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未领兵打仗的神秘将军(三)

浏览 29次      评论0条     字体:      

  蒋介石探明了鲍格莫洛夫的话确是代表苏方的态度而且明白无误之后,顿感终于摸到了苏联对中共的底牌,杀气腾腾地要中共缴械投降。被中共断然拒绝后,他便亲自出马督战,威逼张学良杨虎城加紧“围剿”红军。当1936年12月9日,西安各界群众举行纪念“一二•九”运动,要求一致抗日的请愿游行时,蒋介石又严令张学良武力镇压。张学良见劝说无效,有违良,有违民众希望,更有违与周恩来谈判时立下的誓约,在万般无奈之下,与同样接受共产党影响要求抗日的杨虎城将军举行了兵谏,扣留蒋介石,逼其抗日。
  西安事变爆发后,南京国民党政府中以何应钦为首的亲日派视为天赐良机,决定用武力解决,派飞机对西安狂轰滥炸,企图炸死蒋介石取而代之。
  日本帝国主义更是兴高采烈,一面怂恿亲日派扩大事态,鼓动汪精卫和何应钦一起组织卖国政府;一面向华北地区不断增兵,虎视眈耽,意欲乘机而动。
  苏联《真理报》、《消息报》指责张、杨与亲日派有密切联系,认为此次事变是日本在中国新阴谋。
  张、杨在这危急情势之下,急电中共中央,请求出面调停。
  李克农作为中共代表团秘书长,随同周恩来再赴西安,与张学良、杨虎城将军一起商讨解决办法。为和平解决西安事变日夜操劳。
  毛泽东高度评价“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这是中国历史上一件大事,从此建立了两党重新合作的一个必要前提。”两党统一战线的建立,“这在中国革命史上开辟了一个新纪元。”
  李克农在开辟这个新纪元的过程中,作出了自己难能可贵的贡献。
  中共一历史性大动作:争取刚从苏联回国的蒋经国站到共产党一边。
  这一重任又落在李克农
  1936年12月25日下午3时,张学良护送蒋介石乘机回南京,宋美龄宋子文等同机返回。“西安事变”就此和平解决。
  蒋介石虽然是当面答应周恩来今后决不剿共,但他不肯在谈判协议上签字,只是以发表谈话的形式向全国人民用他的“领袖人格”作保。因此,具体落实的办法还在谈判中。
  1937年2月中旬至3月中旬,中共代表周恩来、秦邦宪叶剑英同国民党代表顾祝同贺衷寒、张冲在西安进行谈判,李克农仍以中共代表团秘书长的身份参加谈判工作。
  谈判刚开始,一架专机从南京飞来,接张冲参加国民党五届三中全会。
  当晚,周恩来对李克农说:中央交给你一个新任务到上海建立半公开的红军办事处,李克农觉得这里的谈判更重要,周恩来浓眉一挑微微笑道:“我这里虽离不开你,但你去上海更重要,中央获悉蒋经国将要从苏联回国,决定派你去上海迎接他。要抢在蒋介石前面,向他详细介绍国内情况,争取他为第二次国共合作,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有所作为,这件事做好了,重要性不亚于‘西安事变’。”
  李克农明白了这个任务的份量,提出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周恩来说:“没时间了,你明天就搭张冲的专机走。”如此仓促出乎李克农的意料,他不禁一愣。周恩来拍着李克农肩头笑道:“中央相信你的能力。”
  就这样,李克农在谈判桌上悄悄地消失了。
