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万熙小传

浏览 86次      评论0条     字体:      

(1917――1940)
于性菊
  柳万熙,原名柳永俊,朝鲜族,中国共产党党员。1917年出生于朝鲜庆尚北道安东郡丰川河遇。柳万熙自幼家境贫寒,8岁时,随父母逃亡到我国吉林省磐石县。不久,全家又移居柳河县三源浦霍家街。之后,辗转迁徒,颠沛流离,于1930年定居在辽宁省清原县南山城三间房村。
  1937年九一八事变后,三千万东北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日本侵略者的强盗行径激起了中华民族的极大义愤,全国上下立即掀起了抗日反蒋的怒潮。柳万熙家乡南山城三间房村当时是中共满洲省委领导的清原县委机关所在地,是清原党组织活动的中地区之一。清原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成立了农民协会、反帝同盟、共青团、童子团等组织,工作十分活跃。受当地革命斗争影响,年仅15岁的柳万熙参加了童子团的工作,担任了童子团的支队长。少年的柳万熙机智勇敢,带领童子团斗争过大地主白明久、冯永才等人,并参加了中共清原县委领导农民到山城镇日本领事馆门前的游行示威。他还经常到太平甸子、黑石、杨树崴子等地散发传单,向群众宣传抗日道理。一次,党组织准备借李连俊(朝鲜族)的弟弟婚的机会,集中地下工作人员开展活动。同志们来到指定地点后,汉奸郑日风却无耻地向日军守备队告了密。日伪军警立即分乘3辆汽车,还有城镇的100余名伪军,分兵两路包围了三间房村。在此危急时刻,柳万熙沉着果断地组织地下工作人员安全转移到了后山,使敌人一无所获,悻悻离去。
  在革命斗争的锻炼和考验下,柳万熙日趋成熟。不久,党组织即派他做了三间房村的地下联络员。一次,党派一位同志到山城镇开展地下工作,这位同志到山城镇后不久,便引起敌人的怀疑,进行跟踪盯梢,处境十分危险。柳万熙得知后,迅速赶到,冒着生命危险帮助这位同志甩掉了尾巴,将其隐藏在家中,协助他完成了任务。1933年,柳万熙加入了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从此,他更加努力地为革命工作。
  柳万熙在当地的革命活动,引起了日伪当局的注意。1933年秋,清原县日军守备队金翻译领着30多名日本兵到三间房村捉拿柳万熙。此时,柳万熙和父亲柳东镇在地里干活。乡亲们急忙给他们报信,柳万熙和父亲立即躲避起来。敌人没有抓到柳万熙,恼羞成怒,就把他的母亲和两个年幼的弟弟抓到日军守备队作人质。扬言:只要柳万熙投案,就释放他们母子3人。当时党组织曾秘密动员群众联名去保柳万熙的母亲和弟弟。但狡猾的敌人却说:“不见柳万熙坚决不放人。”妄图迫使柳万熙归顺。柳万熙并没有因此而向敌人屈服,毅然离开家乡,投入了党在南满领导的抗日武装――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独立师,在五团当通讯员。与此同时,他的父亲柳东镇也到东山参加了抗日队伍。敌人闻讯后,暴跳如雷,遂对柳万熙的母亲和弟弟施以酷刑,逼柳母交出儿子,柳母仇恨满腔,痛斥敌人……。不日,传来柳万熙母亲和两个弟弟被日军守备队活埋的消息,柳万熙悲痛万分。敌人的这一法西斯暴行,激起他满腔仇恨,更加坚定了他抗日到底的决心。
  1934年秋,柳万熙带领20余名战士回到家乡执行任务时,奉命将仇人处死,为乡亲们和母亲、弟弟报了仇。同年,柳万熙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柳万熙在部队里作战勇敢,工作积极,同志们都很喜欢他。1935年,柳万熙被提升为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五团青年科科长。不久,他率领30多名人民革命军战士和100多名农民自卫队员,攻打了柳河县五道沟伪军据点,缴获10多匹马和20多头及其它物资。战斗结束后,他和战士们把牛分给群众,将马匹交到军部。同年4月,柳万熙又率队攻打驻南山城伪军二连,重创敌军,缴获了20余支枪。
