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德怀元帅

浏览 31次      评论0条     字体:      

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


  中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政治家,中国人民解放军领导人之一
  (1898.10.24—1974.11.29)
  按族谱所排,彭德怀取名清宗,字怀归,号得华。原名得华,号石穿。湖南湘潭人。1898年10月24日出生于湖南省湘潭县乌石乡彭家围子。妻子浦安修,无子女


生平事略


  幼年读过两年书,因家贫辍学务农,下煤窑做工。
  十五岁参加饥民闹粜,被官府通缉,逃到洞庭湖当堤工。
  1916年入湘军当兵,痛恨帝国主义侵略和军阀黑暗统治,萌发富国强兵思想。
  1919年在连队秘密组织“救贫会”,后因派会员杀死一恶霸被捕,在押解途中逃脱。
  1922年改名彭德怀,考入湖南陆军军官讲武堂,毕业后回湘军任排长、连长、营长。
  1926年随部队编入国民革命军,参加北伐战争,识共产党人段德昌,开始接受共产主义思想。
  1927年01月于所在营成立士兵委员会,订立反对帝国主义、封建军阀和维护士兵权益的会章。
  1928年01月升任团长。
  红军时期:
  1928年04月在大革命失败的革命低潮时期加入中国共产党。
  1928年07月22日与滕代远黄公略等领导平江起义,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5军,任军长兼第13师师长。率部在湘鄂赣边转战数月,建立三省边界革命根据地,后率5军主力到达井冈山,与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第4军会师。
  1929年01月为了配合第4军主力向赣南、闽西进军,担负留守井冈山、钳制湘赣敌军的艰巨任务。
  1930年06月任第3军团总指挥,率部在平江击败国民党军的进攻,乘胜攻入长沙,占领十日。
  1931年11月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1934年01月补选为中共第六届候补中央委员。在中央苏区历次反“围剿”中,他是前线主要指挥员之一,所率3军团屡建战功。在第五次反“围剿”中,逐渐认识到“左”倾冒险主义的危害,曾对错误的军事指挥提出严肃的批评
  1934年10月率部参加长征。在遵义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支持毛泽东的主张,会后率3军团积极执行新的作战方针,北渡赤水,回师攻占娄山关,再克遵义城,协同第1军团歼灭大量反扑之敌,取得第一方面军长征后第一个大胜利。
  1935年06月第一方面军同第四方面军会合后,他坚决拥护北上方针,反对张国焘的分裂活动。
  1935年09月,第1、3军合编为陕甘支队,任司令员。
  1935年10月,与政治委员毛泽东率部到达陕北。在他率领红军勇猛打退敌军骑兵的追击后,毛泽东曾写诗赞扬他:“山高路远坑深,大军纵横驰奔,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
  1935年11月,任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第一方面军司令员,参与指挥直罗镇战役
  1936年01月补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1935年02月任中国人民红军抗日先锋军司令员,与毛泽东等指挥部队东渡黄河,挺进山西,宣传抗日,扩大红军。
  1935年05月任西方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率部西征宁夏、陇东,迎接第二、第四方面军北上会师。
  1935年10月底任红军前敌总指挥部总指挥,参与指挥山城堡战役。
  抗日战争时期:
  任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八路军副总指挥(第18集团军副总司令)。与朱德总司令指挥八路军开赴华北前线,配合国民党军作战,取得平型关等战斗的胜利。之后在华北敌后领导发动群众,扩大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根据地,指挥部队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在与日军进行频繁战斗的同时,并与制造摩擦的国民党顽固派进行了坚决的斗争
  1940年,在华北发动大规模的交通破袭战(史称百团大战),沉重地打击了日伪军,使全国军民受到鼓舞。
  1942年08月代理中共中央北方局书记,统一领导对敌斗争、整风学习、大生产和减租减息运动,实行精兵简政,领导华北军民渡过抗日战争最艰苦的阶段。
  1943年09月回延安参加整风运动。
