蹈海烈士杨毓麟

浏览 53次      评论0条     字体:      

  杨毓麟,字笃生,号叔壬,后易名守仁,笔名有三函、椎印寒灰、卖痴子、三户愤民、湖南之湖南人等等,1872年11月出生于湖南省长沙县高桥的一个小康家庭。少年时代聪慧异常,好学深思。7岁即能作文,15岁考中秀才;后肄业岳麓、城南、校经三书院。遍览文学、历史典籍,留经世之学,尤其注重时事。
  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爆发,清军接连失利,22岁的杨毓麟正在校经书院读书,他忧时感事,作《江防海防策》,痛诋清政府中的投降派贪生误国。屈辱投降的《马关条约》签订后,杨毓麟深知,“非改革不足以图存”,于是,“倡维新之论”深得学政江标的赏识。1897年中举,被分配到广西任知县,他不愿为清廷效犬马之劳,绝意仕途,没有赴任。后被聘为时务学堂教习,并积极为《湘学新报》嗣改名《湘学报》撰稿,成为当时湖南维新派的重要人物之一。戊戌政变发生后,清政府捉拿维新派人士,他急忙逃匿乡间,没有被捕
  1899年春,杨毓麟应江苏学政瞿鸿机之聘,人为幕僚,不久,终以宦途污浊而辞去。1900年,杨毓麟到湘绅龙湛霖家教私塾,与龙湛霖关系极友善,并建议龙氏捐资兴学。后来,胡元?创办明德、经正两学堂,龙氏竭力资助,杨毓麟在其中起了重要作用。他在龙家以教书为掩护,阅读私自购来的“禁书”,“以求世界之知识”,他虽然没有参加唐才常领导的自立军起事,但他在思想上对自立军起事是同情和支持的。8月,唐才常等自立军志士20余人被张之洞杀害,杨毓麟幸免于难。这件事使他认识到“勤王”的道路是行不通的,从而萌发了民主革命思想。他和秦力山在出亡日本前夕,曾多次与黄兴等人商量,“决定以根本推翻满清、光复中华,建立共和政体为以后革命的奋斗目标。”
  1902年4月,杨毓麟东渡日本,先人本国人设立的清华学校,学习日语。旋改入日人所办之宏文学院,继人早稻田大学,此间,阅读了不少西方社会学名著,思想更加激进。1902年冬天,他与黄兴、樊锥、梁焕彝等湘籍留日学生在东京创办《游学译编》,开各省留学生自办革命刊物之先河。该刊阐述民族革命与种族革命学说,文章大半出自他的笔。同时又与黄兴、蔡锷、张孝准等倡立湖南编译社,写成《新湖南》一书,该书以广阔的视野,探索了20世纪的时代特征,对帝国主义的认识,是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先进的中国人所能达到的最深刻的理解。而且,他在书中极力鼓吹湘省脱离清廷而独立,主张“中等社会”领导反清革命,强调这是救亡图存的首要途径。此书出版后,立即引起人们的普遍关注,很快“风行于世”。
  1903年,为抗议沙俄侵占我国东北的罪行,全国爆发了轰轰烈烈的拒俄运动,留日学生在东京组织了拒俄义勇队,杨毓麟积极参加。义勇队后改为学生军,驻日公使蔡钧横加干涉,学生军复更名为军国民教育会,以“养成尚武精神,实行民族主义”为宗旨。并提出鼓吹、起义、暗杀三种革命方法,其主要活动为:练习射击、学造火药、进行革命宣传、派遣“运动员”回国策动起义等等。杨毓麟并与黄兴、周来苏、苏鹏等六人在军国民教育会中组织暗杀团,通过冯自由介绍,与在横滨的梁慕光取得联系,研制炸药10余种。试制过程中,杨毓麟被炸坏一只眼睛。革命党人从此可以自制炸药。后杨毓麟等由日本携带炸药回北京,计划在故宫内城或颐和园内一举炸毙西太后及朝廷命臣。居京数月,因戒备森严,无从下手,于是南返上海。
