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米花墙寄哀思 “头七”日上海群众自发悼念遇难同胞

浏览 26次      评论0条     字体:      

昨天是“11·15”火灾发生的第七天。

早上7点多,轨交7号线昌平路站出口的人流量开始逐渐增多。出站的市民多穿着素色的衣服,捧鲜花,从常德路、昌平路等汇集到火灾现场——胶州路728号楼下,这里也是举行悼念活动的场所。连日来,家属、朋友、市民们所敬献的鲜花、花篮、花圈,已在失火大楼北侧和西侧铺满,形成了一堵寄托哀思的花墙。家属们将花、果、点等摆放在遇难者遗像前,拜伏着痛哭不止。

上午

每个人上都写满凝重

上午830分,市领导俞正声、韩正、刘云耕、冯国勤、殷一璀等来到胶州路728号火灾事故现场,与参加悼念活动的群众一起,鞠躬默哀,献上鲜花,向“11·15”特别重大火灾事故遇难者致哀。

10点不到,自发前来悼念的市民已经绵延起了三四百米的长队。父母带着孩子,子女带着老人,还有从闵行赶来的小区居民。10点刚过,从四面八方赶来的献花市民已经将队伍排到了余姚路、延平路路口。队伍走走停停,但没有混乱,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凝重。

之前在广州出差,只能从网上看看图片、报道,今天过来悼念一下遇难者,这种心痛只有到了现场才能体会到。在外企上班的陈小姐前天晚上刚回到上海,昨天顾不上休息就赶了过来。每看到一名遇难者家属从身前经过,她就有一种揪心的痛。陈小姐强忍着悲伤,掏出带来的盏型蜡烛,默默地在地上摆成心型,又默默地将它们一一点燃。祝你们在天堂安好。陈小姐双手合十,对着鲜花祈祷。

昨天上午,上海玉佛禅寺法师还在觉群楼二楼多功能厅举行为火灾全体罹难人员的超荐法会。

下午

献花市民人数达到最高峰

下午2点,似乎是为衬托现场的那丝悲凉,丝丝小雨飘在每个人的脸上。上海不哭泣,望着上落下的细雨,每个人仿佛收到了来自上天的一丝感应,握紧了手中的花束。

随着前来悼念的市民越聚越多,余姚路上的献花队伍很快就排到了延平路口。队伍开始显得拥挤,但摩肩接踵的队伍并未让市民有半点焦急——包括孩子在内,每个人表情严肃,心怀敬意。多走几步路,绕到队伍的最后,缓缓前行,一路静默,等到走过大楼时,他们慢慢放下手中的花束,深深鞠躬,那是对遇难者的无限悲伤和怀念。

83岁的高奶奶在排队献花的人群中特别醒目。她双不便,只好坐在轮椅上,由保姆推着往前走。高奶奶告诉记者,她家住浦东,平时就由保姆照顾。得知胶州路大火后,老人吃不下饭也睡不好觉,一定要到现场看看才安心。儿女们因为老人年纪大了不放心,表示会代她到现场献上花圈,但高奶奶仍不死心。这次我是瞒着女儿到这里来献花的。高奶奶说,到她这样的岁数,本来已经看淡生死,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尤其是其中有不少和她年龄相仿的老人,让她更加觉得活着的不易。

下午4点左右,献花的市民人数达到最高峰。

晚上

加班白领晚上赶来悼念

晚上7点左右,10岁的李璐含在妈妈的陪伴下,将一束白菊花摆在大楼边,她眼睛里泛着泪花,轻声说道:他们都好可怜。她的妈告诉记者,看到女儿在日记里写道:火灾中的遇难者都好惨……由于操作工一个小小的疏忽,带来了这么大的灾难。小孩子心里难过,身为大人觉得有必要带她到现场来哀悼那些无辜的遇难者。

让孩子从小有爱心。孙宏斌的父亲这么说道。他们一家是专程从桃浦赶来献花哀悼遇难者的。一旁的孙宏斌动容地说:很多人在这场大火中遇难了,作为中国的一分子,我想来悼念那些在这场大火中死去的小朋友。

晚上930分,黑夜让悼念活动现场再度陷入一阵寂静,随着花墙里燃起的支支蜡烛,不少悼念者聚集到了花墙周围,双手合十,祈祷祝福。

随着人群渐少,晚来献花的市民得以在现场稍作停留,他们或悄然站立,或跪倒在花墙前。一名年轻的女孩子半蹲在花堆中的一个玩偶前,试图用手机记录下这幕场景。她告诉记者,她想要暂时留下这画面,以提醒自己逝者已去,活着的人更要坚强。

虽然此时队伍越来越短,但依然不时有人赶到现场献花。家就住在附近的傅小姐说,平时出入经常路过胶州路大楼,回顾从前大楼里人来人往的场面,这场大火如同一场噩梦。白天的工作耽误了她前来献花,无论如何,要赶在凌晨零时之前,献上自己这束悼念的菊花。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