  1945年06月当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政治局委员,并被任命为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协助毛泽东、朱德指挥对日军的大反攻。
  解放战争时期,
  任西北野战军(后为第一野战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中国人民解放军副总司令。
  1947年03月初,国民党军胡宗南等部20多万人重点进攻陕甘宁解放区时,指挥仅2万余人的陕北部队和后勤机关,同十倍于己的敌军作战。在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主动撤出延安后,根据毛泽东提出的作战方针,采取拖疲敌人的“蘑菇战术”,伺机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在一个半月内连续于青化砭、马河、蟠龙镇三战三捷,后又在沙家店歼敌两个旅,挫败国民党军对陕北的重点进攻,扭转了西北战局,有力地配合了人民解放军在其他战场的作战。
  1948年2、3月间率部在宜川、瓦子街一举歼敌五个旅,于4月22日收复延安。彭德怀出奇制胜,以劣势兵力战胜优势兵力的指挥艺术,丰富了毛泽东军事思想。
  1949年在解放军向全国进军的形势下,运用军事进攻与和平谈判方式,解放西北五省。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一书记、西北军政委员会主席、西北军区司令员。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
  任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1950年10月,当美帝国主义侵略朝鲜、严重威胁中国边境安全时,他坚决拥护抗美援朝的决策,出任中国人民志愿军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指挥中国人民志愿军,同朝鲜人民军一起。在七个月内连续进行五次战役,把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赶回到“三八”线,迫使其转入战略防御,接受停战谈判。经过两年边打边谈,于1953年7月签订停战协定。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会议常务委员会授予他“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英雄”称号。
  1952年4月回国,主持中共中央军委日常工作。
  1954年9月起任国务院副总理兼国防部部长和国防委员会副主席。他以极大的魄力,领导实行军队组织机构和重大制度的改革,改善武器装备,组建技术兵种,举办各类军事学校和研究机构,实施正规的军政训练,建立第一线国防筑城体系,促进人民解放军在保持优良传统的基础上,实现从单一兵种到诸军兵种合成军队的历史性转变。
  1955年被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和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1956年被选为中共第八届中央政治局委员。
  1959年7月在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庐山会议)期间,勇于直言,写信给毛泽东主席,对“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化运动中的错误提出批评,遭到错误的批判,并在中共八届八中全会上被错定为“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的首领,免去国防部长职务。
  1962年06月,他给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写信,反驳庐山会议强加给他的不实之词,坚持真理,再次受到错误的批判和审查。1965年09月被派往四川任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三副主任,仍顾全大局,兢兢业业地工作。“文化大革命”中,又遭“四人帮”严重迫害,他据理斗争,坚贞不屈,由于长期的摧残和折磨,
  1974年11月29日14时因患直癌在北京逝世。
  1978年12月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他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文革”中
