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虎队公墓毁损于荒郊野外 英魂归宿在何处

浏览 38次      评论0条     字体:      


破损的墓碑


飞虎队员被葬在飞虎公墓

 


2007年,墓碑被从水库挖出

 


被挖开的飞虎队员墓地和暴露的棺椁。云南省飞虎研究会供图

被挖开的飞虎队员墓地和暴露的棺椁。云南省飞虎研究会供图
被挖开的飞虎队员墓地和暴露的棺椁。云南省飞虎研究会供图

        遗址名称:飞虎公墓 修建年代:约1942年 保存状况:差

        长春山约4公里山路依旧凹凸不平,底盘很高的越野车也经常中途“断气”。这里还是一片藉,齐腰高的杂草、灌木在“呼呼”的风声中来回摇摆。一个个长方形的墓坑依旧躺在那里,坑里坑外随处可见散落的白和棺木。

        这里曾经安葬了800多位英烈,2010年8月15日,距离这里首次被发现已过去3年有余,除了部分被当地村民用作水库建材的石碑,在2008年得到抢救性保护之外,一切都和从前一样,没有任何改变。

        这里就是2007年震惊中外的“飞虎公墓”。

        发现 一本英文书的线索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美国志愿航空队以云南和昆明为大本营,与中国空军并肩作战,抗击日寇。在中后期则组成了中美空军混合团、中美驼峰运输大队,加上中方的秘书、翻译、地勤和警卫部队为飞虎队服务。他们后来都被称为“飞虎”。据统计,援华作战的美国飞虎队员牺牲2264人,飞机损失1000余架,仅驼峰航线坠机就达825架。中国飞虎队员牺牲912人。他们当中有的因为飞机在空中爆炸,已经找不到遗骸;有的则安葬在公墓里。这里有美国飞虎,也有中国飞虎。

         这里被重新发现,已经是2007年了。

        一本叫做《铝迹》的英文书提供了证明,书作者是一名飞虎队员的遗孀。书中记录了所有飞虎队员的最后飞行,其中就有飞行员遗体安葬在“中国昆明美军飞机场东北1哩处”的美军公墓的记录,而且公墓有多排,人数不少。该书引起了刚成立不久的云南省飞虎研究会会长孙官生的注意。

         当年清明节那天,孙官生和他的同伴终于在石塘山(实为长春山)发现了飞虎公墓。公墓本来建在距石塘山2公里的龙树庵背后,后因建设需要迁至现在的地方。据统计,这里大约安葬了800余位飞虎英烈,其中中方500余位,美方200余位。这个数字并不是全部阵亡飞虎英雄的数字。

        寻找 现实与记忆的重逢

         时隔三年,陈秀峰依然清晰地记得初寻飞虎公墓的经历,“2007年6月中旬,我接到毛祥麟老师的电话,毛老师在电话里向我描述了一个与‘飞虎公墓’有关的陌生地点:昆明东郊有一个叫小麻苴的地方,有一座叫龙树庵的寺庙,有一个叫海清师傅的扫地老人......”早就“只闻其名不见其迹”的陈秀峰约了几位朋友,出城寻找。“汽车在得胜家具城、高架立交桥及九门里之间弯来绕去,又是打机,又是下车打听,终于在贵昆公路八公里处沿途商铺中的一个不起眼的缺口处,找到了通往龙树庵的乡间小路。”在龙树庵,陈秀峰一行找到了海清师傅,见到了残存的飞虎公墓牌坊及忠烈祠的主柱石墩。“那是龙树庵后面的一个高地,高地上耸立着一座村民们花了30万建造的30米高的蓄水塔。从下一片绿浪滚滚的百年竹海往前望去,不远处是一个由二层库房围成的巨大的长方形‘操场’,中间停着几辆卡车。”时至今日,位于小蔴苴村龙树庵后的飞虎公墓原址依旧经常出现在陈秀峰的记忆里。

         这样的飞虎公墓俨然已不是远征军老兵(中国驻印军)杨毓骧记忆中的模样。1943年夏季至1944年秋,在小麻苴附近“国立西南中山中学”上高中的杨毓骧,每逢假日都会与同学们沿着田埂小路走进风光秀丽的“空军公墓”,坐在草坪上温习功课。在他的记忆里,中方烈士的坟墓约有25排,每排约20尊,美方烈士的坟墓也在200尊以上。公墓西面正中还建有一座民族风格土木构的灵堂,东西立有两座牌坊。为此杨老还根据记忆绘制了飞虎公墓原貌。

        沉浮 拼接历史的碎片

        据史料记载,1943年后,龙树庵后山就被建成了飞虎队公墓,除雷允、缅甸、驼峰航线(怒江、独龙江、西藏)、印度之外,在云南空战和坠机牺牲的飞虎队员的遗体,均在此安葬,由昆明的棺材铺提供上好的柏木棺材,制作一个十字架和两个金属牌,金属牌上用英文写上牺牲者的姓名、级别、坟墓的排数和序号。金属牌一个系在牺牲者的衣扣上,一个系在棺材上,十字架则立在墓前。公墓还安葬着中国的飞虎烈士——志愿队翻译、地勤人员,驼峰航线的中方驾驶员、乘务员,中国空军战斗机和轰炸机驾驶员等,中国飞虎亦用上好棺材装殓。公墓前则竖有青石碑,刻有名字、职务、牺牲时间。每尊坟墓高出地面约40厘米,排列整齐,具有西方公墓风格。美方的坟墓每排约15尊,约有20排,总数有250至300尊。中方的每排约有20尊,约有25排,总数500尊左右。

