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里的和心里的

浏览 24次      评论0条     字体:      

大家知道汪曾祺的文章写得好,也知道汪曾祺的字写得好,画画得好。但文章是无法请要的,只有刊登或出版出来去读,但字画却是可以求的,于是大家都去向汪老请字请画。汪老真是个和善的好说话的好人,谁请就给谁写给谁画。许多年里,文坛之内和文坛之外,不知道有多少人求到了汪老的字画,挂在家中书房里,就挂出了汪老的精气神;或者精地收藏起来,等到有识货的客人上门时,再拿出来共同欣赏、享受,于是汪老的音容笑貌就和汪老的字画一起,时时地浮现出来了。

我也非常喜欢汪老的字画,说不出理由,就是喜欢,就是觉得易沟通,好像看着汪老的字或画,就在和汪老说话。多年前就有个心愿,想求汪老的一幅墨宝,但却一次次地错过了机会。

记得最早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在海南三亚笔会上,汪老的到场,给年轻的作家们鼓了很大的劲,畅谈文学之余,有人带了个,大家就开始向汪老求字画了。那时候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汪老,跟汪老不熟,不好意思,就一直畏畏缩缩,最后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求到了汪老的字或画,喜形于色地展示一番,然后小心翼翼地收好了,我却始终没有鼓起勇气。当然,也有和我一样没有勇气的人,比如我的哥哥范小天,当时也在会上,他也和我一样,躲在人后没敢开口。机会就这样在三亚的海边溜走了。

过了几年,江苏有位作家在北京开作品研讨会,请汪老到场,汪老欣然答应,为家乡的后生鼓与呼来了。果,汪老到场后,在会议的间隙里,大家又在汪老房间的里里外外,排起了好长的队伍。汪老的字画就这样一幅一幅地创作出来了。这时候我和汪老已经有点熟了,但汪老的身体已不大如前,看到这么多人在烦劳汪老,我又不忍再去增加队伍的长度了。那一天汪老画了许多梅花,我又一次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多姿多彩的梅花插到了人家的花瓶里,自己仍然没有讨到一枝一朵。

不过,那时候也没觉得有太大的后悔,心里想着,来日方长,机会还会再来的,总有一天能够求得汪老一字一画的。不料,这一心愿却随着汪老的离去,成为永远的遗憾。汪老走了,走得那么突然,走得那么早,让我的来日方长的想法,成了泡影。

但其实我是不遗憾的。虽然我里没有汪老的一字一画,但是我心里有,就像汪老的那许多文字,永远驻守在我的心里,汪老的字画,汪老的字画中渗透出来的气韵,也永远地布满在我的精神深处。

所以我想,对于汪老留下的宝贵财富来说,我不比别人少些什么,我至少和别人拥有得一样多。(作者:范小青)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阅读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