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子珍外甥女讲述:贺氏家族的传奇

浏览 100次      评论0条     字体:      

20084月,是新四军和华东野战军著名将领贺敏学逝世20周年。与年轻的朋友谈到贺敏学,朋友问贺敏学是谁?这个名字确实不够响亮。但这个名字却联系着贺小平父亲贺敏学和他的传奇式的家族——贺子珍毛泽东贺怡毛泽覃……笔者采访了贺敏学的女儿贺小平,被满门忠烈的贺氏家族深深感动。

富家子弟参加共产党

贺敏学出生在江西永新。家道殷实,贺敏学的祖父辈时,贺家是书香门第,到了贺敏学这辈,就以经商为生,家里开了个茶馆。

贺父膝下共有两男三女。儿子贺敏学、贺敏仁,女儿贺子珍、贺怡、贺仙圆。贺敏学是家里的长子。少年时,他认识了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叫袁文才。两个人都喜欢看《水浒传》,都向往当英雄。贺敏学嫉恶如仇的天性给了弟妹们潜移默化的影响,尤其是妹妹贺子珍和贺怡,这两个妹妹越来越有男儿的豪气。贺敏学常常邀请一些具有进步思想的青年来家里。他们谈论时事,指点江山,这时贺子珍和贺怡就一边给他们端茶倒水一边旁听。

1925年,贺敏学考上了军官子弟学校,遇到了前来搞学运的昔日同窗刘作述和欧阳洛。他们向贺敏学宣讲当时国民党的纲领。在他们的影响下,胸怀救国大志的贺敏学为了反帝反封建的目的,毅然加入了国民党。

暑假,贺敏学回到永新,此时刘作述和欧阳洛也已回到了永新、吉安一带传播革命种子。贺敏学就成了他们活动中的积极分子,不再回学校。贺敏学同时还发现,贺子珍和贺怡的思想比以前更活跃了。

贺敏学是怀着救国的激情加入国民党的,但是在推翻了军阀统治之后,国民党却表现出自私的一面。贺敏学看出这样的党并不是真救国的队伍,与自己的初衷相去甚远。刘作述和欧阳洛看时机成熟,就不断和贺敏学谈马列主义,他们告诉了贺敏学自己的另一重身份——共产党。他们要介绍贺敏学入党,此时贺敏学已经了解了共产党的主张,他义无反顾地加入了共产党。

贺敏学入党后的第二天开会,却发现贺子珍和贺怡也在场——她们也是共产党员!原来他在学校读书的时候,两个妹妹参加了刘作述和欧阳洛开办的贫民党校,并且入了党。贺敏学怪她们没有告诉他,贺子珍半开玩笑地说:谁知道你会不会出卖我们呢?

贺敏学为毛泽东和袁文才穿针引线

贺敏学一生为中国革命鞠躬尽瘁,贡献良多,他和毛主席的认识并非因为贺子珍,而是为了革命事业。

因为蒋介石发动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永新的国民党也跟着倒戈相向,这种形势下,贺敏学被国民党逮捕了。狱中的贺敏学与外面的袁文才、王佐、王新亚取得联系,里应外合,成功救出了一些被捕党员,包括贺敏学。这场在永新的暴动持续了半个月,因为形势严峻,贺敏学随袁文才、王佐上井冈山,而王新亚转战家乡湖南。

上井冈山之后,贺敏学听闻秋收起义,带着人去找过这支队伍。但是绕来绕去,硬是没遇上,还是毛泽东自己找到了井冈山,与袁文才会了面。好在贺敏学此前得知毛泽东部队将到,派人通知了袁文才,给了他心理准备,所以虽然当时贺敏学不在场,袁、毛会面相谈甚欢。这第一次会面,贺子珍是在旁边的。

经过一段时间,袁文才说通了王佐,毛泽东才被正式请上了井冈山。他一到井冈山就派人送了一封信到当时贺敏学所在的茶陵,把贺敏学调至井冈山。毛泽东是通过王新亚了解贺敏学的,他认为这个人很可用。

贺敏学此时第一次见到毛泽东。毛泽东向大家分析了斗争形式,也委婉地批评了党内的一些急于求成的态度和悲观论调。他的一番真知灼见,让贺敏学和贺子珍这些党员都为之一振。之后,毛泽东又单独留下贺敏学,想听他对袁文才和王佐队伍的看法。贺敏学和毛泽东侃侃而谈,说袁文才、王佐都是侠义心,都是为了反抗不公平的旧社会,救国救民,只是缺乏组织的领导,思想上也不够先进,如果能加以改造,革命力量必将如虎添翼。

毛泽东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了贺敏学。贺敏学委婉地暗示袁文才,让共产党帮他训练,袁文才信任贺敏学,很快就答应了。双方关系很快升温,后来王佐竟然主动要求加入共产党。

贺子珍爱上了毛泽东

在打消了对毛泽东的戒心之后,袁、王二人变得对他赤胆忠心。有一次贺敏学和他们同桌吃饭,袁、王二人忧虑地担心老毛要离开井冈山。他们认定毛泽东是个伟才,一心想着让他留下来。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竟说到撮合毛泽东和贺子珍的事上。

贺敏学其实早就看出了贺子珍对毛泽东有心。因为她每次讲到毛泽东,上都有些红红的。

在永新的时候,贺子珍就读过毛泽东的文章,对他敬佩不已。毛泽东刚到时,袁文才向毛泽东介绍18岁的妇女部长贺子珍,毛泽东也惊讶了,他笑说:我道这一位是哪位首长的千金或压寨夫人呢,想不到是这么年轻俊俏的女共产党员,真不简单!穆柯寨出了个女中豪杰穆桂英,井冈山这藏龙卧虎之地,也该出个巾帼英雄!这让贺子珍又对毛泽东增添了几分亲近感。