        “抗战胜利后,美国飞虎队烈士的遗骨被美方取走,运回美国。取走的时候在每个空墓穴旁都插上了一面美国国旗。”与援华抗战的美国飞虎烈士身后命运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当年打击日寇抵抗侵略的中国飞虎烈士身后却遭遇无数劫难。龙树庵的扫地老人海清师傅回忆:“1953年,因建设需要,当地村民把烈士的棺木挖出来,连同墓碑一口一口地运到几公里外的长春山上草草埋葬。1958年‘大跃进’大兴水利建设的时候,这里的墓碑被生产队全部取走运去修水库了。1980年代后期,这些烈士棺木又被盗墓贼全部撬开。”

         除了被用作水库建材的墓碑,得到飞虎研究会的抢救性挖掘保护外,公墓其他部分都因为各种原因,一直没能得到保护。2008年,至少12块中国英烈墓碑在大麻苴村“茶叶地”水库被挖掘出土,重见天日。云南省飞虎队研究会将其中比较完整的石碑收集起来,并将碑上可辩的信息登记下来,希望以此能找到这些烈士的亲人和后代。

         恢复 鲜凝结的历史见证

        1941年7月10日,“七·七事变”4周年后的第3天,陈纳德组建的美国援华志愿飞行队起程飞往中国,1941年12月20日,志愿队首次在昆明升空对日作战,以击落日机9架(我方无一损失)的骄人战绩大获全胜,被昆明人授予“飞虎队”的威名。在1940年至1945年的二战中,美国空军志愿军以昆明为大本营,同中国空军并肩作战抗击日寇。

        2007年,在“七·七事变”70周年之际,被迁移、损坏、盗毁的昆明“飞虎公墓”真相首度以较完整的形式披露于世。新华社向全国播发了《昆明郊外发现500座飞虎队公墓》的新闻,2008年4月,云南省飞虎队研究会出版了《昆明飞虎公墓-中美飞虎英烈名录》出版。

        “从那个时候起,我们就一直在呼吁恢复飞虎公墓”,云南最早成系统地研究飞虎队历史并著书立说的孙官生,和云南省飞虎队研究会,致力于保护、传承这段不该被忘却的历史。其中,湮没尘世数十年的飞虎公墓成为孙官生最大的结。

        时光荏苒,73年前的烽火硝烟早已散尽,昆明上空当年轰鸣的飞机声也已远去。当年无数抗战英烈的壮举烙印在人们心中,并以各种方式被纪念

        1989年,昆明在滇池之滨修建了“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2005年,滇缅公路国内段终点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畹町口岸,也树立起一块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纪念碑。两碑遥相呼应;

        1993年,昆明驼峰飞行纪念碑在昆明郊野公园落成;

        2009年,云南省明确表示,将早日修复“滇西抗日战争阵亡将士纪念碑”。目前,修复工程的前期准备工作已经开始……

        声势浩大的纪念活动中,安葬着昔日中美飞行英雄的飞虎公墓寂然无声。“在中国抗日战争最艰难的时期,美国飞虎队来到昆明,和中国人民并肩战斗,打击日本侵略者,为此,中美两国的许多飞虎队员,献出了年轻的生命。但现在,这些英烈的坟墓,却没有得到应有的保护。我们有责任将其修复,让这些英烈们入土为安,给后辈一个交代。”飞虎公墓的落寞让年逾六旬的孙官生心痛不已。(昆明日报 记者杨璐 通讯员周云鸽报道 云南省飞虎研究会供图)

        (参考文献《昆明飞虎公墓-中美飞虎英烈名录》、《盘龙文史资料第24辑》)

        美国驻成都总领事:

        勿忘鲜血凝结的友谊

        飞虎公墓的命运也一直牵动着大洋彼岸的人们。

        “飞虎公墓对于美国来讲特别重要,(我们)不会放弃墓地。即使当年已经把美国人的遗骸迁回国,但这里曾经埋葬过美国空军英烈,它仍然是美中飞虎公墓,希望能再认真找一找,也许能找到一些勋章、皮带什么的。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应当修复飞虎公墓,将公墓修好。”美国驻成都总领事包杰明2007年表示,飞虎公墓不仅仅是那段峥嵘岁月的历史见证,更是中美两国友谊的象征,“美国和中国是世界上两个最伟大的国家,记住二战中那段共同的历史很重要,美中关系在发展中难免有磕磕碰碰的时候,但只要记住了那段用鲜血凝结的友谊,记住了那段历史,在处理美中关系时,可以帮助我们顺利解决许多问题。”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