  文革中,彭德怀被批斗文化大革命中,彭德怀元帅被囚禁了整整八年。但即使身处逆境,他对林彪事件的表态依然是不计个人恩仇,实事求是的。无休止的批斗、审查与铁窗生活的无情折磨,使他不幸患上了绝症。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里想的还是洗清自己的冤案,出来为人民工作,建设好国家。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彭德怀元帅终于被平反昭雪,历史最终作出了公正的评价。
  对林彪事件秉公直言
  彭德怀被红卫兵用“闪电术”抓到北京,连换洗的衣服都没有带一件。他身上的棉衣,还是志愿军时穿的那件,已不能再穿了,可又没有换的衣服,加之当时患了皮肤病,浑身都是红肿的斑块,有的还溃烂化脓成疮,刺疼痛。负责监护的士兵实在看不下去了,就问他在北京还有什么亲人,可以通知他们给拿一点换洗的衣服来。
  据北京卫戍区监护日志记载:
  1971年8月8日(彭德怀)在桌子上哭了起来,睡了没有两分钟,睁大眼睛思考着,一会儿眼泪又涌了出来,过了一会儿又哭起来。
  1972年11月22日(彭德怀)躺床上哭了一小时。
  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的元帅已到了最伤心的时候,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竟倒在了“自己人”的“枪口”下!就是在如此痛苦的磨难中,彭德怀也没有出卖自己的良心,他始终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不轻易地加害于人。当林彪坠毁于蒙古温都尔汗之后,专案组于1972年1月8日向他宣布林彪反党事件,让其揭发交代林彪问题时,彭德怀冷静地说:“不要着急。四五十年前的事,一下子想不起来,慢慢地回忆回忆。”
  当专案组说他不老实,包庇林彪时,他坦率地说:“脑子受了刺激,思想总感到不痛快。”
  1972年6月9日,专案组再次逼彭德怀写林彪与高岗在东北时的材料,彭德怀说:“我当年没有在东北与他们共事,我不清楚。”
  林彪事件历史已经做出了结论。彭德怀不愿意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加在林彪上,通过揭发林彪来为自己开脱“罪责”。在林彪受到全党共讨之、全国共诛之的这个时候,要做到这一点那也是不容易的。
  1972年6月11日,彭德怀实在被逼得没有办法,就说:“给我钢笔,我想起一点就写一点。高岗、林彪都是反革命。还有彭德怀。”
  文革中,彭德怀被批斗当然,自从1959年庐山会议后,彭德怀大都被囚禁,因此对于当时国内外复杂的斗争了解得也不够全面,但他身陷逆境,对于曾经迫害过自己的人,却在此时敢于秉公直言,这也显示了他不计个人恩仇,直言极谏的性格。
  无情折磨,“145”身患癌症
  1973年春,八年的铁窗生活和无情折磨,使彭德怀患了直肠癌。彭德怀大便出,身体完全虚脱,由于癌细胞不断扩散,身上疼痛难忍。躺在牢房木床上,不断地发出痛苦的叫声。
  监护点联系送阜外医院,医院方一听这个名字,就不肯接受。
  接着又联系卫戍区第一师医院,又同样遭到了拒绝。
  直到大出血的第七天晚上,周恩来知道后立刻指示,转到解放军301医院。
  彭德怀的境遇并未得到改变,在一间阴冷潮湿的病房里,门窗紧闭,玻璃上还糊了一层纸,照不进一缕阳光。不准他写字,不准听广播。彭德怀让医生将窗子上的纸撕下来,以便病室里亮一点,可是却遭到了拒绝。
  彭德怀大怒,拍着桌子吼道:“我不是什么145,我是庐山上的那个彭德怀!生病了,住院了,不能动了,你们还不放心?”
  原来,为了对外保密,对于彭德怀所住的14病室第5床,改称145,不准医生和任何人喊他的名字。同时,还将他屋子的窗户全部用报纸糊上,以免外面能看到里面,也防止彭德怀看到外面。
  1974年夏天,他不幸又患左侧偏瘫,连坐都坐不起来了。
  不久,医生发现癌细胞转移,已扩散到了部、脑部,引起身体剧烈疼痛。医生经过检查之后,向专案组提出必须迅速动术。
  可就在病重的1973年6月10日,他从报上看到了一篇署名叶进的文章,顿时大怒,指着报纸大声斥道:“不调查就乱写。说我迫不及待地跳出来,攻击总路线,攻击社会主义,破坏工业战线。把我(在庐山会议上)写的那封信拿出来看一看,就知道是不是攻击。我要永远记住他的名字,叫叶进,投机分子,阴谋家,不讲真理,不调查就乱写。”接着他又说:“党内出了特务、内奸,他们要害死我,康生就是个阴谋家、野心家。”
  “我得活着,我还有冤屈没有搞清楚!”
  1973年12月30日,专案组对彭德怀进行审问。
  1950年,毛泽东、彭德怀在中南海问:“彭德怀,我们看你是不想说清楚自己的问题了。”
  答:“怎么说清楚,我说是事实,你们偏说不是,偏要给我戴上各种各样的‘帽子’,这公平不公平,讲不讲道理?”
  专案组人员无话可答,就问:“我们问你,毛主席说人人都要加强思想改造,你要不要改造?”
  彭德怀理直气壮地说:“我改造什么?想让我屈服?我这人就只服真理,不管什么人,多大权力,多大官,我都不怕。”
  1974年3月24日,专案组在彭德怀重病中对其进行审问。
  问:“你和林彪有什么关系?”
  答:“什么关系?他惨无人道地迫害过我,整过我!”