  李克农一到上海,立即着筹建红军办事处。他化名李震中,公开头衔是杨虎城17路军军需主任。他在日夜等待党中央发来有关蒋经国回国电报的同时,每天都接待来访的各方人士,重点是国民党、民主党派或无党派人士中与蒋经国有关系又接近共产党的人士,为迎接蒋经国的到来作安排。同时又遵照周恩来指示,与潘汉年取得联系,他们相约在一家酒馆里见面,表面上相互碰杯换盏,谈笑风生,似乎在讨价还价地做一桩买卖。其实李克农是在将此行的目的和中央的指示告诉潘汉年。他们知道蒋介石也一定会派人来接的,便研究商定了如何利用国民党在明处,我们在暗处的有利条件抢先行动的方案。安排了接人的车辆和蒋经国一家下榻的旅馆,保证蒋经国安全的防卫措施,摆脱国民党追踪及拦阻的办法。
  他们到黄浦江客轮码头进行了多次演练:船靠码头,只要戴深色墨镜的李克农一个暗号,早已布置下的眼线——汽车司机、卖烟小贩装成游客的男女都立刻按计划行动。演练达到了预期的效果,而且一次比一次熟练、迅捷、准确无误。
  与此同时;李克农和潘汉年通过各种渠道详细地把握了蒋经国在苏13年的经历及思想演变情况。以便“攻心为上”。
  蒋经国能返回祖国,并非一帆风顺。1925年蒋介石是作为政治赌注送他去苏留学的。以此博取斯大林对他的好感,支持他即将进行的北伐,同时也以此赢得中国共产党人为他统一中国的北伐战争冲锋陷阵。斯大林也有他的政治意图,他说,蒋经国到苏联来,将来是可以好好利用的一张王牌。待到4.12叛变,蒋介石的反革命嘴暴露后,蒋经国逐渐遭到冷遇。30年代初,蒋经国在列宁格勒托玛卡红军军政学校毕业,要求回国,被苏方拒绝。1935年底,国民党和苏联谈判签订友好条约期间,蒋介石曾下令驻苏大使蒋廷黻向苏联提出让蒋经国返国,苏联外交部副部长竟说:查无此人。当蒋廷黻、邓文仪,甚至张冲为此不断奔走时,周恩来通过党的渠道获悉蒋经国此时在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市乌拉尔重型机械厂,而且还是区苏维埃的代表。然而就在这时,介绍蒋经国加入联共(布)的区委书记被诬陷为苏维埃的敌人,蒋经国也被苏联内务人民委员会逮捕了。这时又恰巧“西安事变”和平解决,苏联也签订了同国民党政府的友好条约。加上中国共产党方面的疏通,蒋经国才万幸地逃脱了一次有可能的灭顶之灾。这些蒋经国是一无所知的,但这些都要让他知道。
  放蒋经国回国的最后决策人是斯大林。他想利用蒋经国使蒋介石既和中共合作共同抗日,消除日本对苏的威胁,又赢得中共的好感。
  李克农和潘汉年要向蒋经国做的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纠正他对中国共产党的看法。因为他在苏联期间曾受到王明、康生等人极不公正的对待而被捕入狱,因此对中国共产党产生了极深刻的成见。
  1935年他和苏联女工费娜恋爱,这时王明、康生横生枝节,要蒋经国写一封类似表忠心的“献给母亲的信”,以换得他们的批准。这封信经王明、康生修改后不但在报纸上公开发表,而且送到苏联克格勃那里存档备案,这封信的许多增删是有违蒋经国本意的,这还不算,到这年3月,蒋经国要与费娜婚了。王明和康生又从中捣鬼,要苏方开除蒋经国的党籍。这下使蒋经国极为恼火,王明、康生给他留下十分恶劣的印象,由此产生对中国共产党深深的成见。
  李克农和潘汉年当然理解,中央要他们抢在蒋介石见他之前首先和蒋经国取得联系,是希望蒋经国先听听共产党方面的介绍,消除心中误解、偏见和怨恨,对国内情况有个正确的了解,以便他回到蒋介石身边后,不为单方面的说辞所迷惑。
  李克农和潘汉年详细分析了蒋经国的各方面的情况后,决定动之以情喻之以义,虽然他和蒋介石有割不断的父子之情,但也一定要以民族大义使他对将要面临的现实有理智的态度。
  李克农日夜盼望中央来电。1937年3月中旬一天深夜,一份密电送到他的面前,蒋经国于3月25日从海参崴乘船回国,准确日期很难说。
  李克农、潘汉年一连几天等候在码头上,望眼欲穿。
  1937年4月19日黎明,江上晨雾淡淡,冷风阵阵。一艘远航客轮在远处隐隐出现了,李克农紧紧盯视着,直到分辨出是哪里来的为止,他发出了预备行动的信号。
