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领兵打仗的神秘将军(四)

浏览 32次      评论0条     字体:      

李克农将这些情报一分钟也没耽误地报告了党中央,使党中央、毛泽东掌握了蒋介石态。
1945年8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集体决定:既然蒋介石假邀请,我们就使之弄假成真。毛泽东亲率和谈代表团赴重庆,争取主动权,谈得成最好,谈不成则揭穿了蒋介石的政治伪装。
历史无数次证明:在政治斗争中,共产党总是比国民党棋高一着。
机场。一架国民党军用飞机。人们欢送毛泽东。
李克农一直守候在机舱口。无关人员不得登机。他深知中央作出这一重大决策,与他提供的情报有着直接关系。究竟是什么果,尚难预料。总之干系重大。
毛泽东在机舱口,向李克农伸出了宽厚的大。李克农紧握不放。他真希望毛泽东在最后一分钟改变主意,虽然明知是不可能的。
李克农心潮奔涌,此时此刻只轻轻地说了句:主席,你要多保重……便哽住了喉咙
李克农这饱含深情的轻语,激起了周围人的感情的波澜,有人呜咽出声……
毛泽东在重大决策前总是思之又思,而一旦决定了,就变得轻松无比。他笑着说:“克农啊,男儿有泪不轻弹嘛!这回去重庆,刚好和分别20年的蒋介石见见面,有啥子不好嘛。你看看,你们都用这咸豆豆欢送我……”
李克农破涕为笑。
重庆。林园官邸。蒋介石宴请毛泽东。蒋介石举杯向毛泽东敬酒。他上在笑,却很尴尬。国民党的情报机构在毛泽东登机前,还向他报告:毛泽东不会赴重庆。中共中央给他的复电是毛泽东要上飞机时发出的。
毛泽东也在笑。他赞赏李克农的情报工作精细、准确、及时、高度保密。
李克农曾救康生一命。康生对李克农无端猜疑,挟嫌报复
1931年,中共临时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央特委负责人之一顾顺章在武汉被捕叛变。中共临时中央在上海负责人与机关及一大批干部,幸得李克农、钱壮飞等及时报告才得脱险。刚被王明任命为组织部长的康生(当时的名字叫赵容)也在其中。
1942年6月2日,党中央成立了总学习委员会,毛泽东为组长,康生为副组长,领导全面整风运动。毛泽东对康生十分信任,对康生说:总学委的实际工作由你做。这句话,正中康生下怀,他要借此为阶梯,爬上更高的权力宝座。
李克农于1941年2月由桂林撤到重庆,奉南方局指示回延安。中组部部长陈云给了他任命通知:社会部副部长,作康生的副手。1942年10月,中央成立情报部,康生任部长、李克农任副部长。李克农曾庆幸自己遇到有高度理论水平的上级,可以好好向他学习。他哪知谁与康生共事,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整风运动初期,康生以肃反专家自居,重演利用运动抬高自己消灭政敌的故伎,当进行到“审干”“抢救运动”时,运动进行不下去了。
李克农作为康生的副手,以为康生的一套是中央的精神,便很认真地执行了。当轰动一时的“张克勤案”发生后,他发觉许多年轻、热情的青年人都是“特务”“内奸”,有的单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成了“抢救对象”,他所在的社会部和情报部几乎到了无人可以工作的地步,他便陷入了沉思。康生那种不要证据只凭直觉,只凭推理,大搞逼、供、信定罪的做法更引起了他的怀疑。尤其是康生把那些上过教会学校的人,听过外国人讲课的人,都打成外国特务。这种荒唐的做法,使李克农的许多战友和部下都无一幸免,他为之悚然。1943年,中央军委的陶铸被康生当作叛徒抓进监狱,理由是被敌人判过无期徒刑。陶铸在狱中的坚强表现,李克农是十分了解的,因此,他觉得太出格了。李克农对前一段“审干”“抢救运动”进行了痛苦的反思。他曾向有关领导反映过,但无明确答复。他决定和康生拉开距离。此后,他便不断遭到康生的打击。