  1903年12月,杨毓麟应邀回长沙,参与华兴会的筹备工作。翌年2月15日,华兴会正式成立,杨毓麟加入并被派往上海,任华兴会外围组织爱国协会会长,章士钊任副会长。接着,黄兴等筹备长沙起义,爱国协会拟在上海响应。但因起义事泄而流产,黄兴等人逃往上海。
  11月7日,黄兴、刘揆一与杨毓麟、章士钊等40余人在上海新马路余庆里召开大会,决定分发动大江南北的学生和军队举行起义。不料,又因受万福华谋刺王之春事件的牵连,清吏在余庆里机关内搜出手枪、炸药、名册、会章等物,清兵按册拿人,捕去黄兴等13人;兵弁还在搜寻物品中发现杨毓麟名片多张,杨只好改名杨守仁,避走日本得以幸免。经过这次失败,他考虑到在东南沿海发动起义,不如袭击首都收效快。于是,他再次从日本返回北京,图谋打入政界,“从事中央革命”。
  在管学大臣张百熙(长沙人)的帮助下,杨毓麟出任译学馆教员。以此为掩护,他在直隶保定设立两江公学为革命机关,联络吴樾、马鸿亮、杨积厚、庄以临、侯景飞、金猷澍等人组织北方暗杀团,计划先谋刺铁良。杨毓麟对吴樾的暗杀主张极为赏识,在方法上也给予了具体指导。他向吴樾问及暗杀工具,吴樾等出示手枪,杨接过手枪,查看良久,笑道:“这种东洋货,打狗都打不中,何况去杀人呢?我有更厉害的家伙,比这强百倍,我已带来。”说着,他令随从将门窗关好,自己从提袋中取出一大纸包,纸包内有一铜制圆罐,长约5寸,直径3寸,四周密封,犹如罐头食品形状。吴樾等人均不知道这是什么物件,杨压低声音严肃地说:“这是我手制炸弹,可以试一试。”第二天,杨偕吴樾、金猷澍等人出北京郭门,至婆罗山山谷,将炸弹埋于巨石之下,点燃引线,霎时间,一声巨响,声如炸雷,放置炸弹处巨石纷飞。这炸弹果然猛烈异常,吴樾且惊且喜,立即表示愿意担当谋炸铁良的任务。
  1905年,清廷为抵制革命运动,摆脱政治危机,鼓吹“预备立宪”用以欺骗麻痹民众。朝廷颁发谕旨,派载泽、戴鸿慈徐世昌端方等分赴东西各国考察,稍后又加派绍英参与其事,凑成5人,称出洋考察宪政五大臣。杨毓麟知道这个消息后,来到保定,神气沮丧地对吴樾说:“清廷伪为预备立宪,遣五大臣出洋考察政治,用以愚弄百姓,这一来,恐中国永无再见天日之机会了。”
  吴樾提出,与其杀铁良不如先杀五大臣,大家一致赞同。但杨毓麟考虑到自己所制炸弹无电动开关,实行者终不免于难,因此,不忍心让吴樾去实施。他作为北方暗杀团团长,愿自己单独去完成任务。吴樾制止说:“樾生平既自认为中华革命男子,决不甘为拜服异种非非马之立宪国民,所以宁愿牺牲一己肉体,翦除这些考求宪政之五大臣。”并建议杨毓麟设法打入载泽幕中,以收里应外合之效。当时日俄战争正在我国东三省境内进行,大家反复商议后决定,为安全计,先派金猷澍到奉天去购买有电动开关的炸弹。但一无所获,只得返回上海。
  由于五大臣行期提前,吴樾急不可耐,遂于9月24日怀揣炸弹,乔装随从,从容步入北京正阳门车站站台,登上五大臣专车,准备炸毙五大臣。不料机车与车厢挂钩时车身震动,触发炸弹,吴樾当场遇难,五大臣中,仅载泽、绍英受轻伤。在此之前,杨毓麟已预先谋得载泽随员一职,以为内应。这一爆炸事件发生后,清廷并未怀疑到杨毓麟,所以他仍得以五大臣随员身份同行。考察事延至12月11日程,杨作为随员抵达东京。此时同盟会已于8月20日成立,亟待发展,杨毓麟会见黄兴、宋教仁陈天华、张继等人后,毅然辞去随员职务,协助黄兴等人扩展同盟会组织,并于1906年6月25日正式加入同盟会。不久返上海,设正利厚成肆为江海交通机关。
