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思绪

浏览 112次      评论0条     字体:      

        严冬消失不久,田野上又绽放出新一轮的春香。时令显示:“春分”已过,清明节这个传统的祭奠节日就在明天。
昨夜,细柔柔的春雨伴随几股不寒不暖的春风,潇洒了整整一夜。于是,大地变得越发油绿,满山遍野的李花、杏花开得格外娇艳圣洁,引人入胜。
        清晨,几道霞光撒满了这座移民城市,使她显得更加靓丽。祭拜自己老祖宗和亲友的人群,拉着沉重的步子,带上洁白的花和祭品,朝古佛岩公墓墓群走去,给在另一个世界的亲人献上一份特殊的礼品和真诚的爱。以寄托自己的哀思。这时,祭奠者们的神情和思绪,让人感受到“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那低沉而又伤感的诗情意境。
清明祭祖,虔诚而忙碌,机关学校、城市农村、满目皆然,这是中国民间千百年来的习俗。除个别六亲不认的叛逆者外,大都要到自己的祖坟上焚香掛飘,三拜九叩,抚慰先灵,祈求昌达。
        我家的祖坟,概在远离县城的一个边远山区的山寨上,交通极为不便,于节前向留守在这个山寨的小侄去了一个电话,请他在清明节这天,一定代我这个在外游子去祖坟祭祖。小侄是个很有孝道的人,他回答我:“请二放心,我早已作好准备”。仅管如此,但我的思绪仍然是不平静的。
        清明节这天,我带着一种极其复杂的思绪,随祭奠队伍去古佛岩公墓群,为我辞世多年的三弟扫墓。当我站立在他墓前时,一幕幕往事在我脑海里急速闪现。他是一个苦难集身,憨厚诚实的人。18岁那年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重庆驻军某连当机械修理员,文革期间,因我“受审”使他受牵连而提干未遂,故转业到长寿化工厂,仍干老行。几年后,为支持家乡建设,他又申请调回丰都氮肥厂,当修理师傅,算是有了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可是,每月仅有30来元的工资收入,实在难以支撑一家六口人的最低生活,加之生产任务繁重,精神压力很大,我和他的嫂子虽全力资助,也使他难于摆脱困境。久而久之,使他积劳成疾,过早离开了人世。
        那时工人办丧事与现在公仆办丧事叛若两样。没有长龙式的以公车作灵车的车队,没有成千上百的花环上路,也没有鼓乐齐鸣的送丧队伍,了了几个花环,淡淡几饼火炮,在亲人们悲痛欲绝的眼泪中送到了他的归宿地,就这样一了百了啦。
         由于贫穷和时代的原因,奋斗了一生的他,临别时的衣服上只花了几十元钱就穿着上路了。要是有如今“鬼城”名牌——登仙寿衣伴他回归,我和他所有的亲人们也会得到几分安慰。不过还好,他的儿女们,在外闯荡江湖,打工挣钱,家境也开始改善了。在来年的清明节时为他买一套登仙牌寿衣,送到他的墓前火化于他,这也是一种补敬孝道的方式。让他在九泉之下,分享这改革开放的文化成果。三弟,你一定会满意的,让我们在梦中见到你开心的笑容。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