1944年4月,毛泽东将李克农、周兴、师哲召到园进行谈话。
毛泽东见人到齐便言归正传:今天请诸位来,是想说一下肃反问题。咱们四个今天枣园夜谈,有啥说啥,我不打棍子,不抓辫子,你们知道什么尽管说。
李克农听罢,面露狐疑之色:抓整风,搞肃反,主要由康生负责,怎么他没来?周兴和师哲也流露出同样的疑惑之色。
毛泽东一眼看穿了他们的心思,便说:几个月前我给康生打过招呼,肃反要注意纠偏。后来又找他谈过,他不听嘛。今天就不叫他了。就找你们几个直接抓工作的来谈。不提他了,咱们谈吧。
这次谈话,毛泽东由“失足者”的口供谈起,引用了江西反AB团时,许多不实口供用刑逼出来,结果一害自己二害革命的沉痛教训。他强调“要让犯人讲真话,绝不允许讲假话。保卫工作要坚持一个不杀,大部不抓。”要李克农他们“把好关,不要冤枉一个好人。”毛泽东要他们立即展开甄别、平反工作。
李克农一直心情沉重地做着笔记,没有说话。毛泽东要李克农说说想法,李克农只说了句:回去后好好学习主席的指示,按主席的指示办。再也没一句多余话。毛泽东点破了他的心思:你怕搞不过康生吧?李克农没有解释,没有分辩,只是默默地听着。
李克农等被毛泽东召见的事,康生很快知道了。甄别工作没让康生负责,他感到在毛泽东那里开始失宠了,于是就迁怒李克农等人。
李克农忠实地按毛泽东的指示积极进行甄别工作,数千个被“抢救”的“失足者”,得到甄别,真正的特务只有两三个。这个结果,明白无误地宣告了康生的那套“审干”“抢救失足者”的做法是错误的。康生成了“千夫所指”。于是他更加增长对李克农的仇恨
李克农出于革命工作的需要,将200多名“重点抢救”的对象,大多数留在了社会部。后来他们都成了情报战线的干。康生认为这是李克农故意给他难堪。
最令康生暗自捶胸顿足的是中共第七次代表大会。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会议没安排他作重点报告。最后选举时,他由原来的政治局委员降为中央候补委员。这还不算,会后不久,他被派到穷乡僻壤搞土改去了。这是康生政治生涯中第一次栽跟斗,栽得他远离政治权力的中心。他钻在窑洞里,对老婆曹轶欧咬牙切齿地说:“李克农的这个仇非报不可。倘日后落到我手里,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1948年冬,康生就任中共中央华东局副书记兼山东分局第一书记、山东省省长,来到解放不久的济南。他要一名秘书,条件是有文化、有脑、懂政治、办事机灵。负责给高级领导配秘书的社会局知道康生不好侍候,特地选了办事严谨守机密的沙韬,康生非常满意。
谁知不久康生便把怀疑的目光射向沙韬。
此时的康生,因与饶漱石暗中争夺华东局第一书记没有达到目的,便消极怠工,整天在家写字画画,刻金石,把工作完全扔在一边。因此,1950年山东省选举第一届人代会代表时,他未能全票当选。这下捅了马蜂窝,他下令调查谁没有投他的票,重点查清谁说他“不干公事”的。
司机、保姆、警卫员、秘书、炊事员……挨个筛了一番,最后他无端认定沙韬是饶漱石派来监视他的暗探。于是,第二天就把沙韬退回了社会部。但沙韬要求回情报部。李克农同意了,接着又同意了沙韬报考人民大学。
围绕沙韬问题,李克农和康生之间公开对立,矛盾激化了。康生气势汹汹地当面责问李克农:“是谁包庇沙韬这个坏人?”并以政治局委员的身份硬要李克农把沙韬监督管制起来。
李克农就沙韬一事给主持中央日常工作的刘少奇写了一份详细报告。
刘少奇对此事已有耳闻。他在报告上批道:“康生神经不正常,不要理他。”
批示传出后,康生夫妇气得浑身发抖。他们发誓要扳倒刘少奇。对李克农,他们更是再次咬牙切齿:“有了机会,非整死他不可!”