后来贺子珍被选为前委秘书,与毛泽东相处久了,她越发了解毛泽东的抱负和性情。此时,她隐隐感觉到,毛泽东喜欢上她了。有次毛泽东率兵下井冈,他特地跑到她的窗户旁叩门,叫她出来说话,说我要出发了。贺子珍当时还云里雾里的,心想,你要出发了,来告诉我做什么。后来毛泽东又几次来找她,贺子珍才知道他对自己有心了。

父母不在身边,贺子珍就把这事和兄长贺敏学说了,贺敏学问了毛泽东家里的情况,又思考了好一会儿,知道妹妹有主见,自己认定了,九也拉不回。他想来想去,只提醒妹妹:毛委员才高八斗,志存高远,但事业上想来难一帆风顺,做他的妻子不容易,你要想清楚。

此后贺子珍就大胆地和毛泽东在一起了。

贺敏学在狱中为毛泽东送去字条

贺敏学一生用他的话说,坐过三次牢。第二次坐牢,他曾自嘲是为毛泽东坐牢。

193010月,在倾思想指导下,打富农反革命分子(AB团)的活动全面展开。

此时贺敏学因为伤体未愈,正在东固修养,与父母妹妹在一起。此地的肃反委员会主任是李韶九,他是毛泽东派来的。这个人阶级意识不纯,私心重,善钻营,他就任后,抓了一大批与他不和的同志,事态愈演愈烈。后来,贺敏学所在一七四团的政委刘敌认为李韶九是借抓AB团搞阴谋,于是他发动了暴动,反抓了李韶九等人。他们认为李韶九是毛泽东派来的,提出打倒毛泽东、拥护朱(德)、彭(德怀)、黄(公略)的口号。斗争的矛头终于指向了贺敏学,他和家人被指为毛派

贺敏学被抓起来之后,又被单独押进了东固某处的一所房子。几日后,段起凤、高克燕、刘某等让人送信到邻县兴国,送信的战士过去是贺敏学的旧部,他也不相信贺敏学是什么AB团分子,就把信先拿给贺敏学看了。这一看惊出贺敏学一身冷汗,原来这是封伪造的信。收信人黄公略彭德怀,信中直指朱德AB团分子,落的款竟是毛泽东!这明显是坏分子趁乱挑拨!贺敏学细细打量了战士一番,觉得他还是一位有觉悟、信得过的同志,贺敏学语重心长地交待他,务必把这封信交给毛泽东。贺敏学怕毛泽东不了解情况,又给毛泽东写了一张条子说明了来龙去脉。

这封信和字条最终到了毛泽东中。贺敏学被释放后,向部队讲清事实真相。战士们纷纷表示,愿意跟着贺敏学走。后来,朱德彭德怀、黄公略联名发表了《为富田事件宣言》,明确表示了朱、毛、彭、黄到底的态度。

贺敏学此时才真正松了一口气。

贺子珍到了中南海哭了

新中国成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贺子珍和贺敏学一家住在一起。对这段时间的事,贺小平记忆十分深刻。

一接到贺子珍从苏联回来的消息,贺敏学的妻子李立英就带着女儿贺小平,奔赴哈尔滨。这对姑嫂终于第一次见面了。贺子珍对李立英和贺小平嘘寒问暖,还给她们烧水洗澡,她又不停地询问亲人们的状况。在哈尔滨在这段时间,她们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在刚解放的上海,贺小平又一次见到了阔别已久的父亲,还有贺怡姑姑。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下可热闹了,贺子珍、贺怡、李立英三个女人一起围着贺敏学说个不停,贺敏学高兴极了。

197699这一天,对全国人民都是个沉痛的日子,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了。4点半对全国人民广播这个消息,3点半贺子珍就被告知了这个消息。此时贺子珍和贺小平虽然都在上海,但不住一处,消息一到,贺小平就被上海的有关领导接到贺子珍住处,照顾贺子珍。

贺小平回忆当时的情形,至今记忆犹新:姑姑当时听到消息并没有哭,她蒙了。广播上播出消息的时候,她就一遍又一遍地听。她想不明白,怎么人就没了,这个消息是真的吗?晚上到很晚,她还不肯睡觉,我们睡下了,她就一个人寻思,想不通,她就来到我们面前,不停地问我们:你们听说过主席病了吗?怎么人忽然就没了?’”

19799月,组织上安排贺子珍到北京治病,后来安排她去毛主席纪念堂看毛主席。去之前,大家一再告诉她要坚强,不要哭。到了纪念堂,贺子珍一再克制,很坚强,没有哭,一路上她也没有落泪,但是到了中南海,见到了毛主席生活工作的地方,她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

四人帮倒台,国家迎来了又一个春天。贺子珍此时也意气风发地准备着投入国家建设。不幸的是,病魔又一次袭击了她。她这一次倒下,就再也没能站起来……

1988426,一生为革命呕心沥的贺敏学也永远闭上了眼睛。他的离去,给他的战友、同事甚至邻居都留下了深深的悲痛。一位年近90的老人当众捶胸顿足地哭起来,她老泪纵横地对李立英说,贺老这样好的人不应该走呀……

纵观几位贺家儿女的一生,无不是为党的事业奋斗的一生。他们正如很多人所评价的,不畏艰险,英勇顽强,顾全大局,始终保持着共产党员的优良品德,是当之无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据:中华网)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