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味儿的“殡葬消费”呼唤社会改革

浏览 39次      评论0条     字体:      

  近日,笔者在唐山市的一个豪华居民小区,亲眼目睹一家发丧老人的场面。在众多的亲朋好友中,只见一个50多岁的“大胖子”,挑着大嗓门,气呼呼地训斥老人膝下的三儿一女:今天发丧老人,你们哥几个得好好表现表现,年纪人把你们拉扯大不容易!谁让你们哥几个买小号的花圈?赶紧退回换大号的,那多体面?要不大伙笑话 你们个个是‘小抠儿’!对年纪人不孝道!人家都请歌舞团,你们怎么就找几个“吹喇叭”的应付应付?那哪成呢?不认识歌舞团不怕,我给你们联系,有几个卖花圈和寿衣的地方和也是我的老关系户!去吧,保准便宜!”

  这个“大胖子”就是人们素常说的“大操”。按说,不论是发丧人,还是娶媳妇,“事事由东家”,这是最起码的常识,本应尊重和听取“东家”的一些想法和意见。可是,有许多专吃这碗饭的“大操”们,早已抓住了“东家”有苦难言的理,他们总是以所谓“全面、周到、细致”的面孔出现,什么这个“礼儿”呀,哪个“例儿”呀,张口就来,滔滔不绝,反正都是花钱的“项目”,丧户要是“纷争”,马上当众就给你扣上几个对年纪人“不忠”、“不孝”、“牲口”的大帽子。

  近几年,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日益提高,“红白事”的档次逐步升级,一些心术不正的人,乘机推波助澜,千方百计把“事情”办“大”、办“火”、办出“风光”,不惜财力和物力,攀比跟风、大操大办、铺张浪费惊人。特别是发丧老人,有的本来经济条件就一般,但一时冲动,为了弄个“孝道”的名声,举债也要把老人发丧好。由于此风愈演愈烈,而且搀杂着五花八门和形形色色的迷信活动,直接腐蚀着人民健康的灵魂,冲击着文明道德建设,对整个社会风气起着不可估量的破坏作用,无形中加剧了老百姓的心理和经济的“双重压力”。据有关部门和业内人士介绍,在唐山市,平均操办一起丧事需要1-3万元,甚至更多些(不含购买墓地消费),农村也是如此,有的农村发丧老人,不比市里“逊色”,个别的还要“超过”市里。这种跟风攀比、“打肿充胖子”的虚荣心理和盲目行为,也给自己背上了沉重的精神和经济负担。不论在城市或在农村,因为发丧老人拉了一股“饥荒”的大有人在。有的因发丧老人家庭内部闹纠纷、甚至下冤仇的比比皆是,司空见惯。老百姓喊了多少年的“活得起、死不起”依然无济于事。那些变味儿的“殡葬消费”问题一直未能得到有效解决和有力遏止。主要原因是我们的殡葬改革滞后、监管机制不健全、或基本处于“失控”状态,加之我们的基础服务设施和段不完善、不适应造成的。