  渐渐地,站在船舱甲板的人都可看出模样了,客轮减速,准备靠码头了,突然江面上飞来两只快艇驶向客轮,不一会儿,艇上训练有素的人快速登船。李克农认出前面的是蒋经国,舷梯刚放下,就见一群人前后簇拥着蒋经国一家走出船舱,下到汽艇上,汽艇立即开足马力转眼就消失在晨雾之中。
  蒋经国被蒋纬国的快艇接走了。
  李克农惊愕不已,呆呆地站在原地。旅客快下完了,有人撞了李克农,他看了一眼,是自己的人,他明白该撤了,但他却久久挪不动步,望着滔滔黄浦江水,一声浩叹、几滴苦涩的泪水在眼眶中涌动……
  嗟叹抱憾之后,李克农很快冷静下来。他望着滔滔的黄浦江水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寻找机会,继续完成这一历史使命。
  蒋经国被蒋介石送到宁波老家软禁起来。蒋介石虽有四个妻室,但只有二子一女,而且唯有蒋经国才是他亲生的。既是长子,又是嫡生,按照中国的传统观念,蒋介石要找接班人,理所当然地首先考虑蒋经国。
  蒋介石叫蒋纬国和一些人陪蒋经国读由他圈定的《王阳明全集》、《曾文正公全集》等封建儒家著作,拼命进行他所需要的思想灌输。
  不久,李克农通过曲折的关系,与蒋经国取得联系,使蒋经国在抗战中一直持积极态度。解放战争时,蒋经国在赣南和国民党败退台湾后,李克农和蒋经国的隐蔽联系从未断过。
  1958年的一天,李克农一进家门就对子女高声嚷道:“拿酒来!拿酒来!”
  吃饭间,李克农举起酒杯欣喜道:“肥仔(李克农对廖承志亲昵的称呼)这件事办得好,总算和小蒋联系上了,祖国统一有望了。”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不久,美帝国主义出兵黎巴嫩镇压中东人民革命,蒋介石也在美国支持下,加速进行反攻大陆的准备。7月17日,国民党陆海空三军宣布处于“特别戒严”状态,形势急转直下……
  历史的航船又一次扭转了航向,李克农争取蒋经国的努力再次受挫。李克农不禁仰天浩叹,心中似海峡的巨浪翻腾回旋,留下了无穷的抱憾。
  李克农截获重要信息,促使毛泽东决定去重庆谈判
  抗日战争胜利后,中国面临两条道路的抉择。蒋介石连发三电,邀毛泽东赴重庆谈判共商国是。毛泽东分析国内外形势后,为争取更好的前途。决定身入虎穴,同蒋介石面对面地谈判,并签定“双十协定”,这辉煌的一页,早已载入史册。正是李克农和他领导的情报系统,为毛泽东的英明决策作出了贡献。
  中共中央接到蒋介石的邀请电后,紧张地思考着对策。
  李克农的情报系统日夜监听国民党的电讯,想捕捉信息。但国民党使用的密电码无法破译。
  李克农忽然想到国民党在延安驻有联络处,必与重庆就毛泽东是否受邀请有密电往来。
  搞到密电码!李克农决心一定,立刻行动。
  他领导的陕甘宁边区保安处真有能人,不负李克农所望,果然得手。
  李克农命令:日夜监听这部电台和重庆的联络。
  一份份密电被破译后放在李克农的面前。
  李克农连一个字也不放过,阅读、分析、归纳、综合、从浩繁的往来密电中得出一个结论:蒋介石认为毛泽东不会应邀,也不敢应邀。
  毛泽东不表态,蒋介石越起劲。
  邀请电报一封接一封。
  蒋介石的第3封邀请电一发出,重庆国民党报刊立即登出蒋介石谈话,宣称:国家前途,取决于这次会谈。
       从密电中获悉:蒋介石打的是如意算盘,他深知毛泽东从秋收起义上井冈,万里长征到延安,都没有离开过根据地。他颇为自得地确信毛泽东这次也不会离开根据地。如果毛泽东不来,就把破坏和平谈判以至引发内战的罪名套在共产党,毛泽东身上;万一毛泽东果真到重庆,则正好拖住毛泽东、争得时间作好进攻解放区的军事部署。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