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西安职业宠物送葬人

浏览 46次      评论0条     字体:      

新闻提示

如今城市人豢养宠物狗、刺猬,甚至都已司空见惯,但宠物死后如何安葬却成了一件闹事。一方面乱扔乱弃宠物,主人感情无法接受,而动物尸体造成境污染,也使人们不能接受;另一方面,主人想为自己的宠物找一个安身之处又无处可寻。就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名叫王旭洲的年轻人和几个朋友在西安乃至西北地区率先成立了一家宠物墓园有限公司,从2006年公司成立以来,受宠物主人的委托,他们先后为包括狗、猫、鸟、香、刺猬等560个宠物举办了安葬仪式。有人说他们为宠物找了一个良好的归宿,是在做善事;有人说每安葬一个宠物都要收取相应的费用,他们是为了借机发财。而今年清明节一篇《市民花3万厚葬爱犬》的报道,更是将他们推上了风口浪尖。
面对社会舆论,王旭洲坦然以对,他说:宠物和人一样,都需要一个好的归宿,为动物送葬是一种爱心表达,不管别人怎么看,我认为我的选择没有错,并要将此进行到底。

宠物之死引发创业动机

今年清明节前,西安一市民为厚葬爱犬共花费了3万元,还为宠物犬举行了简单的丧葬仪式,仪式上有专人进行简单的悼念主持,并由宠物墓园专门培训的两只狗在宠物下葬时在一旁哀叫。此事经本报报道后,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也将墓园负责人王旭洲推上了风口浪尖,本来3万元为狗办后事,已经非常奢华,偏偏他还说曾有宠物主人提出愿意花10万元为爱狗办一个与人相同的葬礼,无奈我们目前还无法提供此种服务。这不是火上浇油吗?所以网上挨板砖,网下被人指责在所难免。事后,王旭洲也认为3万元葬爱犬的确有些奢侈,他总教训,后来再有人找他为宠物安葬,他都劝说主人量力而行,不要过分铺张。

今年31岁的王旭洲,是一个灰级宠物爱好者,他家养的一条京巴狗,和他关系密切。可随着京巴年岁增加,王旭洲想万一它死了该怎么安置呢?于是他上网查看,发现在宠物殡葬这方面,北京、上海、成都、沈阳、深圳都有宠物墓园,在西安乃至西北地区还是一个空白,于是经过市场调查预测,2006年,他将自己以前做生意挣的积蓄拿出来,投资20万在西安北郊租地50亩,建起了宠物档案室、化妆室和一台火化炉,正式开办宠物墓园。
王旭洲说,刚开始生意比较清淡,到2008年以后,随着养宠物人数的增加,对宠物关爱意识的转变,找他们安葬宠物的人越来越多,现在平均每月有七八只宠物犬的主人,请他们帮着安葬。从2006年公司成立以来,受宠物主人的委托,他们先后为包括狗、猫、鸟、香猪、刺猬等560个宠物举办了安葬仪式。不过收入仅仅能维持公司运转,并不像外界所说发了大财
令他深受感动的是,甘肃天水一位老太太的儿子在西安工作,自丈夫去世后,她一人和一条名叫黑子的狗相依为伴,养了15年了。今年6月黑子得病而死。黑子死后,老人怕它孤单,听人讲西安有一个宠物墓园,她就央求儿子把黑子安葬在墓园里,可儿子不同意,嫌花3680元埋葬一条狗太不值当。于是母子闹起了矛盾。后来在母亲绝食的情况下,儿子同意母亲的做法。安葬那天,老人家泪如泉涌,伤心欲绝。最后向宠物殡仪员再三作揖,表示感谢。
王旭洲说,人们养宠物时间长了,和宠物建立了深厚的感情,宠物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一旦离去那种悲痛之情,难以言表,只能用给宠物找个好的归宿,或写墓志碑、制作照片挂历来表达感情。国外现在最流行的是将宠物的骨灰做成陶艺摆放在家中,或者把小宠物做成标本、制成酒壶以示永久的怀念。

给狗狗美容的插花师

我为死亡的宠物精心打扮化妆,使宠物的主人能够得到心灵的安慰,我认为我的工作还是有价值的。”26岁的小张,是王旭洲的朋友,他是在王的再三邀请下,才加入宠物殡葬这一行的。在此之前,小张学的是插花艺术,在花店专门给婚车装扮花环,给花店制作花篮。给宠物遗体化妆,对他来说还是一个新鲜事。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领会,他很快就进入了角色。
由于不是每天都有宠物安葬,小张属于兼职状态,一旦有宠物化妆他必须马上赶到现场进入工作状态。将死去的动物打扮得栩栩如生,同样是一种美的表现。他不无自豪地说:尽管我的工作不被人们所看重,但我还是有一点点成就感。
量马路的业务员

宠物殡葬业是一个新兴的行业,人们知之甚少。2007年从贵州一所大学毕业的康庆,今年到西安寻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宠物殡葬业务员。这个28岁的年轻人,对他所选择的职业充满信心。

康庆今年国庆节后才加入宠物殡葬行业,作为一名业务员他每天早上从南郊出发,根据西安宠物医院和宠物用品商店的地址,按图索骥,步行或者搭乘公交车,上门推销业务,宣传宠物殡葬的种种好处。短短20多天,他就把西安60多家宠物医院跑了一多半,和许多医院签订了合作协议。

宠物殡葬到底能走多远

1031下午,记者驱车来到新址为西安东郊鲸鱼沟风景区的宠物墓园,只见宠物墓园依山而建,里边安葬着宠物的坟茔和主人为宠物所竖的墓碑,有的坟墓简单地刻有宠物名和主人名,有的上面摆放着镶嵌着宠物照片的墓碑;而所谓的树葬,则是将宠物遗体埋在树根下,树枝上悬挂着爱犬的照片、小传和主人满怀深情地怀念诗文。园中有一位老人,常年在这儿看护打更。对于这儿的环境和基础设施,墓园的主人王旭洲满意之情溢于言表,他对宠物殡葬业的前途非常看好。但是市民和动物专家对于宠物殡葬看法不一,众说纷纭。

家住西安东郊的张先生是一个宠物爱好者,他家养了两只雪橇犬、一对波斯猫,他认为人与宠物相处,就和人一样,生前让它吃好喝好,对它们多多关心,死后找个地方深埋地下就行了,没必要搞得那么复杂。而家住南郊的刘女士不同意这种看法,她和自己的宠物犬雪雪相处甚好,情如姐妹,雪雪死后,她花了1680元,将雪雪安葬在墓园中,她说只有这样才能表达她对雪雪的怀念之情。另外,很多人认为:连人的婚丧嫁娶都提倡从简,大张旗鼓地搞宠物殡葬或设立墓园不应该,是对金钱和土地的浪费。主人可以通过制作标本或摄影的方式纪念

人都不提倡土葬,还给动物土葬,占地问题怎么解决?老百姓肯定不同意!西安市动物疾病诊断中心主任王新来谈了一点个人看法。火葬,选址要远离水源、远离村庄,还要担心运送尸体的过程中会不会污染,还有收费问题老百姓是否可以接受等等。

新闻评论员钱夙伟认为除非处于濒危之中,无论哪种动物,都具有自己的生存能力,并不需要人们特殊的娇宠和感情投入,另一方面,动物有自己的生老病死规律,也非人的意志所能改变。现在,人们与宠物的过于亲密,乃至当成全部感情的寄托,其实并不能全部理解成关爱动物,很大程度上,不过是一种对现实和人生的逃避。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