  1936年5月,在兴京县(现辽宁省新宾县)草盆沟正式成立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一军第三师。第三师由原第二教导团、第五团的两个连以及活动在柳河、金川一带的游击大队组成,王仁斋任师长,周建华任政委,杨俊恒任参谋长,柳万熙任政治部主任。三师下辖第五、第七两个团。从此,柳万熙同王仁斋师长、周建华政委、杨俊恒参谋长并肩战斗在抗日救国的疆场上。
  为开辟工作,1936年秋,抗联三师进入清原南山城地区,先后在小北岔、沙河子、清原镇建立交通联络站,并决定由柳万熙负责这些联络站的全面工作。柳万熙接受任务后,首先指派李继进领导穆兆龄等5名交通员,负责沙河子交通联络站的工作。然后又到小北岔联络站找到交通员赵洪斌,做了具体工作部署。在他的领导下,各联络站以秘密的方式和三师保持着密切的联系,沟通三师各部间的信息,搜集日伪军情况,护理伤员,筹集粮食和其它物资。他们常驻的沙河后沟是三师活动的重要基地,因此,沙河子联络站还负责向三师传递中共南满省委和抗联一军的指示、命令。杨靖宇曾亲自来这里领导工作。
  早在1936年初,日本关东军司令部就制定了1936年4月至1939年3月《满洲国治安肃正计划大纲》,即所谓“治安肃正三年计划”,妄图通过3年“大讨伐”彻底消灭东北抗日联军。为了粉碎敌人的猖狂进攻,在更大的范围内打击敌人,扩大东北抗日联军的影响,打通和关内红军的联系,第一军军部在第一师西征之后,决定由第三师进行第二次西征。三师这次西征的策略,是在吸取了一师第一次西征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制定的。即把三师部队全部改成骑兵,趁辽河封冻之机,快速冲过南满铁路,越过辽河,向热河一带挺进,与我关内部队取得联系。11月,一军军部在桓仁外三堡荒山嘴子召集三师师长王仁斋、政委周建华、参谋长杨俊恒、政治部主任柳万熙等开会,命令三师用半个月的时间编好骑兵队,进行西征。三师依靠各联络站和游击区广大群众的支持,按时完成了筹集马匹、粮秣的任务。11月下旬,三师部队从兴京县境出发,冲破敌人的严密封锁,过清原、越铁岭、跨南满铁路,向西急进。一路上,柳万熙握“歪把子”轻机枪身先士卒,带领部队冲锋陷阵,一次次冲破敌人的包围,仅用1个月的时间就到达了辽河岸边。不料,当年冬季气候暖和,辽河没有封冻,西征部队被阻于辽河东岸。1个月来,由于行军昼夜兼程,人疲马乏,部队不断减员,特别是带路的同志牺牲后,道路不熟,给部队继续前进造成极大困难,加之西征骑兵队进军神速,敌人误将杨俊恒当成杨靖宇,调集大批兵力,对三师进行围追堵截。部队在前有波涛滚滚的辽河,后有数倍于我的敌兵追击的情况下,只得绕道返回。
  三师在西征中损失很大。西征开始时队伍共有400余人,回来时仅剩下100多人,部队只好化整为零,分散活动。柳万熙率三师一部在返回清原时,曾在庙沟全歼日军60多名。1937年春,柳万熙率三师一部活动在清原县铁道南北的广大地区,多次袭击黑牛、阿尔当、南北三家、黑石头、黑石木、高砬子等地伪军,取得了一系列的胜利。在高砬子战斗中,他带领部队把清原治安队团团围住,吓得日本指导官田口胜次嚎啕大哭趁日军增援时仓皇逃命。不久,柳万熙与周建华所率的两支部队在清原会合。此后,他们一起率部活动于清原、兴京、西丰一带,坚持抗日游击战争。
