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中谒梁任公墓

浏览 23次      评论0条     字体:      

  一个多星期的绵绵阴雨,似为今天的谒梁任公墓作了铺垫。

  雨中的北京植物园非常安静。老邱刚从美国回来,感慨道,这几天看长城、故宫和天坛,都是宏观,今天小雨人稀,难得的一个安静下午的微观。

  雨中游园自有一种特殊的魅力,迷蒙的混沌掺和着幽远和苍茫,湖水渟渟,蒹葭苍苍。

  我们是在游园指示牌上偶然发现梁启超墓的,真没想到这个雨中的午后竟还有这么慷慨的相赠。老邱是学人,历史是他的嗜好,我对历史虽算不上有多少兴趣,但雨中看景,添上那么一点思古幽情,就像淡淡的茉莉花茶就着几粒冰糖小啜,别有一番滋味。

  山下,沿着苍松翠柏间的小径走进墓地,立即被一种幽雅的寂寞攫住了。最先看见的是一座用沙岩砌成的八角凉亭,据说这是任公的长子思成亲设计,古朴自然,与周围苍松翠柏浑然一体,再往前左拐就是梁启超墓了。这是梁超与夫人的合葬墓,墓寝坐北向南,北望群山叠翠,南望一马平川,选址在此,应该是象征着任公一生学问的厚重和视野的开阔,抑或为其生前所企慕的造境:“江山重叠争供眼,风雨纵横乱入楼。”墓碑阳面镌刻“先考任公府君暨先妣李太夫人墓”14个阳文字。墓碑、墓顶及供台衬墙,均为淡黄色花岗岩筑,设计紧凑。墓碑的背面没有任何表明墓主生平事迹的文字,这是梁启超生前遗愿。梁公曾嘱咐他的子女:“将来行葬礼时,可立一小碑于墓前,题新会某某,夫人某某之墓,碑阴记我籍贯及汝母生卒,子女及婿、妇名氏、孙及外孙名,其他浮词不用。”

  这儿可说是梁氏家族墓园,其墓侧有梁启超的弟弟梁启雄之墓,梁启超的次女梁思庄、幼子梁思忠也葬在墓侧,只是形制与任公之墓比起来小了许多。梁启超所生的9个子女,个个都很有成就。

  梁启超一生,著作等身,留下约千万言的《饮冰室全集》。他对民主自由的追求发人深省:“人群之进化,莫要于思想自由,言论自由,出版自由。”戊戍变法失败后,他与谭嗣同各自树立两种辉煌的人格,谭嗣同我自横刀向天笑,慷慨赴死,而梁任公东渡日本,保全性命。后世对梁公诟病颇多,觉得他做了逃兵,不能死节。杨铨挽任公:“文开白话先河,自有勋劳垂学史;政似青苗一派,终怜凭藉误英雄。”但梁公变法失败后,认真总得失,与时俱进,思想又为之一新。晚年受聘为清华研究院导师,为我国的新文化运动和国学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也很难能可贵。他为六君子立传,引为同志,传之千秋,为我中华豪杰志士传承了榜样。任公去世后,胡适挽联:“文字收功神州革命,生平自许中国新民。”但还是杨度的挽联深合我意:“带来本寻常,成固欣然,败亦可喜;文章久零落,人皆欲杀,我独怜才。”

  梁任公一生,最喜爱少年,他憧憬中国就是一位翩翩少年,如旭日之升,前途未可限量!他自己也以少年中国之少年自况,日日图新,否定旧我,至死不渝。这又是他高过他师傅康南海的地方!

  雨中,我在任公墓前默立,眼前又浮现出刚才巨槐下的关公庙。关公的大刀威风凛凛,但一个荆州都没能守住,而任公却以他的学说影响了一个时代。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