  大家都清楚,所谓殡葬活动,就是指尸体从医院或家里到殡仪馆、再从殡仪馆到墓地形成的一个完过程。殡葬消费大致可分为三个层次:一是尸体从医院或家里到殡仪馆前的这段消费,可说是一个“选择性消费”,也是殡葬暴利产生的先期阶段。主要包括在医院太平间停尸费、寿衣费、花圈费、纸扎和灰盒费,以及搭棚设宴、停棺设祭、请吹拉弹唱班子甚至雇用“哭灵者”。所有这些,全由充当“大操”的那些人占据和剥夺了“殡仪服务”的主导地位,他们以时髦的“花言巧语”诱惑丧户把丧事办的不怕体面,直接助推了“大操大办”的歪风,有的还借机宣传封建迷信,不择手段地坑害丧户。二是在殡仪馆发生的一些消费。包括遗体接运、遗体存放、遗体火化、1年骨灰寄存和提供骨灰盒。这五项基本收费都是由政府统一定价。属于“选择性消费”。比如,一次性纸棺、遗体整容、提供告别厅等,是由物价部门明确规定的指导价。以唐山市殡仪馆为例,在一般情况下,每具尸体在殡仪馆基本消费为800元左右,低于全国基本丧葬费用1045元的平均水平。据民政部今年4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有三分之一的殡仪馆盈利;有三分之一的殡仪馆盈亏持平;有三分之一的殡仪馆亏损。因为对尸体实行统一管理是国家赋予民政部门的一项基本职责和服务要求,它与公安部门的户政管理是同一性质的问题,所以我们对此不能产生误解。三是骨灰处理方式的消费。这也是丧户的一项“选择性消费”。目前,在唐山骨灰处理的方式有五种:海葬(参加1人),费用500元左右,骨灰寄存(1年)60-80元;壁葬(使用20年)费用200-800元;树葬(使用20年)费用3500元;墓葬(使用20年)3000元-10万元不等。因为国家在骨灰处理方式上总的原则是提倡不占地或少占地。而“海葬”又是不保留骨灰、不占用资源的最彻底的方式。墓葬在唐山市有11个合法经营性公墓,使用周期为20年。20年以后另行缴费。但墓地占用土地资源,不是殡葬改革的方向。因此,现实中墓地价高于楼价,就是利用市场经济杠杆,来调节“死人”不能与“活人”争土地资源。

  综合上述情况,我们不难看出,民政部门所属的殡仪馆只负责死者的遗体接运、存放、火化、一年骨灰寄存和提供普通材质的骨灰盒等五项基本消费,这些均由政府统一定价,其它选择性服务由政府制定指导价。除了这个“圈”以外,市场上的一些商店、摊点销售的花圈、纸扎、寿衣、骨灰盒、丧葬祭品等都是市场价,产品大都没有出厂证、质检证、材料证,往往是以次充好,甚至是伪劣假冒,在经过中介人和中介组织的随意加价,就产生了几十倍、甚至几百倍的暴利。老百姓“死得起、葬得起”已成不可争议的事实。

  殡葬改革,是一个涉及政治、经济、法律、道德、习俗和宗教等多方面的系统工程,是社会改革的一部分。推进改革是顺民心、合民意的一件大事,关系到国计民生和社会的和谐稳定。因此,我们要站在保民生、保稳定、保发展的高度,从深化改革入手,创新管理机制。为此,笔者提出如下建议:

  一是更新观念,弘扬文明。大力倡导丧事简办,杜绝在居民小区内大操大办、干扰居民正常生活和人为制造境污染。更要禁止搞迷信活动,传播低级庸俗的东西,污染和侵蚀人们的灵魂。

  二是要提高公共服务能力。政府要舍得花钱,加大殡葬基础设施建设的投入力度,根据实际需要,合理布局场地,可建立有一定规模和设施完备的“封闭性”馆场,给丧户提供接丧、悼念、守灵、治丧的综合场所;对按规定实行火化的五项收费由政府埋单。同时,可以利用市场竞争机制,多渠道引入民间资金,培训一支高素质的专业殡仪服务队伍,以满足城乡殡葬的基本需求。使殡葬管理服务进一步纳入规范化、法制化和科学化的轨道。

  三是堵死“殡葬暴利”的“黑洞”。从唐山市和其他一些地方来看,目前各大医院太平间都是由个体承包,太平间承包人可把病逝者的信息在第一时间传报给中介人,那些个体中介,一般都沿袭民间丧俗陋习,按封建迷信的套路进行大操大办。而且这些个体中介还掌握丧葬用品的进货渠道,经过他们转手加价,使丧葬费用就上翻几倍。医院的“太平间”与“白事大操”自然成了政府部门和社会监管之外的“盲点”。

  四是政府要设立专项基金或“奖励基金”。鼓励更多的丧户家属参与“海葬”和“树葬”等具有时代特征和深远意义的活动,树立新风、倡导节俭、远离封建,逐步形成绿色文明、低碳环保的丧葬模式。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