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父亲去世,母亲突发意外高位截瘫“我想撑起这个家”

浏览 189次      评论0条     字体:      

104.jpg

8月18日下午,衢州市人民医院,距探视还有一段时间,早早就来等候的许凡凝视着不远处的ICU大门……

     如果不是这次的大变故,19周岁的许凡觉得自己是个很幸福的女孩。每天,妈妈围着农活和家务转。爷爷虽然年纪大,偶尔还能悠闲地从村逛到村尾。懂事的妹妹会帮着分担轻活,而自己已考上大学,正为全家人新的生活发奋努力。

  这样的平静,却在8月6日被彻底打破。当天清晨,母亲挑水浇菜时不慎跌倒,颈髓折伴脊髓损伤压迫中枢神经,被诊断为高位截瘫,胸部以下全无知觉。由于出现并发症,她于8月12日住进衢州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

  这些天,许凡带着妹妹来往医院,三餐送饭、抚触按摩、联系药费、照看妹妹。对她而言,妈安好,便是晴天。

  在梦里是最开的因为看到妈妈“站起来了” 

  下午2点半到3点是ICU的探视时间,许凡1点就等在这里。“今天妈妈要转进普通病房,给她搬了些住院用品过来,所以很早就到了。”8月18日,听说妈妈病情好转,许凡和妹妹送完午饭后赶回姑姑家拿来了妈妈的生活用品。 

  此时,12周岁的妹妹累得在躺椅上睡着了。

105.jpg

  大部分的探视时间,许凡和妹妹就这么静静地给妈妈按摩。

  许凡靠在走廊尽头,凝视着不远处的重症监护室大门。她色看起来不太好,应该是睡眠不足的缘故。“刚住院那几天要陪夜,睡四五个小时。妈妈术那天只睡了两个小时,再后来住进ICU不准家属陪同,才睡得好一点。”许凡说,在梦里,她是最开心的,因为总梦到妈妈站起来了。

  下午2点半,许凡和妹妹穿戴好防护服和口罩进入重症监护室,母亲的病床在角落。

  “妈妈,痛不痛?”

  “好一点了。”

  “中饭吃了吗?”

  “吃了,馄饨水太多。”

  每天,许凡都会在母亲耳边轻声询问。快速收拾完柜子上的饭盒,姐妹俩不再出声,便帮妈妈按摩全身。半小时探视时间对两姐妹何其珍贵,“医生部按摩可以促进血液,防止肌肉萎缩。”所以姐妹俩抓紧时间帮助母亲恢复…… 

  病榻上的母亲细嘱托说的都是“能做的自己做” 

  许凡住在柯城区沟溪乡后坞村,开学后,上大二。母亲叫毕云,早年从江西嫁到衢州。一年前,将女儿送入浙江农林大学动物医学专业,是毕云这辈子最欣慰的事。

  2009年,许凡在石梁中学读初一,父母为了照顾她,在石梁镇上租了个小店卖早餐。9月23日,小店开张仅半个月,父亲遭遇车祸不幸身亡。当时许凡妹妹毕许非才上幼儿园。

  父亲走后,母亲变得像个男人,各种粗重活全部揽下,从不麻烦邻居和亲戚,还要照顾年迈的爷爷和姐妹俩,“到剪橘子的时候,妈妈想省钱,全是自己干。”许凡印象里,父母都特别“黑”。最近几年风吹日晒,母亲老得特别快。可是再辛苦,她也不让孩子们碰那些看着脏兮兮的活,对孩子的学习要求却很严。

  “记得初三那年,我常留校学习。只要我不回家,妈妈就从家里骑车来给我送饭、洗衣服,每次送来的饭都是热的,有鸡蛋,有肉。”许凡湿了眼眶,家里没什么收入,只靠低保,母亲为了供养两个女儿,自己基本粗茶淡饭。

  上大学后,许凡的生活开支不小,可是每个月,母亲都准时往她卡上打1000元生活费,并嘱咐她“不够花了再问妈要”。

  “不要让外公外婆去田里干活,妹妹住校后每个礼拜回家恐怕要自己烧了,家里的煤气灶怎么开你教会妹妹,一定要注意安全。尽量别去麻烦大伯他们,能做的自己做,以后很多事情就交给你了……”出事以来,母亲毕云常念叨,有太多的事来不及安排,这样的摊子要女儿来收拾,她心生愧疚。

  “妈妈,您给我们的够多了!”许凡含泪答道。

  母亲需要长时间治疗19岁的她想撑起这个家

  2009年父亲身亡后,许凡没有见母亲再哭过,直到这次进医院,母亲当众落泪了。许凡明白,表面上妈妈是被痛哭的,心里却在无数次怪自己不争气、不小心。

  “妈妈,是时候让我报答您!”这是许凡最想对母亲说的。

  探视快束时,护士再次通知许凡,转入普通病房时,最好有个大人在场。“我知道的,等下我问问家里的大人能不能过来。”许凡无奈地答复,想着家中只有近90岁的爷爷和从江西赶来的外公外婆,哪还有大人来帮忙?“妈的兄弟姐妹很多,也有来看过妈妈,但他们都很忙,不好留下来。”偌大的医院,能够依靠的只有自己和12岁的妹妹。

  妈妈出事后,许凡放弃了实习,暂住在南区姑姑家。每天早上5点多起床为母亲准备早餐,她特地买了豆浆机,磨一些容易消化的米糊面糊送去医院。为了省钱,哪怕中午太阳最毒,她也骑车上医院。

  这场意外,花光了父亲当年车祸的赔偿金和母亲多年积蓄,亲戚那儿能借的钱也都借了。万般无奈的许凡,于8月16日在轻松筹平台发起目标9万元的众筹捐款项目,很快得到网友响应,截至昨天下午5点,已筹得74148.34元,得到网友2528次支持,192次转发。同学、朋友、医护人员也对她们施以援手。母亲病情一天天好转,依然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治疗。眼下姐妹俩快开学了,许凡打算请个看护照顾妈妈,自己继续回校读书,课余时间做兼职应付所有开销,“爸爸走后,我就特别害怕妈妈也突然离开,只有大学毕业了才能更好地撑起这个家。”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