  1937年7月中旬,周建华、柳万熙得到情报:日本关东军园部部队东边道“讨伐”大队冈田中佐、坂本少佐等人要去兴京巡视,指导“讨伐”。周建华、柳万熙两人经过商议,决定打一场伏击战。7月17日,侦察员来报,一辆满载日军的军车向南驶去,不日将北返。周建华和柳万熙立刻到公路上察看地形,决定在开原县南方东松木岭下的道穴沟口伏击日军军车。他们将部队埋伏在公路北侧山根的蒿塘里。为了防止走漏消息,部队严密封锁了交通要道。18日上午8点钟左右,日军的汽车驶达东松木岭南坡时,狡猾的冈田命令日军全部下车,搜索前进。当冈田认为已经通过了危险区后,才命令日军上车,继续前进。10点30分,日军乘坐的“福特”牌卡车沿公路由南向北驶入我车的伏击圈,随着指挥员的一声令下,战士们立即向敌人射击。柳万熙端起“歪把子”机枪,对准汽车驾驶室猛烈扫射,敌司机中弹受伤,汽车“抛锚”。坂本急忙打开车门,刚一出来,就被柳万熙击毙。冈田跳下车还未来得及抵抗,也被柳万熙和战士们射来的密集子弹击中毙命。这次战斗,击毙冈田中佐和坂本少佐以下13名。同月,柳万熙和周建华率部又在清原县七道河子伏击敌人,击毁敌汽车1辆,击毙日军20余人,缴获机枪1挺,长短枪20余支,沉重地打击了日本侵略军的嚣张气焰。
  同年秋天,柳万熙率部在清原县大小苏河一带的杨家店活动时,得到情报,湾甸子警察署日本指导官黄谷第2天要带警察队和自卫团到大庙、西土门一带驱赶老百姓抢收庄稼。柳万熙立即连夜把部队埋伏在八宝栏子沟口的杨树林里。次日晨8时许,黄谷率部队进入我军伏击阵地。柳万熙遂指挥部队向敌人猛烈开火。日本指导官黄谷当即毙命,伪警察队和自卫团也被打倒7、8个,敌人顿时乱作一团。柳万熙乘机指挥战士冲向敌群,边打边喊:“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是鬼子的,命是自己的,交枪留命!”伪警察和伪自卫团员们听到喊声,纷纷扔下武器逃跑了。此次战斗,敌人死伤12名,被俘3名,我军无一伤亡,并缴获长短枪20余支,机枪1挺及其它物资。不久传来王仁斋师长在清原县钓台英勇牺牲的消息,柳万熙立即协助周建华把三师分散的小部队收拢起来,由周建华率一部去西丰一带活动,柳万熙率一部继续活动在清原境内。不久,柳万熙也率部从三、四道河子出发,向西丰方向挺进。途中在弯龙背击溃了尾随跟踪的敌人后,到松树与周建华合兵一处。
  1937年冬天,周建华和柳万熙所率领的三师部队在西丰、清原、开原三县交界的夹皮山,被10倍于我的“七县联防”敌军包围。周建华和柳万熙面对强敌,沉着冷静地指挥战士突围。柳万熙仍抱着他那挺“歪把子”机枪向敌人猛烈射击,终于掩护部队冲出了敌人的包围。不料,部队转移到开原县砬子山又与清原日军守备队遭遇,柳万熙和周建华立即率领部队转移。在掩护部队转移中,周建华不幸中弹牺牲。柳万熙化悲痛为力量,率部奋勇冲出重围。由于参谋长杨俊恒已调到军部工作。因此,年仅21岁的柳万熙独自负起领导3师的重担,率领部队继续坚持与敌人进行战斗。
  为了摆脱敌人的“围剿”,保存革命力量,柳万熙率领三师余部转移到清原县柳木桥子,经过短期休整后,又巧妙地迂回于敌人之间,灵活机动地打击敌人。
  作为一个指挥员,柳万熙十分重视军民关系。他在长期的斗争中,深深体会到,只有爱护老百姓,关心人民群众的疾苦,抗日联军才能如鱼得水,不断发展壮大。因此,他经常教育战士,一定要遵守群众纪律。有一次,柳万熙带领几名战士到清原城郊执行任务,正遇连降暴雨,他们被狂风暴雨和汹涌河水隔在南山排子西沟岔,给养断绝。战士们在饥饿难忍的情况下,到附近的苞米地里掰了170余棒苞米。柳万熙得知后,耐心地对战士们说:“抗联不能白吃群众的东西,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找到这块地的老乡,把钱送给他。”几天之后,柳万熙发现苞米地里有人,便走上前去,问道:“这是你的苞米地吧?我们是抗日联军,因为这几天连雨,我们吃了你的苞米,十分抱歉!”随后,按数交了钱,这位老乡深受感动。从此以后,他经常与柳万熙保持密切联系,主动为三师采购物资、粮食等,还设法为抗联搜集情报。
