闻细节供我们来辨析内中真相和性质,但即便是一个真正的精神病患者行凶杀人,也与南平血案一样,难以掩盖背后的社会问题。南平血案凶徒郑民生的人生轨迹,是一个典型的悲剧,在住房狭促、工作丢失、恋爱受挫、生活窘困的多重重压下,灵魂发生了扭曲。但即便这样一个穷凶极恶之辈,却只敢向身小力弱的孩子下,没敢向他所认为造成他生存窘境的成人权威挑战。这个细节,暴露出一些人群中潜在的懦弱的“虾米态——映射了社会生存法则“大鱼小鱼,小米”定式对郑民生的重大影响。

        合浦血案的凶徒,嗜杀的手段和懦弱的心理,与郑民生并无二致。他行凶的7名伤亡对象,包括3名小学生、一名未入学小孩和一名老年女 性,主要还是捡身弱之人下手。

        退一步来说,即便杀人凶徒真的是精神病患者,那么我们同样难能按捺愤怒的诘问——社会上哪来这么多的精神病患者?在有上访的群众被政府部门拦截抓到精神病院关押,在有网友仅仅拍摄了上访者几张照片就被认定为“精神病”强行抓入精神病院的“严管”语境中,为何社会上还有这么多“精神病患者”横行?

 

        在对比强烈的矛盾中,能让人透析出一些“精神病患者”的病情源于社会生存激烈丛林法则的诱因——如果这些造成“精神病患者”“病情”发作的社会土壤如故,如果在社会进程中继续割裂并丝毫不顾及和正视一些底层人群的生存感受和现实,那么人性中本就存在的卑劣兽性,就很容易被一些小事激发出来。从行政层面来讲,“精神病”不能也不该是血案发生的挡箭牌,而应该藉此建立一个社会缓冲带,让身受社会生存重压之下的人们,有精神缓冲的地方,避免进一步紧绷至崩溃——针对社会公众进行适当的全民心理调节也好,改变社会收入分配的格局也罢,都是马上应该做的!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