  问:“你们都是反党集团。”
  答:“他是不是我不知道,反正我彭德怀没有反党集团,杀头也没有。”
  问:“我们看你是死不改悔了,现在还在翻案。”
  答:“我死不悔改,将来还要翻。”
  彭德怀得不到应有的治疗,受尽病痛折磨。1974年7月21日,由于癌细胞扩散,痛得在地上打滚,也没有人来关心他。他朝着门外卫兵大声地喊:“警卫战士,我实在忍受不了了,你帮我打一枪吧!”
  当动员他动手术时,他却坚决不肯。专案组的人问他:“你为什么不肯动手术?”
  彭德怀忍着痛,大声地说:“我不相信你们这些人,我得活着,我还有冤屈没有搞清楚!”
  专案组的人员生气地说:“你是什么,一个反党分子,还能翻得了无产阶级的天下。”
  彭德怀说:“这个天下是我们用血汗打下来的,我翻它干什么?我要说清自己的问题,要出来为这个国家工作,把她建设好,富国强兵是我一生的愿望。”
  彭德怀的精神感动了医生,他们又来劝他:“彭老总,你的病情已很危险了,还是尽快动手术的好。”
  彭德怀在朝鲜战场彭德怀躺在床上,看着医生问:“我这病手术时会不会有危险?”
  医生说:“只要动得早,不会有大的危险。”
  彭德怀深情地说:“我彭德怀并不是怕死,要怕死我早就不干革命了。我这条命也是从战场上捡来的,还能怕什么。问题是我还背着黑锅,我必须活着将我的问题说清楚。”
  说到这里,彭德怀的眼里流出了泪水,长叹了一声:“唉———”
  动手术前要求见毛泽东
  自从1967年元旦那天给毛泽东主席发出那封信后,近七年来彭德怀一直盼望着能得到回信,尽快解决自己的问题。可是信发出后却石沉大海,这使彭德怀感到十分失望。
  当医护人员将彭德怀抬上手术车时,他突然对旁边的专案组人员大声喊:“手术前我要见毛主席,我有事要见毛主席,我今天就要见毛主席,把我对问题的看法说清楚!”
  彭德怀犟着从车上爬下来,就去穿病床前的鞋子,接着就朝门外走。
  专案组自然不让他随便走动。彭德怀不屈地大声喊:“背了一身的黑锅,加了许多莫须有的罪名,到死也不甘心,我到死也不甘心呀!”
  当医生的侄女彭梅魁说:“伯伯,手术是最好的办法了……你能去见毛主席吗?你现在就得和医生配合,争取多活些年头,一点坏处也没有……你冷静点,什么事情不是一下子解决的,你的病不能拖了,早做手术有好处!”
  彭德怀沉默了,过了一会,他看着彭梅魁,说:“那我就做手术吧。”
  手术做完后,彭德怀苏醒过来,第一句话就是凄惨地叫了一声:“我成了一个废人!”