  柳万熙平时十分注意提高部队的战斗力,教育战士要苦练杀敌本领。战斗间隙,经常组织战士学习军事技术。他还特别注意发展和扩大抗日队伍,利用各种机会动员人民群众参加抗日联军。他的通讯员孙振林就是其中的一个。1937年,柳万熙率领部队在松树沟和“双龙”等山林队相遇,他利用这个机会做“双龙”队一些人的思想工作。一天,柳万熙通过和孙振林谈话,得知孙振林是因为父亲被汽车撞死,家里生活无法维持,才参加了“双龙”队。柳万熙问他:“你当胡子挣多少钱?”孙振林回答:“哪挣什么钱了。”柳万熙说:“你当红军多好,中央红军在关内干,我们在关外干,革命一成功,大家都能过上幸福生活。”孙振林在他的发教育下,参加了抗日联军,当了柳万熙的通讯员。
  柳万熙认真贯彻执行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经常向各抗日山林队宣传抗日救国道理,揭霸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罪行,介绍中国共产党员的政治主张,指出:只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建立反日统一战线,坚持武装斗争,才能最后战胜日本帝国主义,收复东北失地。1938年7月,柳万熙在万福沟召集附近各支山林队头头、伪村公所人员开会,号召山林队不当亡国奴,团结起来一致抗日;向各村公所人员提出,不要为日本人卖命,不准破坏抗日。在他的积极工作下,“北斗”、“太平”等山林队志愿接受三师的领导。还有一部分山林队也表示,愿意同三师联合作战,从而壮大了抗日武装力量。
  在此期间,柳万熙率三师余部接连不断地打击敌人。1938年夏,柳万熙获知一辆日军汽车要由西丰县城去房木镇,便立即带队前去伏击,结果活捉了日本军官田村,击毙龟井,并烧毁了敌人的汽车。同年8月1日,柳万熙率部30多人在西丰县松树村砬子沟山区与敌警察队20余人交战,击毙青岛警尉和1名自卫队员,俘敌2名。
  1938年10月,日本帝国主义集中兵力,对东北抗日联军实行“大讨伐”,以清除“后患”,全力向关内进攻。日伪当局强迫百姓修“国道”、筑围墙、盖炮台、建岗楼、并训练“棒子队”,分区划块,派兵驻守。此外,他们还调集重兵搜山,逼迫群众归屯并户,妄图割断人民群众同抗日联军的肉联系。致使抗日联军活动区域不断缩小。1938年冬,根据总司令杨靖宇指示,柳万熙率队转移到金川县东山里和杨靖宇所率部队会师。此后,在杨靖宇的统一指挥下,柳万熙带领三师余部参加了一系列战斗,有力地打击了日伪军。在著名的桦甸柳树河战斗中,柳万熙的右臂不幸负伤。
  1940年初,日伪军对东北抗联进行更加严密地封锁和“围剿”,使抗联部队处于极度困难之中。此时,柳万熙率部活动在临江县一带的深山密林中。由于叛徒告密,抗联在临江一带的大批密营遭到破坏,密营中储存的武器弹药、被服等物资被洗劫一空。由于抗联队伍缺衣少食,官兵们饥寒交迫,加之日伪军的围追堵截,部队伤亡十分严重,人数越来越少,柳万熙领导的三师余部只剩下13个人了。但是身带重伤的柳万熙志坚如钢,仍然顽强地率领战士与敌人日夜周旋在深山老林中。
  1940年3月,柳万熙带队来到临江县七区黑瞎子沟密营。这时,柳万熙的伤势很重,行动十分困难。为了解决吃饭问题,他派康子山等7名战士去八道江河口村搞粮食。密营里只剩柳万熙等6个人。24日深夜,机枪射手金增顺在严酷的斗争面前,产生了叛变的念头。为了向日本侵略者邀功请赏,金增顺在深夜站岗时,乘柳万熙等人熟睡之机,手持机枪闯入窝棚内,将柳万熙等3人打死,然后用枪胁迫两名战士同他一起去八道江投降了日本长岛工作班。后来,叛徒金增顺又带领日本宪兵队来到密营,将柳万熙的首级割去,并烧毁了密营。
  柳万熙牺牲时年仅24岁。他短暂的一生,在东北抗日战争史册上留下了光辉的一页,人民永远怀念柳万熙烈士。
摘自"《白山党史人物》第一卷 "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