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夏学泰斗用一生解读西夏

浏览 40次      评论0条     字体:      

       我国著名西夏学泰斗李范文先生,今年已经80岁高龄,但他仍然在被称为“绝学”西夏文字中钻研,被视为“天书”的西夏文字是他的命根子,与他一辈子的生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从他第一次见到西夏文字到现在,已经过去50年,曾经青春年少到两鬓斑白,不变的是他对于西夏文字的执著。  在李范文眼中,西夏文字是打开西夏文化的钥匙,也是西夏学的灵魂,所以他给自己的要求是必须全部破译。每天一睁眼就开始工作,有时候凌晨四、五点只要突然想到什么就马上翻身起床工作。
  从中央民族学院研究生毕业以后,为了解开神秘的西夏王国的秘密20世纪60年代他从中国社会科学院来到了西夏古国发祥地宁夏,起初他被安排到一所大学教历史。
  1972年,西夏王陵的发掘正式开始,李范文被抽调到工地管后勤。从此每天李范文都利用休息时间,在废墟中一文一碑地辨识。7年里,李范文对3270块西夏残碑进行了逐一考释,积累了大量的原始资料,写出了《西夏陵墓出土残碑粹编》和《西夏研究论集》。也正是有了这些资料的积累,李范文整理出近6000个西夏文字,终于完成了巨制《夏汉字典》的初稿。当初李范文用一个帐篷,一袋大米,一碟咸菜,在西夏王陵守望和解读了7年。西夏有幸遇到了李范文,因为他的解读,西夏王朝才被世人聚焦。
  满怀信的李范文将字典书稿送到某出版社,出版社在审稿过程中因资料不全等问题将出版字典的事搁置下来。这一停,到《夏汉字典》的正式出版,李范文等了整整21年。
  为了摸清西夏语音体系,李范文沿着党项人迁徙的路线赴四川、甘肃等地实地考察木雅语、道孚语,记下了近5000个单词,搜集了200多条例句,想方设法搜寻“西夏语”产生和发展的线索。1984年,李范文在骑自行车前去看望日本友人途中被一人撞倒,对方连人带车压在他身上,致使他股颈骨折,术持续了7个小时。手术后,李范文卧床半年,他硬是在病床上完成了70余万字的《同音研究》。如今,李老的伤仍因后遗症而不太利索,但他却丝毫不在意,在他看来,住院的那些天给了他潜心著述的时间与空间,收获大于损失
  1997年,耗费了李范文整整26年的《夏汉字典》终于出版,全书洋洋150万言,是目前世界上正式出版的第一部体例完备的夏汉字典。《夏汉字典》的问世首次搭建起了古代西夏语言文字与现代语言文字沟通的桥梁,对推动整个西夏学研究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李范文并不满足,最新研究成果未收入,《字典》本身也还存在一些问题,如个别字目误贴、误译、未译、声调误注等等。
   从《夏汉字典》出版至今的13年,西夏时期仅有的7部《字书》《辞书》和《韵书》,李范文一个人就研究了6部半。《夏汉字典》经过不断修改、补充,绝大多数西夏文字的译文、读音问题都已解决,可以说,已知的西夏文字都已被李范文考证出来了。
  《夏汉字典》出版后,李范文的第二个目标《西夏通史》也在悄然实现的过程中。作为国家“九五”重点课题的《西夏通史》,李范文对之倾注了全部的心。经他组织,全国的西夏史专家历时6年,终于成就《西夏通史》这部巨著。《西夏通史》中关于党项羌的来源,党项族北徙建立割据政权,直到西夏国亡,对西夏历代帝王将相的丰功伟绩以及他们的内部权力斗争,都写得一清二楚。书中充分利用了出土的大量考古发掘资料,还利用了黑水城出土的西夏文献,极尽详实。
  著作等身,精专于学术的李范文虽然早已是名满全国的学者,但他仍感受着坐拥书城搞学问的乐趣。在李范文家里,李范文用笑声展露出了他平和而淡定的心态。
  李范文曾在办公室用西夏文书写了一首诗挂在墙上:“不做无益事,一日当三日,人活五十年,我活百五年”。在李范文家的墙壁上,挂着一幅他用西夏文书就的自勉语“破帽遮颜过闹市,俯首甘为孺子”,引自鲁讯的诗句。如果以正常人的价值观来衡量,李范文的一生中,“放弃”与“坚持”在天平上的比重是严重失衡的,他以百分之二百的信念坚持西夏学研究,又以百分之百的决心放弃了平稳、富足的生活,放弃了在北京成为一名光环加身的终身教授的机会……
正是靠着这种精神,李范文在近50年时间内写出了《西夏党项族的来源与变迁》《西夏黄裔今何在》、《同音研究》、《宋代西北方音》、《西夏研究论集》、《夏汉字典》等,主持完成了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西夏通史》,与台湾中央研究院语言研究所龚煌城教授共同主持完成国际合作课题《俄藏黑水城文献研究》。一步步揭开了神秘西夏的面纱,也使得西夏学由“绝学”而渐成了“显学”。《夏汉字典》荣获全国哲学社会科学最高奖——吴玉章奖。他先后被北京大学、南京大学、复旦大学、陕西师范大学联合聘为博士生导师。
西夏学泰斗李范文先生,用他的一生在解读西夏文字,解读西夏文化,解读西夏。

扫码关注“清明网”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avatar

0条评论

点击下载纪念APP(安卓版)

把思念带在身边