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邦义小传

浏览 58次      评论0条     字体:      

(1914――1969)
张晓虹
  在东北抗日游击战争的艰苦年代,有许多革命战士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不怕流血牺牲,转战于茫茫林海,英勇奋战,打击敌人,为了民族的解放和全人类的幸福,谱写下了一曲曲壮丽的篇章。当年抗联二军六师八团老战士乔邦义,就是其中的一个。
  乔邦义,原籍河北省天津市人。1914年出生在一个贫苦农民的家庭里。1922年,因家乡遭灾,庄稼颗粒不收,无法生存,乔邦义随家人一起离开故乡,辗转到了长白县城东郊落户。时年,正赶上奉军齐恩铭旅来县兜剿“三江好”匪帮,将他家草舍占为军队驻地,乔邦义一家,只好迁到十九道沟双山,靠租种地主土地,勉强维持着生活。
  乔邦义自幼就尝尽了人世间的饥苦,萌生了对黑暗社会的不满。特别是在当时,乔邦义看到穷苦人民倍受蹂躏、剥削、压迫,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深感痛。在国难当头,风雨如晦的岁月里,乔邦义于1936年接受了抗联地下工作者朴金哲对他进行的抗日救国宣传教育,并秘密地参加了抗联地下组织,经常地为抗联送信、带路、募集给养,掩护伤病员,有力地支援了抗联打击日本侵略者。
  1937年,日本帝国主义加紧推行其“大陆政策”,为了实现和建立“东亚新秩序”的方针,疯狂地发动了全面侵华战争,并组织大批日伪军,以“归屯并村”为借口,在长白山区围剿抗日联军。日军所到之处,无恶不作,随便杀人,对限期内不归屯的,日军竟把门窗堵住,洒上火油连人加房子一齐烧掉。更令人发指的是,有时小孩在燃烧的房子里往外爬,日军就抓住小孩的两只一劈两半,扔进火中,场面惨不忍睹。当时乔邦义家的窝棚也随着归屯计划被烧为灰烬,他的父亲也一气之下得了重病。
  乔邦义目睹日寇的野蛮暴行,怒火填胸,肝胆欲裂。他怀着强烈的救国救民思想,于1937年4月,率领兄弟四人,眼含泪水告别了家父,毅然参加了抗日联军,选择了“从军报国”的道路。
  当时他的大哥因脚不好,在抗联战士朴金哲的劝阻下,留下来为抗联搞交通、联络工作。其余兄弟四人,都被分配到二军六师当战士。
  乔邦义参军后,在师党委的教育下,满怀“驱逐日寇,矢志报国”的决心,不怕艰难困苦,率先垂范,冲锋陷阵,征战于东南满抗日战场。
  为了粉碎敌人的“治安肃正”三年计划,1937年6月3日,乔邦义跟随二军六师八团跨过鸭绿江,埋伏在朝鲜普天堡北坡密林中。翌日晚10时许,他们巧妙地袭击了普天堡警察署、邮电局、森林保护局、农业试验广以及茂山、甲山,卡住敌人的一个小火车站,烧毁了一个日本木厂子,将正在喝酒的当地森林采伐组合株式会社财阀及包工把头等十余人全部击毙,缴获了大量武器、弹药和给养。这一仗不仅在国际间引起轰动,致使日本东京发电驻朝鲜关东军司令部,撤换了日本公安队的大小头目;同时也戳穿了敌人的“国境铜墙铁壁”的谎言。5日凌晨,部队安全撤回到长白县二十三道沟门。驻朝鲜日伪军大川警察中队、今村警察中队等率领日本守备队相继尾追赶来,乔邦义和抗联战士们,不顾疲劳,连续奋战,抢占了二十三道沟门北岗梁制高点,打得敌人惊慌失措,难以招架,慌忙溃逃。
  长白县二十三道沟门战斗引起敌人极大恐慌,为此,日军急忙从朝鲜咸兴调来所谓“剿匪”王牌军第十九师团七十四联队,来围剿我抗日联军。于是,驻扎在长白县黑瞎子沟密营的抗联一军二师和二军四、六师联合600余名将士,为了迷惑敌人,给敌人造成抗联战士欲从八号闸越境去朝鲜的错觉,采用“声东击西”战术,挥师东进,一举攻克了横山木厂子伪长白森林讨伐中队营房和炮台,然后挥师西进潜伏在长白县西岗间山峰高地,严阵以待注视敌人随时准备打击敌人。1937年6月30日,十三道沟间山峰伏击战打响了,乔邦义也随同二军六师八团指战员参加了这次战斗。敌十九师团七十四联队2000余人分两路向间山峰包抄过来,乔邦义与抗联战士们居高临下,英勇顽强,向敌人猛烈射击,打得敌人溃不成军,狼狈逃窜,击毙击伤敌人500余人,使敌七十四联队以惨败而告终。
  之后,乔邦义又随二军六师八团转战于长白县边境线上,先后攻克了八道沟、新房子等伪据点,击毙日本指挥官及一批敌人,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
  为了进一步扩大长白山抗日游击区,推动东南满地区的抗日斗争1937年10月,乔邦义所在的六师八团又接到了攻打辉南县城的任务。当时的辉南县城,东连?江,西接海龙,北达桦甸、磐石,是东边道地区的交通要道和日伪盘居的军事重镇。驻有百余名日军守备队、80余人的伪军机枪营和60余人的伪警察部队,戒备森严。乔邦义随同抗联战士们一起,在魏拯民政委的指挥下,爬过敌人的“铁吉网”,冲破敌人一道道防线,击毙日军守备队士兵20多人,缴获了大量军用物资、布匹、给养。在大部队携带战利品撤退的途中,又遭到敌援兵阻击。为了掩护大部队安全转移,乔邦义身先士卒,奋勇迎敌。在敌人重重包围下,为了分化瓦解敌军,他与抗联战士们高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的口号立即奏效,伪军停止了射击。六师八团的战士们集中兵力回击日军,打得敌人抱头鼠窜,击退、击毙了上千名援兵,使大部队得以安全突围。这次战斗的胜利,不仅使抗日联军夺取了越冬物资,而且还装备了部队,扩大了抗日联军的政治影响,壮大了抗日联军的声威。并以事实粉碎了敌人的“南满共匪已完全肃清”的谎言。