  这年秋间,他在上海得知魏蕃实与汪康年私将湘矿售于德国人开采,杨敏麟对这种出卖利权的行为深恶痛绝,约集留日学生易本羲、王延祉、唐支厦等力主废约。而在沪同志童尧山、陈家鼎、廖秉衡等则主张追讨魏、汪,公推杨毓麟与魏抗争。他不负众望,径赴魏处,佯称需阅条约全文研究内容,魏不知其来意,将草约交给他阅读,他即将草约带走,由陈家鼎、王延祉等人将草约送往驻日清使杨枢并报外务部,使这一草约终于得以废除。
  12月4日,萍浏醴起义爆发,杨毓麟准备在上海响应,但因起义很快失败而未能如愿。1907年初,受萍浏醴起义株连,湖北日知会案发生,刘静庵、胡瑛、朱子龙、梁钟汉、季雨霖、李亚东、张难先、殷子衡、吴贡三九人被捕,柳继贞亦被囚于长沙,杨毓麟到处筹款,设法营救。
  几乎与湖北日知会案发生的同时,清廷在南京也大兴党狱,同盟会员杨卓林、孙毓筠、权道涵、段?等被捕。杨卓林坚贞不屈,孙毓筠因畏祸动摇,供出王延址等多人,王延址被两江总督端方悬赏通缉,杨毓麟又设法通知王延址,使他脱险。在上海期间,他除策动响应萍浏醴起义、营救受难同志,参与收回利权斗争外,还用主要精力协助于右任筹备创办《神州日报》,继续致力于革命的宣传发动工作。
  1907年4月2日,《神州日报》在上海创刊,它是继《警钟日报》之后,革命派在国内出版的第一份大型日报,是这一时期同盟会在东南八省进行革命宣传的一个重要言论机关。该报文字“以沉郁委婉见长”,“激发潜伏的民族意识”。杨毓麟为该报总主笔,他撰写的社论和小品文,揭露和鞭挞清政府的专制统治和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阴谋,不遗余力。文章生动活泼,幽默滑稽,抒发真挚感情,时人誉之为“公之文欲天下哭则哭,欲天下歌则歌”。该报创刊不久,因邻居失火,殃及报社,杨毓麟仓促中从三楼攀缘电杆而下,才得以脱险。灾后,于右任无力恢复,自请辞职。此后一年多时间,全赖杨毓麟与叶仲裕、汪彭年等人共同主持,艰苦支撑。
  1908年春,杨毓麟被留欧学生监督蒯光典聘为秘书。随行至英国。翌年冬,蒯光典因故罢归,杨毓麟亦辞秘书职,转赴英国苏格兰爱伯汀大学学英文及数学等科,同时担任《民立报》特约通讯员,为国内读者介绍西方各党派的活动情况。
  1909年8月至10月,孙中山流亡伦敦期间,杨毓麟曾向孙中山建议设立欧洲通讯社,孙中山表示赞成,并致函当时在布鲁塞尔的同盟会员王子匡,嘱其与杨毓麟“共同担任之”。由于种种原因,这一计划当时未能实现。
  1910年3月,汪兆铭、黄树中等谋刺摄政王载沣,为了加大炸弹的威力,在北京骡马市大街鸿太永铁铺铸造了一个可盛近50磅炸药的“铁西瓜”,由黄树中、喻培伦于21日晚将其埋在什刹海附近的银锭桥下,23日夜被人发觉,事泄,经西人化验,里边的炸药出自苏格兰,系由杨毓麟从英国购买而来。
  杨毓麟在英听到革命屡遭失败,列强妄图瓜分中国,心里又急又恨,以致旧病复发,头痛浮肿,痛苦难忍,势单力孤,无法报国。便留下遗书,托石瑛、吴稚晖两人将留英数年所积之130英镑中的100英镑转寄黄兴,作为运动革命之费,余30英镑转寄其老母,以报答养育之恩。这样安排之后,便赴利物浦的海边,于1911年8月5日投水自尽。
  杨毓麟去世后,旅居利物浦的华侨于次日召开追悼大会,以彰义烈,并厚葬于利物浦公共坟园。纪念碑上用中文写着“中国蹈海烈士杨先生守仁墓。”纪念碑上的一块用花岗岩制成的碑石上,用英文写着“中国烈士杨守仁,是因政治思想而死的。死时40岁。1911年8月5日。”至今,每逢年节,旅英侨胞经常去此地扫墓,以表示对这位民主革命家的深切怀念。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