  1974年11月29日14时52分,中国人民忠诚的儿子彭德怀元帅,死在301医院14号病室的五号病床上,时年76岁。
  “历史是最无情的。历史会审判他们,也会对我做出公正的评价。”这是彭德怀最后的呼声和愿望。两年之后,他的愿望终于实现。可惜的是,他没能等到这一天。
  死时,他的身边没有一个亲人、一个同志。彭德怀遗体上的白布单上写着“王川”。
  文革被批斗场面1974年12月17日,彭德怀的遗体从301医院被秘密送往火葬场火化。为了掩盖事实,这份火化的申请单上写的是:“申请人:王奎,住址:301,与死亡人关系:父子,死亡人姓名:王川,男,76岁,印号○○一二六九○。”
  这些自称为“革命者”的人,对于彭德怀是惧怕的,他所有的遗物都被焚烧了,就连他在狱中、病榻上读过、批注过的62本书,其中包括《反杜林论》,都被付之一炬。
  令人没有想到的是,彭德怀在送往火化的时候,连火化费都是从他少得可怜的“工资”中扣除的,也就是说,彭德怀死后直至化成灰烬,都没有花公家的一分钱。“四人帮”一伙怕引起人们怀疑,在送往成都的火化单上的年龄写的是32岁,籍贯:成都市。
  灰盒之谜
  1978年12月23日,划时代的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在北京闭幕,并决定第二天在北京召开彭德怀元帅的平反昭雪追悼大会。
  文革被批斗场面可在此之前,在北京筹备召开的这个追悼大会,还在为找不到彭德怀的骨灰而着急……
  彭德怀骨灰究竟到哪里去了呢?1978年12月中旬一天上午,一架从北京飞来的飞机停在成都郊外双流机场。从飞机上走下两个人来,直奔中共四川省委。
  两人找到省委副秘书长张振亚,递上了中央专案审查小组写给时任中共四川省委第一书记赵紫阳的一封便函。张振亚一看,不由大吃一惊,对两位客人说:“彭总来四川三线工作,我是清楚的,但从未听说过他的骨灰存放在成都啊。”
  来人回答:“没有搞错,1974年冬天,有没有两个军人乘飞机从北京送来一只骨灰盒。”
  张振亚想了一会,才说:“有这件事情,但那不是彭总的骨灰,而是一个名叫‘王川’的人的骨灰。”
  来人兴奋地说:“对,就是‘王川’,那个名叫‘王川’的人的骨灰,就是彭总的骨灰!”
  时间已经过去四年了,虽然自己中间还去看过几次,但长期无人过问,又无人去办过任何手续,按照当地火葬场的规定,三年之内无人前来认领的骨灰,到时将挖坑深埋,那骨灰还在不在呢?张振亚火速直奔郊外殡仪馆骨灰保管室。
  谢天谢地,骨灰还安然无恙地摆放在那里!
  据有关记载,1974年冬天,两个军人乘飞机从北京送来一只骨灰盒,后来存放在成都郊外的殡仪馆,编号是273号。在接受这只骨灰盒时,成都殡仪馆的工人辛自权老人从来人的神色中就猜想这里一定有冤情,因此在自己退休之后,他又告诉徒弟一定要好好保管好这只骨灰盒。后来因为三年多时间无人来认领,有人提出要将这只骨灰盒挖坑深埋,师徒两人说什么也不同意。没想到今天这个谜终于揭开了,这里面竟然是令他们崇敬的彭德怀元帅的骨灰。他们手捧骨灰盒,放声痛哭。
  彭德怀骨灰存入成都东郊殡仪馆的时间是1974年12月23日,取走的时间是1978年12月22日。彭德怀被迫害死于北京,为什么他的骨灰存放在成都呢?
  在“四人帮”所控制的专案组有一份材料,上面有着如下记录:
  受审人员彭德怀,因患直肠癌,经治疗无效,于1974年11月29日病死。
  彭德怀是里通外国、阴谋夺权的反党分子。我们意见,将其化名王川,尸体火化后,骨灰存放成都一般公墓。
  该专案组另一份记录中写着:
  中办秘书处电话告,王(洪文)副主席在彭德怀死亡骨灰处理报告上指示:“照报告上所提的办法办。”
  彭德怀平反昭雪追悼大会,由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悼词。沉冤整整30年的彭德怀一案终于获得平反,历史最终给这位忠臣良帅以公正的评价。
彭德怀之死
  主要著作
  出版有《彭德怀自述》、《彭德怀军事文选》。
  在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中,当战局形势逆转时,金日成为保存实力,不顾全局下令北朝鲜军队撤退,结果被美军所乘,致使不少志愿军陷入敌后,彭德怀气骂金日成。其中,战斗力较弱的六十军一八零师被俘七、八千人,造成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的最惨重损失。 4月22日晚间时。又大又圆的月亮升起来了。打夜战的中国军队的每次大规模进攻都必挑选月圆之时。明月柔和的光线正好照亮中国士兵前进的道路。在宽度达200公里的正面战线上,中国军队大规模反击作战的炮声骤然轰鸣起来。 
  空寺洞矿洞里,彭德怀坐在巨大的地图前,他习惯在战役的整个过程中都这样坐着,看参谋在地图上插着小旗帜,那表示着各军冲击所到达的位置。战役前的炮火准备,无论火炮数量还是炮击的时间,都是空前的。彭德怀在那一刻也许想象到了敌人的前沿在中国军队猛烈炮火的轰击下土木横飞的景象。
  冲击的时间到了。开始!突然参谋报告,有部队来电询问:“我们还在向冲击开始的位置运动中,怎么就命令冲击开始了?能不能推迟冲击时间?”一个晚上能有多少时间?炮兵的炮火准备后,步兵不立即冲击,那么炮火准备不就没有实际作用了?等他们到达冲击位置,下半夜了,天亮前完不成突破,大白天的还指望什么?这些部队是怎么回事?彭德怀色铁青。冲!不顾一切,直接冲击!尽管出了一点问题,但包括彭德怀在内的所有的中国官兵都对这次大规模的战役胸有成竹:看这阵势!一下子投入这么多部队,打美国鬼子还能有什么问题?军号齐鸣!近20万中国官兵在整个战线开始了排山倒海的冲击!