1957年,李克农酒后摔跤,得了脑溢。康生趁机不断散布:沙韬是李克农派来监视我的坏人。李克农有意包庇坏人沙韬。并故意让人传到李克农耳中。
1961年1月,与李克农相伴44年的夫人突然去世。本来就长期抱病工作的李克农感情上深为悲伤,精神上刺激尤重。康生却乘人之危,再次就沙韬事件向李克农发难,加重了李克农的病情。
李克农问毛泽东:美国总统上班后第一件事干什么?
中苏情报合作,李克农拍案而起说:克格勃那一套,我们不能干!
1949年12月,毛泽东第一次赴苏访问。李克农一直护送到中苏边境满洲里。
李克农除了谈工作,还陪毛泽东聊天,讲故事说笑话。李克农完全是一个事业型的革命家,当然也不放过在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讲讲情报工作。
一天早饭后,李克农笑着问毛泽东:主席,你知道美国总统每天上班后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毛泽东笑着“哦”了一声,来了兴趣。他没说下去,看着李克农,等待下文。
李克农说:他的第一件事是看情报要点,否则,这一天不知该说什么话,办什么事了。
毛泽东猜透了李克农的弦外之音,故意绕着圈子说:我和美国总统不同,是随来随看,不怕多,只怕少。你这个克农,还要给我上课?好,这回去莫斯科,还要和斯大林唠叨你们那摊子事呢。
毛泽东和斯大林商谈了情报合作的事情。
李克农奉命访苏,研究合作的具体事宜。
苏联情报专家来了。他们的观点、做法和中国很不同。尤其对公开情报如何获取,李克农赞赏并实行的基本做法是95%从大量公开出版的报刊资料及有关报告中分析而得。只有5%靠秘密情报手段获得。
苏联情报专家却卑视公开情报,嘲笑说公开情报不如克格勃手段获得的有价值,而且层次太低。要李克农按照苏联那一套去做。
李克农不同意。矛盾由此产生了。
在一次会议上,苏联专家挪揄公开情报是用来搪塞中央的遮羞布,没有真东西。苏联专家洋洋自得地说:用金钱、美女加毒药,才能获得货真价实的情报……
李克农一拍桌子站起身,打断苏联专家的话:你不要再讲下去了,我们过去没有这样干,今后也不会这样干!我们主要靠交朋友、做政治思想工作,有时也用一些金钱,但只是辅助手段。
在向苏联“一边倒”的年代里,维护中苏友好关系,一切尊重“老大哥”、“向老大哥学习”是政治原则。李克农竟当面顶撞,这还真是要有胆量和魄力的。
在中苏情报合作的年月里,毛泽东要李克农对苏联专家毫无保留,即使是最核心的机密也要讲。好比脱裤子,全身光溜溜的,让人家看个够。
对毛泽东的指示,即使有不同看法也要执行。
苏联专家似乎很关心中国的情报工作。一个一个部门的听汇报,作记录。在中苏关系破裂前夕显得格外认真,记录也特别详细,并且立即送回莫斯科。
李克农一一看在眼里。他对脱裤子有一个通俗又精辟的说法:浑身脱得光光,肉体暴露无遗,心里的秘密,只要不吐出口,你就看不到,也就不知道。
中苏关系破裂,苏联情报专家以为满载而归。事实上,我国的情报工作未受多大损失
李克农是否留了一手?
毛泽东对李克农说:我点了你的将。
板门店谈判,李克农幕后指挥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