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君殉难碑记

浏览 162次      评论0条     字体:      

  呜呼!军兴十载,士大夫君子横死者多矣,独吾友何君丹畦,尤深痛不忍闻,自近古以来,未有行善获祸如是之烈者也,岂不悲哉!
  君以咸丰四年五月,由翰林院侍讲、上书房行走,出为安徽徽宁池太广兵备道。时则安庆暨滨江府县,沦没贼中,庐州新立行省,亦陷于贼。副都御史袁公军临淮,提督和公、巡抚福公军庐州。君当之宫,不克南渡。袁公欲资君以兵,西会楚师;福公亦具疏留君江北,檄君募勇出征。公私匮乏,沮伤百端,最后得二百余人,率之以西。至霍山,征集溃兵、团勇三千余人,推诚奖励,遂以十月二日,大破捻匪李兆受于城东,追至麻埠。又五日,至流波,檄商城、固始团练堵其北,金家寨团丁御其东,而自率所部遏其西。捻党汹俱,李兆受与马超江等相继投诚。遣散胁从,远近大悦,三四县皆输糗粮金钱之属,声终宵不绝。先是,大府帅檄君救援庐江,檄来至而城先陷;至是奉被劾革职之命,军士怀不能平,虽百姓亦惘惘也。
  方楚师之出岳州而东也,克武昌、下黄州、破田家镇,水陆电迈,席卷千里。其后塔齐布、罗泽南两军,由黄梅南渡以围九江。贼循北岸而上,复陷蕲、黄,窜武汉,自长淮以南,天在内外,所人屯。君以孤军流离,西与楚师不相闻,东与庐州大府隔绝,朝不谋夕,啮指誓众。五年正月,进攻蕲水,克之;又分军克复英山;又歼剧贼田金爵。上府帅以君西征有效,疏令留驻英山。君出帅至是,凡八阅月,以支见银三百两。士卒及民团相从者,增至三千人,又益以李兆受新降之众,无以为食,居无帐幕,雨无薪,村郭无居民,远近无援,作;伤亡无以为侐。始什人赋面一斤,继而削减半之,既又半之。而贼来益盛,日提饥卒,转战不得休。五月十二日军败,徒行泥淖中,乡民或哀而进食。君虽强自振厉,然惫甚,瘘瘅发体,气亦稍馁矣。
  李兆受者,故反侧持两端,感君忠勤,不忍遽背负。绝粮既久,怪君无以活之,意望甚。又同时降人马超江,为匪徒所杀,怨官不能捕诛以抵罪也,则大戚。议为超江复仇,设位受吊,捻匪毕集。于是河南、安徽两省,皆以兆受复叛入告,而县令亦悬赏购兆受金千,兆受益不自安。匍匐诣君,自陈无他,君抚慰稍稍绥定矣。会大府帅有密书抵君,教以图剪叛贼,毋后人发。为儿受所得,遂阳为置酒高会,而伏兵戕君于英山之小南门,遗骸残毁,同遇难者四十七人,咸丰五年十一月初三日也。
君讳桂珍,字丹畦,云南师宗人。道光甲午科举人,戊戌进士,翰林院编修。丙午提督贵州学政,旋晋侍讲,入直上书房。数抗疏陈军事得失,推本君德。又采朱子、真西山《大学》之说,傅以己意,引申条例,缮成帙,随疏奏进。君之意,尝以为圣人者,事无不可为,功无不可就,独患人不自克,不能竭其与力之所竟耳。及君出而莅事,饥饿经年,而百战不息,傥所谓自克者耶?竭吾心与力而不遗者耶?卒其获祸如是之烈,而或不免身后之余责,然则为善者何适而不俱哉!咸丰十年,国藩屯军江北,询君患难驰驱之所,乃立石英山,缀以铭词,俾来者有考焉。铭曰:
  饥寒逼身,难顾廉耻。圣主不能安其民,慈母不能抚其子,况于揭竿乌合之徒,亡命归城之始!倏顺忽逆,朝人暮豕。封豕负涂,积疑张弧。锯分钩爪,殪我闳儒。赤舌烧城,死有余议。群毁所归,天地易位。悠悠之口,难可遽胜。我铭诸石,少待其定。上讯三光,下讯无竟。
 【赏析】
曾国藩,初名子城,字伯涵,号涤生,谥文正,湖南省长沙府湘乡县人。晚清重臣,湘军的创立者和统帅者。清朝军事家、理学家、政治家、书法家,文学家,晚清散文“湘乡派”创立人。官至两江总督、直隶总督、武英殿大学士,封一等毅勇侯。
何桂珍(?—1855)字丹畦,云南师宗人,清朝将领。道光十八年进士,选庶吉士,年甫冠,乞假归娶。散馆授编修,督贵州学政。入直上书房,授孚郡王读。文宗在潜邸,即受知。桂珍乡试出倭仁门,与唐鉴、曾国藩为师友,学以宋儒为宗。及文宗即位,以所撰大学衍义刍言奏进,优诏嘉纳。数上疏论时政得失,言琦善鉴偾军之将,不宜任兵事。
  曾国藩戎马一生,写了不少他的部下战死疆场的墓碑祭文,《何君殉难碑记》就是其中的一篇。曾国藩的这类墓碑文,从思想内容上说,无疑是不足取的,。但是曾国藩本人有事湘乡派的领袖近代著名的文学家,写文章极讲究方法、技巧,艺术上也有不少值得借鉴的、学习的地方。《何君殉难碑记》有两点值得重视:
其一,全文布局精巧,讲求起承转合,叙事清晰,文笔简洁,颇具文采。文章一开始便以低沉哀婉的语气,感叹何桂珍之死,给全文笼罩上一种悲痛的气。接着续写安徽不少地方为太平军占领,何桂珍奉命招募军队进攻太平军,可谓是受命于问难之中。紧接着续写他带领清军在安徽、湖北等地与捻军作战的情况。随即叙述何氏率军东奔西战,终因粮饷匮乏而兵败身亡。接下来叙述了何氏的居里、科第、官阶及其学识等方面的概况,并交代了为何氏立碑的地点。最后是碑铭,总括可是医生的经历,包括死后的舆论评价。整篇文章一环套一环,环环相扣;层次清楚,是文章形成一个整体,显得非常的严谨。
其二,具有过人的眼光和胆识,何桂珍率军冲锋陷阵,东征西讨,为清王朝卖命,尽心尽力,确受到朝廷革职的处分,令其戴罪立功,在何氏被杀之后,朝廷不但没有抚恤,反而给予的不少的责难。实际上他是冤枉的,曾国藩不仅为她立碑,而且为他辩白,在当时的情况下是需要很大的胆量的。另外,曾国藩认识到,何桂珍之死,实在是因为交通不便利,因而两省大吏有不问虚实,轻举妄动所致。文章的字里行间流露出了对一些大吏的不满和谴责,这是有眼光的。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