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西族葬俗

浏览 36次      评论0条     字体:      

    1、 木几。纳西语,即"停尸"。在云南丽江一带人死后经过洗尸、换寿衣,然后停放在正躺物种中央的木板床上。朝外丶朝里丶盖上被,中间房一面镜子,上该一块白布(或白纸),打开堂屋所有的门。死者头前方一供桌,拜上一小碗夹生饭,上隔一熟鸡蛋及一双十字交叉的筷子,并摆上各种糕点及饭菜,点上长明灯(头部脚步各一盏)孝子披麻带孝,亲友祭奠,都必须磕头、哭丧。停放一天或两天即如棺,在云南中甸一带,要把穿戴一新的尸体停放在住房大木床末端,而上神龛,上该有四段抹布拼成的单子,在压以竹子。头部防一供桌,摆上供品,点上油灯,村里的人闻讯后都要前来添油、县饭、一家一碗米饭,上访两片腊肉或两个蛋。孝子在一旁守灵。叩头、哭丧、东巴颂经。停放一天后入关。

  2、 木聘。纳西语"出殡"其仪式火葬土葬地区各不相同。实行火葬的纳西族支系摩梭地区,在火化的当天一早,邀请达巴和喇嘛念"安魂经"。念毕,在棺材上拴以数丈白布。随着三生土炮响,正式出殡。这时,孝子背皮口袋,左持灯,右手牵着白布走在前,哭声、乐声、火拴土炮声响成一片,直往火葬场地。实行土葬的纳西地区,出殡的当天一早,先派人去挖墓穴,并把为死者准备的碗、盘、筷子、木勺等,防盗区墓地途中的第一个插路口。出殡前,孝男孝女向灵柩扣拜告别,把祭桌换为长凳,其上放一乘着净水的碗,东巴边念送魂开路经边用法刀把碗砍碎。在哀乐声和哭声中,由八人抬棺起来。从跪在院中的孝男孝女头上越过。之后,东巴和吹鼓手奏乐开道,孝男孝女在大门外及第一个岔路口反向跪下两次,让灵柩从头上越过,孝女及亲友哭拜,返回,孝子则扛"混幡"因灵柩到墓地。

  3、 木猜。即洗尸,是云南永宁纳西族摸索人的洗尸仪式。是在人断气后,请"达巴"占卜,确定用水的水源,从家族中选出一人,随同达巴去取水,取水的人头代铜盔,审批披甲,背负长刀,犹如古代的武士。取水时,左手端碗,朝河流逆回舀水。据说,这样家里人才会无病无灾。不然回乡流水一样逝去。用柏枝烧热水,搬入鼻烟、蒿技、酒等。由家中成年男子洗尸。洗尸用的水,男的九碗,女的七碗,而丽江纳西族在城区附近,用的试土罐在水流方向舀水、舀前在河边插几柱香,并丢几个潜在河里。舀水回家时,一路上不许和任何人说话。

  4、 曰每。即"指路云南永宁纳西族摩骏系在人死后"起尸装馆"由达巴念开路经。内容有氏族历史,迁入永宁的经过,死者的生平以及向死者交待回族先方向地址路线。纳西族人认为:人死后,其灵魂就要回到祖先的故地,于祖先生活在一起。开路时,拴上一只鸡,男性拴公鸡,女性拴母鸡,表示陪伴死者上路。云南中吉在"指路"时,东巴一边念开路净,一边步步往前移动,象征未死者引路。而丽江的纳西族,则在病人要断气时,以便让其"含敛"一边喃喃指路。

  5、 回魂。时纳西族旧时的丧俗。纳西族人认为人死魂不死,人死后三天要回家来,固有让死人还魂之俗三坝纳西族,将死者火化后,当天晚饭后,死者家属巴火烫打扫干净。周围萨上灰。夜里不关堂屋门,让死者的魂回来,这种迷信习俗,解放后多以改变。

  6、 含殓。纳西族语"纱撒吭"。纳西族的习俗,在云南丽江一带,当病人快咽气时,由儿子将红纸包房入病人口中,并说你去的时候不要有什末牵挂,由三条路,上面世豺虎豹的路,不能走;下边是雉鸡的路,也不能走,中间是菩萨善人走的路,你就走这一条。"当病人死后,即将红纸包取出,挂在脖子上,表示这是给死者上路的盘缠。

  7、 洗马。纳西族的一种丧俗。这种丧俗时因地而已的。在火化前一天,人们要选择一匹马或几匹马配上华丽的辔头鞍鞠,仪式死者乘骑。选好马以后,在达巴主持下,选择八名精壮小伙子,头戴插有公鸡尾的毡帽,身穿由龙图形的长衫,要佩长刀,向死者磕头祈祷"阿普阿因(爷爷奶奶),保佑我们,我们为你备马征战,凯旋而归"祈祷毕,便出发"洗马"。

  队前打一面三角小旗,其上绘有日月图案。把马牵到河流交汇处停下,达巴吟唱河或湖的起源,歌颂水神的仁慈,赞美骏马。唱完,小伙子们依次用三碗水象征性的把所牵的马从头到尾洗一遍。洗毕,将木碗打碎。达巴在念"马洗干净了,人也洗干净了,这些马奔跑入飞,虎狼燕子都不如他。为你准备了一切,你一定会顺利返回家乡"于是,牵马人骑上马,杨鞭驱马急速回家,回途中,要安排"伏兵",跳搏斗舞。

  在一片喊杀中,骑手们快马冲出"敌阵"一胜利则姿态凯旋归来。将近大门时,又有武士把守,他们如临大敌,故作抵抗厮杀之状。达巴一马当先冲破重围进入房内,洗马人也跳下进房,走到灵前向死者说:"听说山上有伏兵,我亲自到那里巡查,只见风吹草动树摇晃,听说山上下大雪,路被大雪压断,我骑马赶到那里,原来是一群闭冬的天鹅。现在骏马以梳洗完毕,天气晴朗阳光温暖,你上马飞奔吧,我们分手告别。"接着舞队跳起了驱鬼舞和撵盘子舞。

  驱鬼舞有达巴领头一致跳到村外。以示把鬼驱出了村。撵盘子舞是表示人们欢送死者,全部青年男子办成牦的样子,手持长刀、木棒,学着牦牛的动作,欢腾跳跃,告别死者。舞毕人们牵着洗过的马,驮上死者的衣物,孝子则牵着死者乘骑的马,一起绕村缓缓而行。到了火葬场地,绕着葬地走几圈,然后放在山野,自行寻草吃食。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