  随着日军“讨伐”、“治安肃正”、“集团部落”政策实施,抗日游击战争也进入了异常艰难困苦时期。为了摆脱大股敌人追击,1938年10月,乔邦义同志又参加了临江里外岔沟大战。这次大战是六、三、四师和独立旅在杨靖宇统一领导下攻打的。当时日伪集中了富森、中川、李佑、天及程斌等日伪军警约1500余人,并秘密地布下了所谓的“铜墙铁壁阵”,设八道封锁线,然后采用簸箕形战术,在飞机的配合下,向抗联阵地包围过来。敌机在上空还不时地散发着传单:“杨靖宇过来,让你当通化省长,否则你插翅也逃不了。”在敌人重兵包围的紧急关头,身任排长的乔邦义临危不惧,挺身而出,参加了三连“突击冲锋队”。他发扬舍生忘死、冲锋在前的顽强战斗精神,与抗联战士们一起击退敌人的一次又一次疯狂进攻,冲破了敌人层层围剿,消灭敌军100多人,成功地掩护了大部队突围,取得了岔沟突围的胜利。这次岔沟突围战斗,粉碎了敌人精心策划的围剿企图,振奋了军民的抗日情绪
  1938年11月,二军六师改编为第二方面军。翌年,乔邦义又随二方面军从?江县南排子出发,转战于长白、临江、?江、抚松、安图、和龙、桦甸、敦化等东南满广大地区,他与抗联战士们一起风餐露宿、爬冰卧雪,先后参加了安图县大沙河、和龙江旗河、敦化六棵松等多次战斗。有时一天竟与敌人交战24次,乔邦义先后7次负伤不下火线。
  在一年多时间里,乔邦义的大哥在为抗联做地下工作时,被叛徒出卖,惨遭敌人杀害;三弟战死在沙场;四弟为掩护师首长突围壮烈牺牲;五弟在战斗中多次负伤。面对着这一切,乔邦义既为之自豪,又为之难过。国难家仇,更激发了他的革命热情,更坚定了他的革命意志和决心。他怀着对日本列强的深仇大恨,又征战于东北抗日战场。1940年,是抗日联军坚持抗日最严酷的阶段,乔邦义经受了生与死的考验,跟随部队在艰苦境中与敌人进行斗争。同年6月,乔邦义在参加汪清战斗中,英勇杀敌,身负重伤,尔后转入苏联抗联南野营蛤蚂塘远东军事学校医院养伤治疗,同时编入了远东独立旅二营三连为学员。
  在苏联军事学校学习期间,他深受马克思主义和十月革命的影响,并接受了爱国主义和共产主义教育,思想认识有了飞跃。他深刻认识到:“马克思主义是救国救民的真理,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领路人,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挽救民族危亡,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打垮日本侵略者,推翻旧世界,建立新社会。”因此,他积极靠近党组织,自觉地接受营党委教育和考验,立场坚定,旗帜鲜明。1940年10月,他光荣地加人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他更加努力地为党工作。
  1941年,乔邦义伤愈后参加了远东教导旅军校学习,同年4月任班长。在此期间,他一面刻苦学习军事技术,一面利用各种机会与同学们探讨中国革命性质、道路、前途问题,在同学中广泛地宣传中国共产党抗日救国政策和革命大好形势,揭露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本性,号召学员们不做亡国奴,积极投身到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及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伟大斗争中。他带领的这个班被学校予为“模范班”。继之,他又升为排长,荣膺苏联政府颁发的“三级战士”奖章一枚。
  1945年8月8日,苏联根据雅尔塔协定,正式对日宣战。8月9日,乔邦义跟随苏联红军和远东教导旅打回东北,向日本关东军展开了猛烈进攻,最后迫使日本政府投降。9月,乔邦义被委任为公主岭市公安局长。同年11月,任东满军区司令部侦察科参谋。1946年9月,任中长铁路护路三团副团长。1947年8月,任东北长春航校警卫团副团长。1950年4月,任东北军区航空处齐齐哈尔航空站副站长。1955年被授予少校军衔。同年5月,中央军委根据乔邦义同志的功绩,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奉命授予乔邦义同志“独立自由奖章”和“三级解放勋章”各一枚。1960年12月,乔邦义同志于沈阳离休,离休时任空军三师基地场站站长。1969年2月,因病逝世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南岗区,终年55岁。
  乔邦义同志虽然离开我们已经20多年了,但他为了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在抗日救国运动中所做出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乔家五兄弟”在国土沦丧,民族危亡的年代,不怕流牺牲,共同参加抗日斗争,久经沙场,浴血奋战,屡立战功,为国捐躯的英雄业绩,将千古传颂,万世流芳!
摘自"《白山党史人物》第一卷 "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