  左翼第九兵团迅速突破敌人的防御前沿,主力向纵深发展,先后歼灭美第二十四师和南朝鲜第六师各一部,23日已挺进敌纵深30公里。中央集团第三兵团尽管从国内到达攻击阵地才十天,但也突入了敌人纵深,分割了东西敌人的联系。右翼第十九兵团歼灭临津江西岸之敌后,于23日强渡临津江,向当面敌人发起了持续攻击。
  在中国军队突然发起的反击面前,美第八集团军司令范弗里特的第一个反应就是:组织部队撤退。但是例外的是,他从一开始就下决心无论如何不放弃汉城,他认为汉城的丢失不仅是一座城市的丢失,而是要关系到整个战争态势的关键。谁说这个“旧式军人”不懂政治?范弗里特立即下令将空降一八七团紧急调往永登浦待命,将预备队骑兵第一师五团配给第九军,加强汉城正面的防御。
  纪念彭德怀诞辰110周年座谈会纪念彭德怀诞辰110周年座谈会10月24日上午,纪念彭德怀同志诞辰110周年座谈会在湘潭隆重举行。
  广州军区副政委田义功将军,广州军区原副司令员宋文汉将军,中纪委原常委、解放军总政治部纪检部原部长、全国妇联原副主席彭钢将军,中央党史研究室副主任龙新民,湖南省政协原主席刘夫生,湖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蒋建国,湖南省委常委、省军区政委杨忠民等领导出席了座谈会。
  彭钢少将深切缅怀了彭德怀光辉的一生。她说,虽然伯伯的生命已属于过去,但他的名字、他的精神却长存人间,他给后人留下的精神财富,对人民、对祖国炽热的爱每时每刻在感染者每一个人。伯伯的一生,也让我们认识到,一心为人民,人民也将还他一片真情。
  蒋建国在讲话中说,彭德怀同志把毕生心血都献给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社会主义事业,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实力功勋。我们纪念彭德怀同志,就要学习他对党和人民无限忠诚、对共产主义事业矢志不渝的坚定信念,实事求是、坚持真理、尊重规律的科学态度,密切联系群众、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优秀品质和艰苦朴素、廉洁奉公的优良作风。
  蒋建国说,发展经济,全面振兴湖南,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是彭德怀同志生前在湖南视察工作和调查研究时,对湖南人民的殷切期望。今天,随着国家“中部崛起”战略和长株潭“两型社会”的实施和推进,湖南经济社会发展正迎来前所未有的大好发展机遇,6800万湖南人民将和全国人民一道,大力弘扬彭德怀同志的革命精神,不断开拓思想解放的新境界,积极创造科学发展的新业绩,奋力开创富民强省的新局面。
  座谈会上,部分湘潭籍老干部、将军和知名人士,湘潭市委副书记、市人民政府市长余爱国、湘潭县委书记陈忠红等相关领导也纷纷发言,深切缅怀和学习彭德怀同志。
  湘潭籍老干部、将军和知名人士及曾在湘潭工作过的老领导,湖南省、湘潭市相关部门领导、湘潭县周边市县领导,老红军代表,湘潭市、湘潭县社会各界群众代表出席了座谈会。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推荐阅读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